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是怎样一步一步变狭隘的

2017年05月20日 12:48 作者:汤园林 来源:《今日文摘》  

  从我记事起,就没见父亲的手光滑过,那上面从来都是布满厚厚的老茧。

  小时候,我最讨厌父亲用他那双长满老茧的手抚摸我的脸,因为他那双手摸到脸上感觉很不爽,更何况每到冬天手指上还有一些深深的裂口,蹭着脸皮,简直就像刀割般疼痛。那时候我听母亲说,父亲在乡镇的建筑工地干活,因此,在家里我很少见到父亲。即使有时候他回家,也是深更半夜,那时我早已进入甜蜜的梦乡。

  一天晚上,我正梦见父亲用双手把我高高托起,突然感觉脸上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睁开惺忪的眼睛一看,原来是父亲用他那双长满老茧的手正在抚摸我的脸,父亲看见我被惊,歉意地对我笑笑说:“孩子,是不是老爸的手弄疼你的小脸了?真不好意思,老爸的手太粗糙了,你快点睡吧!”说完,他急忙抽回自己的手,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当时,我一直不明白父亲的手怎么会那样粗糙?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才揭开了我心中的疑团。

  那是一个刚入冬的周末,我正在家里写作业。父亲工地上的一个叔叔心急火燎地到我家报信说,父亲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伤了。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昏倒,那个报信的叔叔急忙上前扶住了母亲,并一再安慰她说,父亲只是腰部摔伤了,并无大碍。

  我和母亲急匆匆赶到父亲所在的工地。工地上的工人们正把父亲放到一个平板车上,准备送医院。大冷的天,父亲痛得额头上直冒汗,我和母亲看到父亲痛苦的样子,都难过得流下了眼泪。我这才明白了父亲的工作有多苦,才明白了父亲的手为何那么粗糙?原来他的手一天要摸几千块砖头,而且那些砖头都是用水浸过的,父亲为了节省几块钱,从来不舍得买手套,因此,他的手常常被砖块磨破,手变得粗糙和裂口太多就是必然的了。

  那天虽然是刚入冬不久,但北方的天气已经冷飕飕的,父亲是由于劳累过度又加上天气冷,才不慎一脚踏空,从脚手架上掉下来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睡熟的父亲,我第一次情不自禁地拿起父亲的手,放到我的脸上摩擦。父亲被我的这个动作弄醒了,他看到自己那双长满老茧的手放在了我的脸上,就像做錯了事似的,急忙往回缩,我却紧紧抓住那双手不让它从我脸上移开。父亲见我这样,脸上满是喜悦,而我的眼里却含满了泪花……

  养好病的父亲,不顾我和母亲的反对,抄起泥瓦刀又继续去干他的泥瓦匠,这一干又是二十几年。

  现如今,上了年纪的父亲已变得弯腰驼背,腿脚大不如从前灵活,忍疼割爱离开他心爱的建筑行业。但父亲却没有让他那双灵巧的双手歇息,现在,父亲又学会了炒一手好菜,不管什么菜经他那双灵巧的双手一折腾,都变成了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每次吃父亲做的菜,我都胃口大开,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父亲那布满皱纹的脸笑成一朵灿烂的山菊花。

  我劝父亲让那双忙碌了一生的双手歇息歇息,父亲每次都憨憨一笑说:“老天爷给我们一双手,就是让我们用来干活的。”我听了这句很普通的话,双眸却溢满了泪水,父亲的话让我想起了李商隐的诗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泰南荐自《祝您健康》)

  责编:我不是雨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