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回音穿越千年玛雅

 2018/04/04 13:21  丛沛 《读者·校园版》  (333)    

击掌引出天籁回音

“玛雅”是个神秘的代名词,在历史的长河中,它的存在有如昙花一现,却留给后人一个又一个惊叹。在以往的考古发现中,视觉上的享受往往掩盖了其他感官的体验。当人们发现,在玛雅还有一种声音可以穿越千年与我们对话,那种感动让人恍惚间觉得神真的存在。

羽蛇神金字塔是玛雅人建造的最大的金字塔,它矗立在墨西哥最负盛名的玛雅文化遗址奇琴伊察的中心。如果你想聆听这座千年神殿的歌唱,很简单,你只要站在它的塔基前清脆地击一下掌,神殿就会回应以“唧唧呜呜”的鸣唱。玛雅人说,这声音是玛雅神鸟绿咬鹃的叫声,是上帝借神鸟之声传来的信息。

1998年,美国声学工程师鲁伯曼前往那里亲耳听到了金字塔的回音,并把它录制下来。他将这个声音与绿咬鹃的叫声进行对比,结果令人大为惊叹。这两种声音无论从音质、音频还是音长、谐音全都十分类似,虽然并非完全一致,但实在令人称奇!

玛雅人的声音世界

玛雅人生活的热带雨林长年大雾弥漫,耳之所及远远超越目之所及,所以对于他们来说辨别各种声音的能力也许比眼力更重要。与大自然朝夕相处的古代玛雅人对各种天籁之音再熟悉不过,对每一种动物、每一种昆虫、每一种飞禽的声音他们都了如指掌。而其中最令玛雅人倾心的,无疑是绿咬鹃的叫声。

绿咬鹃的确配得上玛雅人的宠爱,雄性的绿咬鹃长得异常完美,羽毛红绿相间,身长40厘米左右,尾部的羽毛长度却将近1米。如果你看见绿咬鹃在空中托着绿色的“舞裙”滑过,你就会明白,为什么玛雅人对它爱到了极致。对于古代的玛雅人来说,绿咬鹃是自由和财富的象征。因为绿咬鹃一旦被关进笼子里就会以死相抗;它尾部的羽毛也是玛雅人用来进行贸易交换的重要物件。不过玛雅人从来不自绝后路,他们取下绿咬鹃尾部的羽毛后会把绿咬鹃放飞,让它们有时间长出新的羽毛,杀死绿咬鹃的人会被处死。

随着玛雅文明的消失,绿咬鹃也处于濒临灭绝的境地,虽然它现在是危地马拉的国鸟,可是人们还是担心,不知哪一天它会像玛雅文明一样悄然离去。

最古老的录音带

了解了玛雅人对绿咬鹃的热爱,也就不难理解金字塔发出鸟鸣回音的缘由。只是如此不可思议的音乐是怎样通过建筑奏响的呢?

古代玛雅人的金字塔与古代埃及人的金字塔有着明显的不同。埃及的金字塔大部分为尖顶的方锥形,而玛雅人的金字塔呈阶梯形上升收拢,最上层为平台,在平台上再建造庙宇。玛雅人在这里举行仪式,向神灵祈祷或在此观察天体的运行。埃及金字塔是法老的陵墓,所以内部是空心的;而玛雅人的金字塔一般为庙宇的巨大台基,所以是实心体。

羽蛇神金字塔塔基每边长60米,塔高24米,共分9层,頂部建有一座神庙。塔的四面都有台阶,每一面台阶都是91级,一直通到塔顶,四面相加共为364级,加上平台上进入神庙的一级,总共365级,正好与一年的天数相等。北面台阶靠近地面的部分装饰了一个巨大的羽蛇头,“羽蛇神”的“羽”指的就是绿咬鹃的羽毛,可见绿咬鹃在玛雅人心中的地位。

对羽蛇神金字塔的发声原理颇有研究的鲁伯曼宣称,鸟鸣回音的秘密就在于金字塔四面的楼梯设计。

金字塔回音的科学解释

金字塔回音背后的物理解释其实很简单。楼梯属于规则重复的结构。一级一级的台阶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反射式衍射光栅”,当入射声波被它反射后,形成的反射声波再相互作用产生衍射和干涉,变化出有节奏感的旋律。美国声学专家鲁伯曼把这一现象比作“彩虹效应”。一个光学衍射光栅可以把白光转换成为频率不同的彩虹,一个声音衍射光栅也同样可以把各种频率混杂的噪声转变成和谐的旋律。

当然并非所有的楼梯都能形成如此美妙的回音,唯有金字塔有此现象,这说明它必另有独特之处。首先因为它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处于一个十分开阔的广场,周围没有其他可以吸收声波的障碍物。如果这个空间是封闭的,从其他建筑物反射回来的声波完全可能把美妙的回音掩盖掉。另一个原因是金字塔的楼梯很长。楼梯的台阶越多,音调持续的时间就会越长,金字塔的回音大概可以持续0.1秒以上(小于0.1秒的回声很难被识别),绿咬鹃的鸣叫一般持续0.2秒左右。

不仅如此,别忘了,这座金字塔的回音是“绿咬鹃”的鸣叫,这确实很神奇。古代的玛雅人把这座金字塔当成了琴瑟,塔基上的楼梯就是琴弦,每一次击掌就像一次抚琴。他们精心设计了楼梯的高度和宽度,使每级台阶的跨度很高,但宽度很窄,也许正是这种并不太利于攀登的设计,才使这座“塔琴”具有了天籁回音。

在塔基的选材上,羽蛇神金字塔也有它的独特之处。西班牙科学家受到羽蛇神金字塔的启发,在研究中发现了一种被命名为“声音晶体”的特殊材料,这种材料可以将恼人的噪声转化为悦耳动听的声音。这种“声音晶体”不仅可以吸收和削弱噪音,而且可以将嘈杂的汽车喇叭声转化为安逸的树叶婆娑声。

想一想这些神奇的规律早就被1000年前的玛雅人发现,真的令人肃然起敬。

是玛雅人有意为之吗?

虽然很多科学家认为这是玛雅人的天才设计,但还是有很多考古学家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这不过是玛雅人建筑金字塔时无意间造成的,就像世界上很多其他建筑也会有回音一样。例如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古希腊圆形剧场就是一例,它利用山地的自然斜坡结构建成,舞台地势最低,观众席顺延向上,前后座位间隔1米远,这种间隔使舞台上发出的声音通过座位的周期性反射后,听起来总会有低沉的尾音。这种尾音当然不是建筑师设计的初衷,纯属偶然。

金字塔回音到底是玛雅人无心插柳的结果还是精心设计的杰作,无人能够证实,可是,玛雅遗址的其他金字塔同样具有如此神奇的回音,只不过程度和效果不尽相同。想一想1000年前,玛雅人在塔前集会,牧师轻轻敲击神器或有力地击掌,金字塔立即回应以动听的绿咬鹃的鸣叫,玛雅人一定相信那就是神的信息!

 赞  2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