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改变了谁

 2018/11/21 10:21  刘墉 《今日文摘》  (136)    

有一位女学生,长得挺漂亮,又能说善道,却年过三十五岁,还没个主。“我才不要什么主呢!我自己是自己的主。”学生也嘴硬,“宁愿做一辈子的公主。”

“她就是做公主做坏了,一直还在做她的少女梦。”别的学生偷偷说,“譬如最近,有个美国回来的学人,我们给她做媒,那人一见面就喜欢她,偷偷讲:‘这女生跟我妈年轻时的味道很像。’可是你知道吗,接下来出来吃完一顿饭,就吹了。”

“为什么?”

“因为她带那男人去一家最贵的法国餐厅,再点最贵的东西,那男人差点出不来了。隔天就打电话给我,说这种女人他养不起。”

这使我想起自己谈恋爱的时候。那时节,我还住在违章建筑区,父亲过世,留下的一点积蓄,吃得差不多了。我交了个女朋友,父亲在华航做事,常穿进口货,总说将来要去做空姐或出国。

她一提,我就头痛,就想打退堂鼓。出国?我做梦都不敢想。当空姐?不是一下子就飞了吗?

渐渐地,她不想飞了,也不再提了。她的心被我拉回地面,跟着我,住进违章建筑。只是新婚,有一天晚上,望着天花板,她突然说:“我希望将来能有钱。”

她那几个字,和灰蒙蒙的天花板,一起烙在我的心上。好沉重的一句话啊!让我扛着,每次想起,就觉得肩头一沉。

二十多年过去了!绕了半个地球,拼出了些成绩,也有了点积蓄。可是,她身上穿的,竟还有大学时代的衬衫和新婚时做的长裙。“有钱,是不要缺钱,让孩子能过得好,就成了!”她说。

突然想起小时候听大人聊天,偷偷说某个同事的太太,原来是上海某大舞厅的舞小姐。那时候,我才七八岁,却不知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大概因为那舞小姐的儿子常跟我玩,我也常去那舞小姐家吧。

自听了那“消息”,我就用好奇怪的眼神,看他们一家。只是,舞小姐不都该浓妆艳抹、穿高衩旗袍吗?为什么“她”根本没化妆,又穿得很普通呢?那家的叔叔总按时下班,吃舞小姐做出的可口的菜。他家的孩子,倒是个个穿得好漂亮,据说全是舞小姐自己缝的。那时候,旅行是了不得的大事,也是难事。记得有一次舞小姐去了香港,回去之后,几个熟朋友都有礼物,大家问她自己买了什么。

“是想买点漂亮衣服。”她手一摊,“可是,看来看去,都嫌贵,又没什么机会穿,想想从前,穿也穿过了,玩也玩过了。还是买给丈夫跟孩子吧!”说着展示了好多为孩子买的漂亮衣服。

看了许多人世沧桑,发现受婚姻改变最大的还是女人。结婚之后,男人仍然那么生龙活虎地在外面跑。只有女人,从结婚那一天,飞腾的心就落到地面;从怀孕的第一天,许多绮丽的少女梦,就被压在了心底。

直到有一天,孩子大了。看着女儿打扮,那斑白了头发的妇人,突然感慨地說:“想当年,你老娘也跟你一样苗条漂亮!”

 赞  0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