红狐狸

2018年04月07日 16:48 作者:韩秀 来源:《读者·校园版》  

  我与杰夫正在车道上铲雪,忽然之间周围安静了许多,听不到狗儿们的叫声了。我知道,必定是狐狸出动了,于是倚着雪铲站定。果然,一道火红的闪电从南边的街巷中穿出,飞快地来到大街上,闪过两辆铲雪车直奔我家而来,滑過积雪的草坪,从我家客厅的窗前笔直地扑进雪堆,积雪上只看到一小段白色的尾巴晃动。片刻之后,红狐狸飞身而起,嘴上叼着一只冻得硬邦邦的肥大的野兔。它的动作连贯流畅,身体飞起来的时候,大尾巴还把那洞口扫平。百忙之中,甚至没有忘记给我一个怡然的微笑。之后,这道闪电急速向北边横街扑去,消失在白茫茫的小树林中。红狐狸离开了好一会儿,狗儿们才开始狺狺狂吠起来。

  啊,那个迷迭香留下的空洞原来是我家红狐狸的冰箱之一,是它为家小储存冬粮的所在。

  “它怎么知道那厚厚的积雪下面有兔子?”杰夫满心疑惑。

  “当然是它存放在那里的啊!一只有着迷迭香味道的兔子,多么可口啊。”我哈哈大笑。

  “天哪,这只红狐狸早有储备……”杰夫惊疑不定。

  去年夏天,管理草坪的公司例行撒杀虫药、除莠剂,要求在第二天浇水,而且要浇得彻底。前庭后院都浇过之后,在围篱大门后一块狭长的地带,我用了一个直立的花洒,水珠如同帘幕飞向空中再洒向草坪,正午的阳光照射进来,出现了一道绚丽的彩虹。我站在厨房窗前,喝着热茶,心情宁静,并且注意到我并非唯一的观众——山茱萸上有一只大松鼠也在着迷地看着彩虹。忽然,那松鼠好像被雷击到一样,完全地僵硬了——毫无疑问,红狐狸到了。它迈着悠闲的步伐,由东向西,轻巧地走在草坪上,在水淋不到的地方站住脚,抬头看着美丽的彩虹,露出非常满意的神情。好一会儿之后,它才抬头看了看那只吓得已经几乎不敢呼吸的松鼠,笑了笑,跟我点点头,优哉游哉地走了出去。松鼠累得倒在树干上喘息不已……

  事实上,上述这些都是很少发生的戏剧性场面,大多数时候,我们和它都处在一种闲适的状态中。我和红狐狸都渐渐地老了,我们都在调整着自己的速度,但是我们惦记着彼此,每次见面都传递着关心。我家的院子于它而言是安全的,是它可以放松心情的所在。那就很好。比如我在长窗前写贺卡,看到后院围篱前叶子金黄的杜鹃下,一团火红静静地停留在那里,就开心地笑了,久久地凝视着——那是我的红狐狸在那干燥温暖的地方,在初冬的暖阳下小睡片刻。睡醒了,它会万分优雅地抬起头,眯着眼睛,惬意地伸个懒腰,瞧瞧在风中转个不停的郁金香,然后站起身来,睁大眼睛向我这边看过来,微笑着摆出一个明星般的姿势,这才迈开它的舞步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它专用的小门边,还不忘用蓬松的尾巴画个圆圈,表达“再见”的意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