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小党也“辉煌”

2017年10月29日 14:29 作者:艾兰 来源:《今日文摘》  

  5月初,英国举行地方议会选举,一个全新的政党赢得自己第一个席位。这个党只由一位名为萨里·柯格丽的女士组成,目前只关心一个议题:垃圾问题。

  在英国苏格兰32个一级行政区之一、东艾尔郡议会里尔湾谷三个席位的争夺中,垃圾党候选人柯格丽得票次于苏格兰民族党排在第二位,赢得一席之位。

  “你有什么其他的政策?”

  垃圾党的社交网络Facebook页面上,柯格丽站在成堆的垃圾前、穿着写有“萨里只为尔湾谷”字样的白色T恤做宣传活动。

  该党今年3月才创建,据其网站介绍,他们“旨在清除当地社区所有类型垃圾,从被浪费的资源到狗狗粪便”。

  “你是否对大量的垃圾、非法倾倒、破坏街道和公园环境的狗狗粪便、烟蒂、口香糖感到绝望?”垃圾党传单中问道。

  此次当选的柯格丽过去十年里都是社区委员,在其生活了20多年的高尔斯顿镇,她每年会组织垃圾清理活动,也曾发起一项河流清理倡议。去年,她还参与了敦促狗主人清理自己狗狗粪便的运动中。

  苏格兰《每日记录报》记录了柯格丽的反垃圾工作,2015年一个头条新闻这样写道:“忍无可忍的高尔斯顿妇女称乱丢垃圾和违法倾倒垃圾者应予以高于1000英镑罚款的重罚。”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赞同垃圾是最迫切的问题。尔湾谷的居民曾在Facebook上问:“你有什么其他的政策?”

  “和你一样,我也认为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柯格丽回复道,“比如养老金政策——但这个由国家级议会决定,而非地方议会,告诉你相反话语的候选人只是在说你们想听的内容,而不是他们真正能做的……”

  目前,柯格丽并没有更大的政治抱负。“萨里并不想改变世界,只是想改变尔湾谷。”垃圾党网站写道。

  流浪汉议员?

  和垃圾党一样,在世界范围内,一些边缘党派也曾“辉煌”,赢得过席位。也正是这些或理念奇特或名字怪异的小党派,让往往比较枯燥的政治竞选变得有声有色。

  1983年,人称“嚎叫的上帝萨克”的音乐人大卫·萨克创建官方怪物狂欢发疯党,其口号是:“为疯狂而投票:你们知道它自有道理。”当年,该党没有赢得国会席位,没有机会实施他们的政策,如将南哈姆斯选区改名为“南哈姆斯鸡蛋薯条”。他们的离奇提议还有,把整个国家变为一个游乐园,这可创造800万个工作岗位、把英国打造为世界最大的避税天堂等。

  此外,该党给出一长串的宣言供候选人自己选择,比如所有袜子3只一起卖,以防丢失一只、超级英雄利用其能力做坏事为非法、把尼斯湖水怪列入濒临灭绝的动物……

  这些会被外界视为玩笑,而该党成员则经常强调现实生活本就荒谬。据英国《镜报》报道,在英国一些镇议会选举中,他们都曾占据多个席位,有的成员后来还成为市长。该党的几项没那么奇葩的提议也获得通过和实施,如合法投票年龄降至18岁、宠物可拥有护照、一天24小时都可以喝酒等。

  有的党派则是“昙花一现”,同样具有讽刺意味。荷兰的糟粕党,于1921年在阿姆斯特丹设立,创始人主要是无政府主义者和反资本主义者,其目的就是证明政治体系是个玩笑。该党拥护在当地臭名昭著的流浪汉乃李斯为代表,除了乞讨,他偶尔做街头表演,最经常的状态是喝得醉醺醺。

  他们倡议伦布兰特广场周围要有更干净公厕小便器、面包黄油要降价等。糟粕党利用激进的海报和广告宣传及有条理的组织,在1921年,成功将流浪汉党代表送入阿姆斯特丹市议会。该市杂志AmsterDO写道:一些人说这是第一次,媒体宣传“创造”了一名政客。

  然而,阿姆斯特丹地方官感到愤怒,直接找到荷兰议会寻求解决办法——议会方面已然准备了紧急法令阻止流浪汉成为议员。不过,这并没有必要,选举几天前,乃李斯烂醉如泥被捕了,没能在规定时间内出席议会,被取消资格,最后该党也随之解散。

  有的奇特党派的思想还为其他国家的党派提供了启发。

  比如,一个丹麦的政党提出了这样的著名问题:“如果工作使人健康,为何不把它留给病号?”该党名为“切实不愿工作联盟”,他们认为每个人都有懒惰的权利,并致力于为选民争取每天8小时睡眠、8小时休息、8小时悠闲时光、自行车道更多顺风、性无能的权利等。

  在1994年,1979年创立该党的郝佳德以独立候选人身份赢得丹麦议会议员席位。这位喜剧演员、音乐人、演员,身份又多了一个。据《哥本哈根邮报》报道,做了四年的议员后,郝佳德未寻求再次竞选,不过,他给意大利的笑星毕普·格里罗以启发,如今,格里罗领导着民粹党派“五星运动党”,他的议题中也包括自行车道的问题。

  “每天只需喝酒”

  还有一些国家的喜剧演员也大有作为。1990年,波兰喜剧演员雷文斯基创立了讽刺性政党——同时将喜好与政治结合——波兰啤酒爱好者党(波兰语缩写为PPPP)。

  该党致力于在参与政治讨论的同时,在酒馆喝到极好的啤酒,目标是推广英式酒馆的啤酒文化,而非伏特加,并打击酗酒。

  1991年,很大程度上受啤酒爱好者党这个名字吸引,对当时波兰政治体系感到失望的选民让该党在波兰下议院选举拿下16个席位。

  然而“盛极一时”的啤酒爱好者党却出现分裂,最终走向没落。

  知名饮品资讯网站VinePair报道,几年后,在伏特加可谓占“统治”地位的俄罗斯也出现了自己的啤酒爱好者党,一定程度上与波兰的啤酒爱好者党一致抵制酗酒。

  而在热爱啤酒的国度德国,则有党派在选举时承诺,当选的话,会给为自己投票的选民免费提供啤酒。

  德国当地网站报道,德国无政府主义者Pogo党——“Pogo”是摇滚乐现场一种舞蹈——上世纪80年代,由两名喜爱朋克的人所创,吸引了不少喜爱朋克乐的德国人。

  该党提倡失业者可拿全薪、给年轻人津贴而非等到老年、先享受生活,后工作等,而最为有争议的观点是创建“允许暴力的公园”计划,在這个公园中,“犯罪者、纳粹分子、强奸分子、精神病患者”都可以自由活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