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年这杯酒

 2016/05/11 21:56  杨树鹏 《今日文摘》  (191)    

每天下午五点,薛子庄准时踏进平济利路上美星银行的大门,他是夜间佩枪警卫,看守着当晚各金铺钱庄送来的现款,每天看着几万十几万的现款出出进进,心里跟自己说,都是纸,跟庙里的黄纸也没啥区别,总归不是你的。每天跟自己说一遍,说到第三年,这就算过了一关。每个月的关饷尽管微薄,也勉强度日,直到他救了美少年。

那天夜里一群黑衣人在街角围定了少年,少年负手独立,但脸上身上都是血。薛子庄拎着一饭盒馄饨站在人群外看热闹,少年也不知道怎么,一转头,目光正和薛子庄对上,薛子庄心头掠过一丝那个什么,也说不清,就分开人群走了进去。

你又跑出来作妖!还不回家去!薛子庄摆出一副大哥样子,训斥着,伸手拉住少年的胳膊。

你干吗?黑衣人里有人问。干吗?我教训自家兄弟用你管?薛子庄尽量演得自然些,但还是觉得嗓子眼干,想喝水,又觉得下腹坠,想尿。

黑衣人走过来盯着薛子庄,你没事吧?你知道我是谁吗?薛子庄说,我管你是谁!话音未落,他就挨了一棒子,薛子庄拔出枪来,砰地向天开枪,黑衣人哗地散开,趁着乱,他一把薅住少年撒丫子狂奔,这辈子没跑这么快过,心都快从嘴里吐出来了。

等跑到没人的地方,薛子庄捂着胸口喘了半天才说,我,我,我的馄饨跑丢了。

第三天夜里,少年来了,他好像对银行熟门熟路,从值班室叫了薛子庄,带着他三拐两拐到了天台,薛子庄惊讶不已,这天台自己竟然从没上来过。

少年回身说,你闭上眼睛。薛子庄的心啊,里头一万根血管同时断掉了一样,薛子庄说你不是要杀了我灭口吧,说着他闭上眼睛,心里带着一万种幻想。好了,你睁开眼睛吧,少年说。

薛子庄睁开眼,面前一张桌子,桌上都是酒菜,还有一盏汽灯。我请你吃酒,少年说。薛子庄有些失望,禁不住问,你是魔术师吗?

少年定定地看他一眼,又垂下眼帘说,我是狐仙,嘿嘿嘿,你不知道吧,你救了一个狐仙。

薛子庄说,你咋不说你是上帝呢?

少年说,好吧,你看——少年举起手,不知道怎么一弄,手上便多出一碗馄饨来,热腾腾,碗还是对街曹阿根馄饨摊上的!薛子庄一愣,说,哎呀我刚才没看清,你再来一次,你给我来个鹦鹉。

少年又一伸手,手上又多出一只鹦鹉,蓝皮儿,黄嘴儿,正扭头看着薛子庄。薛子庄还没喝酒呢就跟喝了似的微醺着坐下,微醺着吃馄饨,微醺着看少年——就是说,你们,狐仙,会变戏法?对吧?

少年说,这不是戏法,这是搬运术,狐仙成了精,搬运术是个基本技能。薛子庄哇了一声,你能把钱搬运来吗?哈哈你不能吧,你吹牛吹露馅——

话音还没落地,桌上堆满了现钞,有几张落在薛子庄腿上,薛子庄拿起现钞,用手搓搓,是真的。

少年坐在对面,端着酒杯笑吟吟地看着傻乎乎正在玩钱的薛子庄,薛子庄看着桌上的钱,心里头一个魔鬼大笑,獠牙森森,他拔出枪来对准少年——

薛子庄扣动扳机,少年向后跌去,跌去,跌下了天台,跌出了夜色。

薛子庄脱下衣服,兜起桌上的钱往楼下走,他走到银行大厅,发现一片凌乱,金库的门像是被炸开了一样狼藉不堪,而他,背着衣服兜着的现钞,站在犯罪现场,警察正从门外冲进来,几十只长短枪,向着一脸茫然的薛子庄开火。

搬运术,不是魔法,你要的东西,你得有,才能搬运来,你没有,就是没有。

(风清星荐自《看天下》)

责编:Ester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9 − 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