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伯托王子“洗白”记

 2017/07/03 21:35  余驰疆 《今日文摘》  (108)    

他的王室家族在二战时声名狼藉,他却靠才华、爱国、谦虚获得意大利人认可。如今,他的下一个目标也许就是意大利总理。

世界上的王子分两种,一种叫威廉与哈里,生来全民膜拜,集万千宠爱;另一种叫哈姆雷特,理想虽然饱满,现实却总是骨感。不过,与一辈子在象牙塔里的王子不同,哈姆雷特们也能在看似悲情的人生旅途中,最终走到绚烂的大道上,比如意大利“最后的王子”伊曼纽尔·菲利伯托。

这位44岁的帅气王子做过流放者,当过银行家、大明星、设计师,最近又因为在美国街头“卖意面”上了头条——他创办了一个流动式卡车意大利面餐厅,亲自上街宣传、叫卖。

别看菲利伯托现在人气颇旺,他的“吸粉”之路却异常艰难。他的曾祖父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曾经是意大利法西斯独裁者墨索里尼的傀儡国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声名狼藉。为了摆脱家族黑历史,菲利伯托也算是用尽了“洪荒之力”。

王子流浪记

许多人常疑惑,意大利是共和制国家,哪儿来的王子?事实上,在1946年之前,意大利的萨伏依王室曾是欧洲历史最悠久、成就最大的王室之一——在意大利西北部发家,从一个小公国发展成一统亚平宁半岛的霸主。

不过,这个王室的成员有个特点,喜欢“坑儿子”:1900年,崇尚民族主义的国王翁贝托一世被刺杀,传位给儿子埃马努埃莱三世;埃马努埃莱三世一上台就被父亲的老臣架空,后来成了墨索里尼的傀儡;二战失败后,1946年,埃马努埃莱三世又匆匆传位给儿子翁贝托二世;翁贝托二世当了35天国王,意大利人民出台宪法废除君主制,规定王室成员及其男性后裔不得踏上意大利领土。就这样,翁贝托二世带着儿子,即王储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逃去了瑞士,过上了流放的生活。

菲利伯托便是王储维托里奥的儿子,“受封领地”为威尼斯,因此又被称为威尼斯王子。然而在现实中,他从小成长在日内瓦,7岁那年得知了家族的历史,在日记中写道:“我一直知道自己是个意大利人,但不能生活在祖国太煎熬了,就像一个减肥的小孩住在巧克力店旁。”

虽然是个被流放的王子,但菲利伯托一直自觉地以王子的规矩要求自己:学习刻苦、热爱艺术、多种语言信手拈来。

他高中就读于全世界最昂贵的瑞士萝实学院,成为比利时国王博杜安一世、伊朗最后一位沙阿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的学弟。他甚至自学开飞机,拿到了战斗机与普通飞机的飞行证。从日内瓦大学毕业后,菲利伯托前往美国做起了银行家,靠对冲基金赚得盆满钵满。

如果是普通人,这样人生赢家的故事已经足够励志,但作为王子,菲利伯托有更高的理想,即打破命运的枷锁,重回祖国意大利。

他曾转机经过罗马,站在这块土地上,感动得泪流满面。上世纪90年代,菲利伯托多次与意大利政府交涉,表明自己效忠共和国。

就在民众与政府都有些动摇的时候,萨伏依家族“坑儿子”的基因又一次出来捣乱。

1996年,菲利伯托的父亲维托里奥公开表示“王室仍然是意大利的象征”,惹怒众多意大利民众、政要,加上他又被指控曾枪杀一名法国游客,萨伏依家族陷入舆论漩涡。菲利伯托的回国梦又一次破灭。

多才多艺成明星

2002年7月,菲利伯托的回国之路出现了转机。当时,意大利议会就取消禁止王室男性成员进入意大利进行投票,虽然没能获得多数通过,但至少释放出了友好的信息。

菲利伯托趁热打铁,向媒体表示“希望能生活在意大利,像一个普通公民一样,尊重意大利的宪法”。这番宣誓为他赢得了不少同情票。3个月后,议会通过决议,菲利伯托与父母成功回到意大利。

