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毕业了,但观众没有毕业

2017年10月22日 12:26 作者:林梢青 郑施诗 吴彦仪 来源:《今日文摘》  

  6月2日,中国美术学院2017毕业作品展落幕。八年来在杭州,国美毕业展已经成为嘉年华一般的乐事,仅5月26日晚,通过网易直播观看开幕式的人数就突破了103万,是2016年的1.5倍。

  但师生们却喜忧参半。展览维持一周,并不算长,却依然有不少作品“折损”严重,最强调互动的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展厅是“重灾区”。有的作品被观众顺走了,有的踩满鞋印,甚至还有被改了样子……

  2016年,一则《中国美术学院毕设被盗一览表》的微信曾在朋友圈里迅速传播,很快突破10万+。

  这般伤心事,今年并没有终结。

  毕业展的最后一天,记者从美院南山、象山校区了解到,被破坏的作品仍不在少数。

  消失的汉白玉石雕鱼

  美院象山校区,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学生谭雄的雕塑作品《石雕鱼群》,被人偷走了。

  大大小小30余条石雕鱼,开展第二天就少了一条。那是一尾汉白玉雕的“小鲫鱼”,游在两条青石雕的大鱼中间,小巧灵动。

  后面几天,谭雄留心了,和同学们轮班看护。隔天下午,一对年轻男女在参观时,女的拿起了一只“皮皮虾”,拉开包准备放进去。好在值班同学及时发现,这位观众悻悻放下展品,匆匆走出展厅。

  除了被盗,更多的是被毁。

  同是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的旷笔峰同学,展出了一组雕塑作品《1000个彩色蜡块》。原本是1000个被叠成正方体的蜡块,五彩渐变,可在开展第二天,蜡块群就被人破坏得七零八落。“好在我有200块备用,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旷笔峰重新拯救作品。

  这件作品还差点引发一场冲突。六一节那天,两位母亲一起带着孩子来观展,其中一位在打电话时,六七岁的小男孩将蜡块碰掉了一溜。值班的同学有些心急,说了一句“看好你的小孩“。这位妈妈回了一句:“我打电话,没法管小孩”。另外一位马上帮腔:“你(指学生)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素质”。

  “恰恰是她们没有意识到看展的基本素质。”听到这话,同学有点委屈。

  作品周围贴满26张

  “请勿触摸”

  毕业展上,每个展厅都安排有一位同学值班,但终归有死角,不可能面面俱到,实时“掌控”,有同学只好想出这么个点子——

  围着《1000个彩色蜡块》,多了四张黑底红字醒目的标识:“请勿触摸”;

  章献同学的雕塑作品《如何解读一个轮子》,素净的白色底座上贴了26个“请勿触摸”。

  其实,章献自己看着也挺不舒服的,“可不贴不行,哪怕我站在旁边,还是会有人把车轮碰倒”,“车轮是顺时针转的,有位大叔非要把轮子往反方向扯”……

  纤维艺术系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学生,在提到自己作品的遭遇时,更是难过得一下子讲不出话来:这组作品由粉色的布料方块组成,她为了观展效果,没有用围栏隔开观众,而是自己亲自站在边上看着。但她只缺席了小半天,就发生了意外:方块都被堆到一起,上面还有很多鞋印,有人为了擦干净鞋印,还往上面潑了水。“这个纤维材质,吸收水分后,会变软,我花了心血做的一切,都会消失。”

  开幕前,本报曾介绍过几件特别有互动性的作品,闭展时再去看,发现果然深受“欢迎”——

  蔡冠杰的《喂,你,对,就是你》,是一只从墙上伸出的手,食指会在观众伸手接近时,受到感应而随之动作。现在,这根手指已经变黑——总有人要用力握住它,甚至往下拉扯。

  学生毕业了,观众毕业了吗

  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展出现的尴尬现象并非个例。

  近年来,全国各大艺术院校毕业展均不同程度向公众敞开大门,但同时也带来了师生的困惑——怎么才能让作品不被破坏。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毕业展上,有家长和孩子将作品拆解;贵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毕业展,展品被随意涂鸦;南京艺术学院520毕业展,狂欢过后,有人形容校园像一个结束大甩卖的超市:展品损坏,草坪狼藉。

  纤维艺术系一位同学说:“我不想我和我的作品,是因为被损坏而受到关注。”

  这里面有一位艺术毕业生对艺术、对自我最诚挚的态度,每一个人,为毕业作品,都不遗余力。当观众有意或无意做出损伤之举时,或许并不清楚,这些作品花费了同学们多少心血和金钱——一组被摸得掉色的铜雕,光材料就耗费5万元;一组石雕,光是用来打磨的砂纸,从最粗到最细就要用到20多种;半米高的木雕人物,不眠不休要雕三四个月;还有很多展台都是学生自己掏钱,单个造价就要两三千元。

  让他们失望和不解的是,学生希望公众能看到自己的毕业创作,却等来了一群仍未“毕业”的观众。

  面对这种状况,学校师生们是两难的。“一方面想向公众介绍我们的教学成果,一方面总是担心被伤害。”中国美院副院长王赞说。

  能否加强现场管理?且看这组数字:中国美术学院2017届毕业作品展共展出4000余件作品,展示空间1.5万平方米,相当于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五分之一。为了值班看护作品的学生,学校每天要准备600余份盒饭。

  “我们呼吁社会,尊重每一位作者的创作感受。”

  雕塑系第三工作室主持人钱云可老师谈到,观看展览也有社会规则——这其实和在电影院中手机静音、地铁上不吃东西、高铁上禁止吸烟是一个道理。

  但中国美术学院表示不会因此关闭面向公众的大门。王赞说:“美院依然保持开放。”

  (何瑞松荐自《钱江晚报》)

  责编:小侧

  险些被偷的“皮皮虾”

  《1000个彩色蜡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