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朱元璋

2017年11月21日 19:32 作者:梅桑榆 来源:《视野》  

  从社会最底层爬上权力顶峰的朱元璋,深知“得人心者得天下”的道理,反之,失人心者就要失天下,元朝的滅亡,便是镜鉴。因此他坐上龙椅之后,便诏谕各级政府:“天下初定,百姓财力俱困,譬如初飞之鸟,不可拔其羽,新植之木,不可摇其根,要在安养生息而已。”他改革元朝弊政,制定新法,以猛治国,澄清吏治,发展农业生产,鼓励军民垦荒屯田,减免税赋,出台了不少惠民政策,使战后的经济得以复苏,百姓得以安居乐业。

  朱元璋为安邦治国“戴星而朝,夜分而寝”,倾注了全部精力;也为巩固龙椅、保护大家产搞尽了阴谋阳谋,杀人无数。为当代与后世史学家、歌颂家,或是批判家留下了大量可资歌颂或批判的材料。歌颂家说朱元璋好事做了几火车,批判家则说朱元璋坏事干了几航母,而且双方都有史籍为凭,并非戏说胡编。这就看出朱元璋的性格非常复杂,形象非常丰满:

  他靠武装夺取天下,要求手下文武效忠于自己,但他坐上龙椅后,却把他们一一宰掉,并把朝臣官吏当作假想敌,大搞特务政治,监视他们的言行。

  他靠文人治国,却仇视知识分子,大兴文字狱,把文人的脑袋当作春韭乱割,上台不久便搞文字狱,到洪武二十九年,才宣告结束。

  他下诏求直言,但谁要响应号召,向他提意见、说真话,就要被逮捕治罪。

  他铁腕反贪,严惩贪官污吏,被后世特别是今天的学者、作家、剧作家当作反贪英雄热情讴歌,但他却让诸王(儿子们)大建规模宏大的王府,每年禄米五万石、钞二万五千贯,并赐给大量良田,儿孙禄米递减;公主(女儿们)每人赐庄田一处,年收租米一千五百石,最多者赐给良田一百二十顷(每顷一百亩,即一万二千亩),年收租八千石,把国家的土地财富合法地化为朱家所有,以致这些受封诸王与公主,给中央政府与全国百姓造成了沉重的财政负担。

  他以爱民自诩,当上皇帝后的确出台了一些惠民措施,且善于打击贪官污吏,但他又把人民当作假想敌,对他们严密监控,规定百姓出门要地方政府开路引,平时走动,不得出一里之范围。对外出谋生的无证件的“盲流”,一律拿送官府审查,并鼓励百姓检举告发无证流民,检举属实者有奖。

  他倡俭节奢,以几句动听的言辞与穿几次洗过的衣服、吃过几顿清淡的饭菜而赢得节俭的美名,官员稍有浪费行为,他便严加训斥或治罪,但他又征发民夫上百万,举全国之力大修中都,建成而废;并为祖上四代人大造陵墓,每一座陵墓都派数千士兵长年驻守,耗费国财民力无算,在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

  他要求文武百官不近女色,自己却妃嫔成群,并强夺已经与他人定亲之女;为到了“阴间”仍有成群的美女供他寻欢作乐,他临死前强迫四十多名年轻美丽的妃嫔殉葬,使早在汉代就被皇帝废除的杀生殉死的丧葬制度死灰复燃,且为他的几代儿孙(包括亲王)所承袭……

  总之,朱元璋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和当皇帝后的所作所为,很值得史学家、作家、戏剧家大写特写,大编特编,至于写成啥样,编成啥样,就看他们以何史观看待朱元璋,从何角度取材了。

  论个人功业,朱元璋从放牛娃干到皇帝,的确伟大得很,令众多史学家、作家、剧作家做梦都不敢想。他能击败所有强敌,又把一个偌大的王朝统治得铁桶般稳固,堪称军事家与政治家,但在中国历史上的一堆帝王中,他也可谓是最善于作伪愚民的统治者之一。

  朱元璋的复杂性,是皇权专制制度使然。纵观中国历代帝王,皇权的至高无上和私有化,使许多人变成鬼,甚至魔鬼。皇权的至高无上,使人的一切欲望得以极度膨胀,人性良知彻底泯灭;而皇权私有化,则使其拥有者把全国官民当作假想敌,整日疑神疑鬼,一有风吹草动,或是疑心一起,便狂舞屠刀,大砍大杀。读懂了朱元璋,也就读懂了封建皇权。

  (李红军摘自“大公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