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最特殊的盗墓活动

2016年07月14日 22:45 作者:佚名 来源:《今日文摘》  

  自民国初到新中国成立前,以“起灵”为名,北京及周边大大小小的王爷坟墓几乎被挖遍。这种最为特殊的盗墓活动的主角,是没落的大清王爷的后代们。

  在清代,算上追封的、革退的、加衔的在内,268年间曾先后出现了240多位王爷。这些王爷死后,几乎都葬在北京郊外、县乡,阴宅成片,形成了中国墓葬文化中十分独特的清朝王爷坟墓葬文化。

  “起灵”风潮

  民国时,清朝王爷后代挖祖坟,有一个很好听的借口——“起灵”。

  起灵,本是过去中国民间二次葬风俗之一,是将棺材,或是尸骨从老坟里挖出来,另葬他地。究其原因,要么是后人移民,要带着祖宗一起迁走,图个心安;要么是原葬地不好,请风水先生重新找块风水好的地方安葬,图个吉利;也有的原墓地被占用,不得不迁走……清朝王爷的后代纷纷将自己的祖坟“起灵”,原因多与此无关,主要动机是图财。

  在大清江山未倒时,这些王爷的后代威风十足。辛亥革命之后,这些人便失势了,再没有丫鬟侍候、男仆相拥,一下子没落了。有的迫于生活压力,要活命,干脆去蹬三轮车。如以前极受恩宠的慈禧太后娘家那一族——克勤郡王家族,最后一代郡王宴森,日子没法过了,只好去当人力车夫,被人戏称为“车王”,其位于门头沟冯村一带的祖坟,也因此而得名“车王坟”。

  没了财路,又没有谋生本事,这些过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生活的富家王爷后代,便开始倒腾祖产家藏。像宴森这样的王爷后代能自食其力的,还是不错的。但大多数的人在卖光祖产后,便开始“卖祖坟”:先卖坟树再卖地,最后便是“起灵”,直接挖出随葬品换钱花。

  京西田村北边的克王坟,1913年(民国二年),其后人将坟地上树木放倒,接着卖掉了大部分坟地。看到这情形,盗墓贼很快便光顾了坟地。再后,克王的后代卖光了这里的砖瓦石片,到了1924年(民国十三年)便来了次“起灵”,把祖坟给彻底刨了。

  位于十三陵区内仙人洞前的“蓝旗王”坟地,是郑亲王府辅国公奇通阿次子经纳亨及其后人的坟地,有“东宫”、“西宫”两处。1930年(民国十九年),昌平发生旱灾,闹起了蝗虫,王府的一位六哥子便将坟地上的树卖掉后,又拆墙卖砖瓦石片,最后“起灵”。

  昌平县半壁店的仪亲王坟,系乾隆第八子、亲王中的老寿星仪亲王永璇的墓地,他活了87岁。1925年(民国十四年),后人卖了他坟地上的树、砖和石,后又“起灵”。据说打开地宫时,看到了两口棺材,尸体保存得很好,有许多随葬品。

  北京东直门外“十二陵”,系康熙皇帝第十二子允艓的坟地。1929年(民国十八年),镇国公溥植等后人将“十二陵”地上建筑全部拆除,砖瓦和木料卖给了东直门里“窝头刘”。接着“起灵”,挖开地宫后发现石床上放置了三口棺材,起出后埋到了小望京村,而随葬品自然是留下了。

  民国年间,这类卖树卖地挖祖坟的事,许多王爷的后人都干过,出现了一波“起灵”风潮。特别是卖树现象,最为严重。坟地上的树木,在以前是绝对卖不得的,栽树是为了护风水,这些树俗称“风水林”,砍伐便破坏了风水。不过想想也是,清政权都倒掉了,“龙”都亡了,坟地还讲什么风水。

  本家盗“老屋”

  在北京西郊白石桥有一处郑王坟,是清代郑亲王府在北京的第一块坟。这里最早葬入的是清太祖努尔哈赤三弟舒尔哈齐第六子郑献亲王济尔哈郎,济尔哈郎的坟俗称“老屋”,后来的世子坟为“二屋”,再后来的敏郡王坟为“新屋”。

  郑王坟地上古树参天,有的大树三四个人都抱不过来。后代们生活不济时,便开始卖树:1926年(民国十五年),郑亲王昭煦把这里的树卖给了木厂,他叔父乐泰不愿意要钱,放树时每个王爷坟旁象征性地留了四棵树,有两棵上了“古树名木目录”的大白果树,因此得以保存下来。

