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追求的搓澡工

2017年10月24日 17:31 作者:马海霞 来源:《今日文摘》  

  问老段,从医三四十年都没挣到钱,到底图啥呀?老段说,图心情好,心情好了,身体就好。

  老段是位搓澡工。他说自己一生没有追求,这话不假。他所在的小镇澡堂红火的时候早已过去,这些年,来了几位搓澡工都因顾客太少卷铺盖走了。可老段来了还真住下了,一干就是两年多。澡堂老板说,老段对钱概念太浅。有顾客和老段讲价,拔罐一次十块行吗?老段说,中。五块拔一次行吗?老段说,中。有顾客找老段搓完背了,伸手去衣服口袋里摸钱,摸了半天,手空着出来,说,哎呦,忘记带钱了。老段回复,没事。

  春天天气渐暖,来澡堂洗澡的人更少了。和老段聊天,问他,澡堂都没洗澡的了,还留在这里干吗?老段说,附近小区有位半身不遂的病人找他针灸,现在针了半月了,还有半月就针完了,完了他就回河南老家。

  这老段还会针灸,有行医执照吗?我委婉问他。老段回答,有。他说自己在部队当了五年卫生员,复原后返乡,做了乡村医生,一干就是三十多年。不禁问,放着乡村医生不干,跑出来干搓澡工?老段的满腹往事被我挖了出来——

  他说,自己是个没追求的人,从医四十年,不仅没挣到钱,还赔了不少。在农村行医,都是乡里乡亲的,白天晚上随叫随到,谁家老人孩子病了,喊老段去看,看完都不用问老段多少钱,丢给老段一句:记账上吧。农村人没钱,老段开药按片开,能吃一片好的,绝不开两片,看病花不了几个钱,几毛钱占多数,多的也就两三块。年底,老段手里总剩一沓账单没人来结算。妻让老段去要,老段说,人家不还总有还不起的难处。

  后来,农村实行合作医疗了,政府每月补助他一千多元。村里有四位乡村医生,都合在一个小门诊,有管钱的,有管账的。另外三位医生找老段谈话,问他为何开那么便宜的药,如果都像他一樣看病,门诊还有啥收入?

  有一天,老段突然文绉绉地对妻子说,世界那么大,他想去看看。妻子喜得合不拢嘴,这死老头,总算开了窍,知道挣钱了。

  老段去了省城某药店,边卖药边坐诊,老板给他每月开五千元,可老段只干了半年,因为一次他无意中看了老板进药品的明细,进价八元的药片卖价二百六十元。

  再后来,老段就在我们这边澡堂瑞安顿下来。如今找老段针灸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家都说,段师傅是个好人呐。听这话儿就知道,老段收费多低。

  问老段,从医三四十年都没挣到钱,到底图啥呀?老段说,图心情好,心情好了,身体就好。他现在别看六十一岁了,但啥病没有。

  (马安宁荐自《扬子晚报》)

  责编:Est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