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英雄到傀儡,法国元帅的别样人生

 2018/02/04 17:44  张辉 《今日文摘》  (223)    

在法国历史上,贝当元帅是一个特殊的角色,他在一战中因与德军血战凡尔登而扬名天下,却在二战中推行投降主义路线,投靠希特勒,担任傀儡政府首脑。历史学家对贝当的评价分为了两个极端,有些人认为他是法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英雄,不过,政治手段有些偏差,所以导致了身败名裂,而有的人认为贝当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叛变者和追求荣华富贵者,他为了自己的安危不顾法国人民的安危,与德国签订了停战协定,把法国推入了一个黑暗的深渊。随着贝当的去世,贝当的故事也成为了后代历史学家关注的焦点。那么,贝当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我们还是要从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说起……

立志为法国报仇

1856年4月29日,贝当出生于法国北部的一个贫寒农民家庭。1871年,法国在普法战争中惨败,耻辱感笼罩了整个法国,也让少年贝当立志做一名军人,下定决心成为一名士兵为法国报仇。1875年,贝当考入圣西尔军事学校。凭着深厚的军事造诣,贝当毕业后很快就脱颖而出,进入了国家射击学校担任教官。

1911年1月,贝当在55岁时成为上校,距离将官只有一步之遥,而当时整个法国军中也仅有不到四百名上校。作为一名农民的儿子,几乎没有任何背景的贝当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到上校这一级别。但是对于贝当来说,一个极大的遗憾则是他依旧没有得到向德国报仇的机会。此时的贝当已经教了十年书了,法国的惨败也是四十年之前的事情了,似乎贝当这辈子都注定无法完成年少时为法国报仇的理想了。但是,历史的发展总是充满了意外,就像我们所熟知的那样,1914年随着奥匈帝国皇储在萨拉热窝遇刺,短短的几周之内,欧洲大陆就陷入了战争的泥沼。

法兰西的救星

在战略思想上,贝当大力提倡防守,与法国当时盛行的攻势至上的战略思想大相径庭。贝当的思想要旨是仅当敌方防御已经受到决定性的减弱时,才可以发动全面攻势,而这种减弱的工作不能依赖步兵的生命,而必须使用一种高度集中的炮兵火力,要求炮兵与步兵之间必须密切配合。这种思想对头脑发热的军人们无异于一帖清凉剂,后来的法国总统戴高乐当时就是贝当学说的信徒,他对贝当佩服得五体投地,所以毕业后就申请加入了贝当所指挥的第33团。但是,当时的决策者抛弃了贝当思想,因此贝当一直未能得到重用。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终于让贝当有了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德军在凡尔登战役初期进展顺利,在后方休整的贝当所部,于1916年2月24日被紧急调往凡尔登前线,接手坚守凡尔登要塞的职责。当贝当到任时,法军情况已经糟到了极点,防线多处被撕裂,一向被认为坚不可摧的堡垒也落入德军之手。在凡尔登战役中,贝当马上抓住了炮兵和后勤这一问题的关键,才使得残酷的战斗能够继续下去。他提出了著名的防御口号“他们不会通过”,带领部队经过几个月的战斗,成功阻止了德军的前进。另外,为了防止法军士气低落,贝当采用部队轮换制,几乎所有的法国陆军都经历了这次残酷的战斗,积累了经验。在他的严厉领导下,同年5月,凡尔登转危为安。4个月后,法军在索姆河发动大举进攻,德军停止了对凡尔登的攻击,凡尔登战役胜利结束。贝当作为“凡尔登的胜利者”被视为“法兰西的救星”。

“陆军的医生”

1917年4月,盲目的攻击至上主义仍在法国延续。法军发动的自杀式攻击,被德国击溃,伤亡12万多人,丧失士气的法军像潮水般地溃退。指挥官的冷酷和士兵惨遭屠杀的消息瞬间传遍全国。5月3日,法国陆军发生了大规模的叛乱,陆军部队拒绝开往前线,只有少数士兵还在前线奋战,这成为了法国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最黑暗的时刻。

1917年夏天,法国需要的不是勇气和战略造诣,而是威望。早在1914年的马恩河时,贝当就已经亲临前线了,他总是和匍匐在德军炮火之下的步兵同生共死,而不是像其他指挥官那样远远地站在后面,士兵们知道那位骑在马上的贝当统帅,不会将他们的生命视若草芥。

1917年5月15日,被称为“陆军的医生”的贝当接任了法军的总司令。他一上任就提出了“多用钢铁,少流鲜血”的口号,并亲自走访每一个营地和每一个士兵的家庭,缓和士兵的不平心理,并且亲自参与改革伙食和休假制度,就像后来二战中蒙哥马利做的那样,倾听士兵们的心声,解决他们的困难。他用他的威望迅速地平定了这次叛乱,随后又成功地发动了多次有限的攻势,使法军的士气大振。贝当再次拯救了法国。

1918年11月19日,贝当因为战时的卓越表现被授予法国元帅军衔。

“我把本人献给法国”

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贝当的威望达到了顶点,成为了所有军事思想的仲裁人。1920年,贝当被任命为法国最高军事委员会副主席,1931~1934年任防空总监和陆军部长。

贝当提倡防守,但并不保守。他平时十分注意学习,很早就认清了新式空中武器的重要性。他主张建立一个可以统一指挥各兵种的机构,并创建了一支进攻型的“威慑”空军;他大力提倡马奇诺防线,但是他并不主张将大部分的陆军关在马奇诺防线中,他经常强调应在距防线相当距离的后方,保持一支强有力的机动兵力,以便应付任何德军突破的情况。1935年贝当在演讲时就阐述过制空权和装甲部队的重要性。

1940年5月,德军开始进攻法国,作为永久性防御工事的马奇诺防线不攻自破,而当时法军手中所缺的正是贝当提出的这种机动兵力。法军节节败退,国内政局混乱。保罗·雷诺总理为控制局势,建立最广泛的民族团结,集中了国内的各种力量,贝当也应召回国出任内阁副总理。结果,在继续作战还是通过求和结束战争这个问题上,法国政府内部分为两派,一派以雷诺总理为首,另一派以贝当元帅为首。在6月13日至16日为期4天的戏剧性討论中,贝当公开而毫无保留地出来当了主和派的领袖。贝当向内阁宣读了一份备忘录,排除了在法国本土以外继续战斗的任何想法,而在本土以内,他又坚信法国已战败,剩下的只有设法缔结一项体面的和约。贝当以一种无可奈何的口吻说,法国的复兴不可能通过军事上的胜利来取得,而应是“祖国及其子孙承受苦难”的结果。停战并不是对战败的惩罚,而是一个新的开端,即“保证不朽的法兰西永世长存的一个必要的条件”。16日晚,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雷诺辞去了总理职务,阿尔贝·勒布伦总统任命贝当组阁。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