  卖树后又拆建筑材料卖:1927年(民国十六年),昭煦将驮龙碑和砖瓦石片卖给了张学良。东北军前来拆除王爷坟时,还布置了岗哨。

  1931年(民国二十年),郑王坟地上发现有人盗墓,这些盗墓贼将葬在济尔哈郎“老屋”附近的侧福晋、庶福晋墓挖了好几座。有人觉得不对劲就报了官,警方将正在挖“老屋”的盗墓贼抓住,审问得知,原来盗墓的竟是穷窘的郑王府本家。

  “老屋”后来并没有保住。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日本投降前,一伙便衣盗墓贼把“老屋”盗挖了。日本投降以后,国军一名大官又派人前来盗墓,盗得许多随葬品。看坟户修补坟头时发现,盗墓贼是用炸药炸开“老屋”,然后从顶上打盗洞,钻进地宫的。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郑王的后人干脆什么也不留了,来一次“起灵”,起出的骨灰罐系青花瓷,后被北京文物部门作价收购了。

  联合官方挖祖坟

  “起灵”是挖自家祖坟,但这也是容易惹麻烦的,如果让土匪知道了,问题便会很严重。有的王爷后代为了“安全挖祖坟”,维持好现场秩序,防止起出的随葬品被哄抢,竟然联合官方参与挖掘。

  在天津蓟县果香峪村附近,有三处清康熙帝第五子恒亲王府的坟地,占地方圆十里。家道兴旺时,还设有守护王爷坟的“章京”,此官职比知县还高,同州官相当。当年当地有“当县官的还没有看坟的权大”一说。最后一代章京李庆锡,人称“三山总理”。

  虽然看坟的地位很高,但清政权倒了,盗墓贼便也不再怕了。1927年(民国十六年)农历六月十五日,一伙盗墓土匪包围了李庆锡家的大院,李家进行了顽强抵抗,僵持了几个小时后,土匪不敢恋战,放火烧毁了一些房屋后退走。墓地保住了,但在枪战中李庆锡的侄子被土匪打死了。李庆锡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拼了老命保下来的坟墓,被恒亲王后人自己给挖了。

  1915年(民国四年),辅国公毓森生活上入不敷出,把坟地上的松柏树卖给了木厂,驮龙碑则卖给了日本商人。接着搞了一次“起灵”,由公府里管事的负责现场开挖。

  因为“起灵”这事敏感,大家心知肚明是盗墓,所以瞒不住人。为了防止意外,毓森在挖祖坟时,请出了当时在蓟县担任县长的白姓县长安排卫队警戒。

  这次“起灵”挖出了丰厚的随葬宝物,具体是哪些东西现在搞不清了。但毓森并未能独享,县长首先拿走了四成,主要是珠宝一类,毓森仅得六成。实际这六成他也没有完全到手,实得三成,管事的从中私吞了三成。

  昌平县秦城西边有个四爷坟,系乾隆皇帝第四子履郡王永成坟地。1936年(民国二十五年)冬,因大辛峰乡盗墓贼侯显文势力太大,后人镇国公毓均担心坟地不保,与其让盗墓贼盗走,不如自己来挖,将随葬品取出,这也可绝盗墓贼的念想。“起灵”时,毓均请来小汤山警察分驻所的警察警戒。

  挖开后,发现四爷坟地宫为棚板石结构,俗称“天罗池”(很多清朝贵族墓使用这种结构。乾隆皇帝第八女在清东陵外朱华山建造的园寝,穴坑便是“天罗池”)。当中立有断墙,内置一男一女两口棺椁。棺旁放置柳木炭,中间用三合土夯实。

  据传,当年下葬时地宫内四角各放一锭元宝,“起灵”时本想把四角的元宝一并取出来,因发现西北角条石断了,担心塌方,便没敢继续挖。“起灵”后留下了一个很大的废坑。当年,有小孩从坑里捡回了几件殓衣带回家,家长发现后赶紧叫扔掉,说是不吉利。

  “王爷后代挖祖坟”现象的出现,与时代背景是有直接关系的。除了这一特殊阶层走向没落、生活窘迫的原因外,与当时盗墓贼太猖獗是分不开的。如上述乾隆皇帝第四子履郡王后人挖祖坟,便是迫于当地盗墓贼侯显文的势力,不得已而为之。“与其让别人盗走,不如自己来挖”,从这个角度就能很好理解王爷后代挖祖坟之风为何那么盛行了。

  (唐巧玲荐自《现代阅读》)

  责编:高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