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总统的“面子”有多贵?

 2018/02/11 10:52  易升 《今日文摘》  (19)    

法国总统的“脸”有多贵?近日,法国《观点》杂志曝出,现任总统马克龙上任三月,已在化妆上花费26000欧元,折合超20万人民币,每天约250欧元。

与此同时,处在最低工资标准线的法国工人每周的薪水是350欧元。而马克龙的支持率自当选时的66%已一落千丈至近期的36%。如今顶着压力试图通过新劳动法的他,需要的怕不仅仅是一张无瑕的脸蛋。

天价化妆费

精致的妆容,发型、穿着一丝不苟,法国女人的优雅在法国男人身上同样适用。在许多国家还在辩论男人是不是也需要化妆的时候,法国早已对男性在外貌方面的追求见怪不怪。

作为继拿破仑之后最年轻的法国领导人,39岁的马克龙似乎承受着比历任都要轻的保养压力。但事实证明保持这张“童颜”也不是毫无代价。

《观点》报道,政府外聘的私人化妆师娜塔莎·M近日向爱舍丽宫开出一张10000欧元、一张16000欧元的发票。自大选以来,堪称天价的化妆费全都进入了这位未透露全名的化妆师的口袋。

“在每次演讲,出镜,外事访问时,娜塔莎都会为总统化妆以保证以最完美状态出镜。”但上任三个月,马克龙神秘感重重,甚少出镜,屡被评论为在走“戴高乐式的”高冷路线。“到底为什么一个本身就有外貌优势,上任后又很少接受电视采访的总统需要花那么多钱在化妆上?”前政府官员弗朗索瓦·海斯伯格在个人推特上质问道。

这位新总统的竞选承诺犹在耳畔,选民也还对马克龙掷地有声的“减税”口号抱有期待,然而上任后,不仅关键的减税政策变成了“明年再议”,一系列颇有争议的财政紧缩举措也让民心开始摇摆。

英国《卫报》报道,马克龙政府宣布要将住房福利补贴每月减少5欧元。这项变动会影响到上百万的法国人,而其中大部分为在读学生和生活水平处于贫困线以下的居民。政府发言人卡斯塔纳称,这是政府缩减公共开支并减少负债的合理做法。反对者则呛声政府是在“率先拿穷人开刀”。

报道发出后,大量法国网民在社交网络上发起对马克龙的声讨,更有好事者将马克龙的照片ps得浓妆艳抹贴在网络上大加讽刺。

政界“外貌协会”是怎么产生的?

作为对此次事件的回应,爱舍丽宫发言人随后对外表示,总统仪容方面的支出在未来会极大地被削减,不忘一提:“这个数字虽然很大,但还是少于前几任在此项事务上的开销。”

虽然这有“甩锅”的嫌疑,但往前追溯,三个月26000欧元在法国总统的“外貌开销”榜单上的确不算突出。

上一次法国领导人的造型这样为世界瞩目,是前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和他著名的价值1万美金的发型。据法国讽刺媒体《鸭鸣报》2016年7月报道,自2012年当选以来,奥朗德的理发师每月的收入达9895欧元,几乎持平于一个议员的薪水。不少人调侃奥朗德愈发靠后的发际线和稀疏的发量却享受着普通头发无法享受的奢华护理。

而《名利场》则称,上上任法国总统萨科齐的美容预算是每月8000欧元,略低于马克龙和奥朗德,但仍然是一笔不菲的开销。

其他国家的媒体也曾追踪过自己领导人在这方面的支出。例如英国2005年的首相托尼·布莱尔就曾被曝出任期6年间消费了1800英镑的税金为个人美容所用,但这个数字仍与法国领导人们的记录拉开了不少距离。

实际上,自1950年代电视进入可承担的家电行列開始,电视选举为选民打开了一扇认知的全新窗口。从前只闻其声的候选人,成为了发光二极管显示的小小人像,外貌不可避免地成为竞选时的又一硬件指标。

最为经典的案例要说1960年肯尼迪和尼克松的大选辩论,那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通过电视直播大选,关注度空前。据CNN的回顾报道,当天,大病初愈,且几个小时前还忙于竞选活动的尼克松拒绝了CBS电视台提出的化妆建议,结果在现场灯光下看起来脸色十分难看,无精打采。而另一面的肯尼迪,其标志性的偏橘色健康肤色和一点淡妆,在气势上获得了压倒性胜利。

数据显示,在当天通过电视观看辩论的选民中,肯尼迪大占优势;通过收音机收听的选民,则更倾向于尼克松。而当年的大选,也以肯尼迪的胜利落幕。

发展到现在,大选也时常给人一种全民真人秀的感觉,选民关注的不仅仅是候选人的政治立场、功绩和竞选言论,很多时候还有电视镜头拉近聚焦定格时的那个标准化笑容。

(马畅荐自《看天下》)

责编:Ester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2 − =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