历史上的萨伏依家族与纳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普通民众对这对父子依然有质疑,许多人认为他们必须低调些。但菲利伯托希望以主动的态度清洗家族黑历史,多金又有才的他,竟一头扎进娱乐圈,从展现自己的才艺做起。

他深知意大利人民对足球的热爱,就先做了足球赛评论员,混脸熟、提升好感度。后来,他当上了广告明星,拍个橄榄油广告还不忘自嘲一番,说:“只有吃橄榄油时才能体验国王的感觉。”2003年,31岁的他参加电视跳舞比赛《跟我来跳舞》,表现得比任何人都拼命,熬夜、受伤的画面每期必见。他说:“我担心我的同胞看我时会戴有色眼镜,我必须比别人好出一大截才能獲得认同。”这个节目让大众对菲利伯托的印象分大增,他最终赢得了比赛。

有曝光远远不够,菲利伯托最重要的“洗白”步骤是要让意大利人民忘记自己的王子身份。舞蹈比赛结束没多久,他便加入了另一档生活体验类真人秀节目——《参与者》。这个节目就是让参与者体验不一样的职业,观众们最爱看的就是他们面对平凡职业时手足无措的样子。出人意料的是,菲利伯托在节目中表现尤其出色,他常常要做一些体力活,工作场地包括车间、车库、加油站等等,每一次都表现得轻松自如。

他说:“我曾在美国做过焊接工,这些工作对我来说并不陌生。”这下他人气暴增,意大利人渐渐接受了这位来自“暗黑家族”的“草根王子”。

之后,菲利伯托出自传,将自己非典型的王子成长史写进了书里,全球畅销。他还创办了名为“威尼斯王子”的公益基金,以帮助苦难儿童为己任。

他十分注意维持自己谦卑、爱国的形象,每年4月25日,即意大利全国解放日,都会在社交网络上发表爱国感言:“我一直为我是意大利人而骄傲,是血液里的感情。”

爱国、亲民、多才多艺,这就是菲利伯托为家族“洗白”的三大法宝。

贵族玩街头时尚

要是只看真人秀节目,许多意大利人可能真的以为菲利伯托是一个“草根王子”。事实上,他可一点也不草根。这位在娱乐圈、时尚界混迹多年的旧贵族,婚前一直位居全球“钻石王老五”榜单前列,还是众多名流大咖们的忘年交。

2003年,菲利伯托与法国影后级女演员克洛蒂尔·蔻洛订婚,6个月后在罗马安杰利圣母大教堂举办了盛大的婚礼,包括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在内的一共1200多位名流贵胄为他们献上祝福。不过,其中最受瞩目的当属71岁的华伦天奴·加拉瓦尼和81岁的皮尔·卡丹。要知道,这两位时尚界大咖早已经退隐多年,双双出席他人婚礼更是头一遭。最令人艳羡不已的是,他们还亲自为这对新人设计了专属礼服。

有影后当贤内助,有大师做知音,菲利伯托开始朝时尚界进军。2014年,他创办时尚品牌,亲自设计T恤。他尝试将羊绒与棉混搭创造新的材质,突出衣服的舒适性和亲肤性受到追捧,专卖店开到了欧洲14个国家。他的每件T恤上都写有“王子”字样,这两个字早已不再是他的累赘,而成为他的成名利器和摇钱树。

连意大利政府也对他另眼相看。今年,菲利伯托创办餐饮品牌,在洛杉矶街头开设流动意面馆,不仅请来最著名的意大利厨师掌厨,还发动意大利驻美领事馆给自己打广告,在脸谱网上大肆宣传。

做了那么多,菲利伯托的终极目标是什么?许多人猜测,这位旧时代的王子是想成为新时代的领袖。

2007年,35岁的菲利伯托曾参加意大利下议院议会海外代表选举,虽然最终不了了之,但不少人视这是萨伏依王室时隔60年后回归政坛的第一步。

有不少人问菲利伯托,是否想做意大利总理,他回答:“为什么不呢?我就是一名战士,虽然在瑞士度过了30年岁月,但这名战士一直没有忘记要为他的国家做些什么。我会像鸟儿筑巢一样一步一步实现我的理想。”

看来,这位曾经的王室明星,如今的娱乐明星、商业明星,还很有可能成为一名政治明星。

(龚新月荐自《环球人物》)

责编:Ester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