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爱看恐怖片

2015年02月03日 16:45 作者:杜仲 来源:《读者·校园版》  

  江苏省南通市第三中学的有同学在网上询问:“为什么恐怖片那么吓人,我们还是很爱看呢?”从这篇文章中,你也许能找到答案。

  恐惧感的由来

  我们知道,人类的祖先曾经长期生活在一个虎狼环伺的危险环境中。大约在250万年前,也就是我们的远古祖先——南方古猿的活跃时期,东非大草原上生活着18种以上的大型肉食动物,其中包括现已灭绝的剑齿虎和巨鬣。毫无疑问,我们的祖先曾被载入过这些猛兽的食谱,这有化石为证。1970年,在南非一处洞穴中挖掘出一具350万年前的南方古猿儿童头骨化石。头骨上留有两圈豹的牙印。在其他挖掘出的人类骨头化石中,也经常发现上面有被其他动物像狮子、鬣狗、鳄鱼甚至鹰咬出或抓出的印痕。

  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对这些骇人动物的恐惧在人类的生理和心理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进化赋予我们一套非常灵敏的“预警系统”,以对付曾威胁过我们祖先的那些致命动物——蛇、蜘蛛,尤其是大型的猛兽。这套系统一旦触发,就会立即启动一系列的生理和情绪反应,为我们的身体是逃跑还是战斗做好准备。瞳孔放大,心跳加速,血液涌向肌肉,血糖升高,免疫和消化等非紧急功能暂时关闭。我们赋予这些应激反应一个总的名称——恐惧。

  这套“预警系统”非常敏锐,几乎一触即发,因为高估危险的代价远低于对危险估计不足所付出的代价。试想一下,你若把草丛中的一块石头认作了虎,顶多是受一场虚惊;你要是把一只虎当成了石头,很可能就会要了你的命。所以,哪怕极其微小的一点暗示,只要感觉像是一个威胁,人们也会做出激烈的反应,生活在大城市里的居民也不例外。譬如,突然间看到草丛中的一根橡胶软管,浴室里的一只蜈蚣,或是在黑暗中听到草叶的“沙沙”声,我们立刻就警觉起来,胆小者甚至开始头皮发麻。

  除了现实生活中的猛兽和毒虫,人类的想象力还为我们臆造出了僵尸、鬼怪和其他超自然的存在。它们在我们身上唤起的生理和情绪反应,跟遇到猛兽袭击的效果是一样的,即恐惧感。我们会认为,它们像猛兽一样在黑暗中对我们虎视眈眈,伺机夺走我们的性命,在它们面前我们是软弱无力的。

  过去的两种解释

  但是,既然恐惧对于每个人都是一种不愉快的经历,为何这么多人还要去看恐怖片,把感受恐惧当消遣呢?

  历史上,人们基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曾为此提供过一种解释,说看恐怖片可以满足人们潜意识中的欲望。举一个例子:生活中一个胆小如鼠的人,潜意识里可能渴望自己强大起来。所以,他在欣赏恐怖片时,就会不自觉地把自己想象成影片中那个所向无敌的角色,通过这种方法来满足自己潜意识里的欲望。

  这个说法听起来有一定的道理,但鉴于弗洛伊德的很多观点都被现代神经生物学家斥为“胡说”,所以它正确与否,我们不得而知。

  20世纪80年代,有人提出过另一种解释,说在黑暗中看恐怖片为恋爱中的少男少女提供了一个拉近彼此距离的机会。比如说,在恐怖镜头出现时,许多女生说不定会顺势倒进男生怀里;而男生可以以自己面对恐怖场景时镇定自若的神情博得女生的好感。这话听起来虽然有道理,但似乎还是没有彻底解释清楚恐怖片的魅力所在。

  恐惧,并快乐着

  一个更合理的解释来自一名叫SM的女性。因大脑中掌管恐惧感产生的脑区受到损伤,SM以不懂何谓恐惧而出名。数年前,研究人员给她看了一系列恐怖镜头的剪辑,她非但没有表现出半点恐惧,反而感到很兴奋,很有趣。

  这说明,在观看恐怖片时,我们受到的并非只有惊吓,在恐惧的背后,还潜藏着一种给人带来愉悦感的奖励机制。SM的大脑中掌管恐惧感产生的脑区虽然受到了损伤,感觉不到恐惧,但负责奖励的脑区并没有受损,所以她在看恐怖镜头时,只感到纯粹的愉悦。

  从生理学上看,“恐惧伴随着某种不易觉察的愉悦”的说法也是站得住脚的。我们知道,恐惧可以让人远离危险的敌害。换句话说,恐惧给人带来安全。这对生存是有利的。而对于任何有利于生存的事情,我们的大脑都会制造“快乐”作为奖励:大脑中确实有一个负责奖励的中枢,一旦我们做了对的事情,它就释放多巴胺等物质,让我们身心感到愉悦,鼓励我们日后遇到类似局面也采取同样的对策。

  当然,这种奖励机制也是长期进化来的。在奖励机制的作用下,伴有快感的人,更容易幸存下来,更容易把他们的基因遗传下去。结果,人类整体上就进化出了“恐惧,并快乐着”的本能。

  这种快乐由于是跟恐惧搅在一起,一般是不易被觉察的。不过我们每个人都有过此类体验,譬如,当我们遭遇一场意外,被吓得半死之后,倘若转危为安,心情就会特别舒畅——很多时候,快乐的程度几乎跟恐惧的程度成正比。只是在这种情况下,人的理智会阻止他把这种“心情舒畅”理解为“快乐”,尽管两者本质上是一回事。

  另外,在观看恐怖片时,我们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处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所以就更乐意去体验对我们不构成实质性威胁的恐惧刺激了。这种刺激甚至还有积极的意义:在我们体验了自己制造出的恐惧之后,倘若在现实中遇到类似事情,就能更好地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