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马云

 2018/07/02 17:49  何伊凡 《今日文摘》  (433)    

很多人都会在新旧年交替的时候给自己励志。例如总在每年元旦那一天把来年计划写满一张纸。马云的烦恼则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无论他在纸上写什么愿望,除了极端对抗自然规律,恐怕都会实现。

这就变得很无趣。心理学上有“皮格马利翁”效应:你的期望或预言,会改变周围情境以适应这种期望或预言。马云正在成为“马利翁”,你会发现他对宏观大势的预测越来越准确,例如新零售的产业曲线。不奇怪,因为他对未来不仅有描述能力,而且有定义能力。对企业家而言,这是一种稀有、珍贵而又危险的能力。

由此可以理解他在2017年的行为。这一年,他给自己加了很多“戏”,别人加戏是为了怕世界忘记,他加戏恐怕是为了让别人忘记他是“马利翁”,享受“扮演”更真实的自己。吊诡之处在于,他加戏越多,离这个方向越远。

歌王

马老师和王首富(王健林)本来彼此有点瞧不上,但有个共同爱好,堪称“企业界南北歌王”。老王2017年不太顺,估计不会唱《一无所有》了,要警惕一语成谶,不过2017年却是马老师演艺事业大发展的一年。

2017年9月,阿里巴巴18周年庆生会,马云骑着哈雷摩托登场,带着全体合伙人跳了一段迈克·杰克逊经典舞蹈,还有两段《大变活人》和《瞬间转移》这样高难度的魔术。

2013年5月,淘宝成立10周年,马云唱了两首歌:《我爱你中国》与《朋友》,穿着七分裤、头戴礼帽,这远非他打扮最出位的一次。2009年9月,阿里巴巴10周年,他一身朋克装,头戴鸡冠、披白发,唱了一首“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今夜你能感受到爱吗》),这是《狮子王》中的主题曲。他的造型库里,还包括Lady Gaga、白雪公主等。如果他喜欢漫威,相信蜘蛛侠、钢铁侠、美国队长、绿巨人和黑寡妇都不能幸免。

每一首歌的选择,肯定和你在KTV中不一样,自有其含义。

唱“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时,马云宣布公司18位创始人集体“辞任”,阿里巴巴将由创始人时代进入合伙人时代。他说:“我们不希望背负过去的荣誉,明天我们将会重新应聘求职于阿里巴巴,和普通员工一样,从零开始。”

唱《我爱你中国》与《朋友》时,马云宣布:“从今天晚上12点以后,我将不是CEO,从明天开始,商业就是我的票友。”

扮演杰克逊时,他说自己最难过的是在外面听见阿里人现在骄横了,阿里人现在自大了,阿里人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了。他说:“我们必须明白,也必须拥有一颗谦卑的心。阿里巴巴要成为一家了不起的企业,我们员工必须是谦卑的。”

每一年的发言,他想表现出的都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当然,这是对他自己而言。

太极

他对太极拳是真喜欢,2017年终于把对太极的爱拍进了一部微电影,双十一前在阿里投资的优酷上映。为了助势,他请来王菲合唱了主题曲《风清扬》,歌名取自无招胜有招的华山派老前辈,这也是马老师最欣赏的人物。对于排练这首歌的过程,高晓松后来还特地写了篇文章。而歌词中道:“沧海一声笑万籁俱寂,风萧萧日落潮退去”,“一个个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这是一直有归隐情结的马老师的内心写照。

目前《功守道》播放已超过2.2亿。据说这部马老师横扫天下功夫高手的片子中,蕴藏着向中国功夫的前辈致敬,以及帮助中国传统文化走向世界的雄心,但很多人只看到了“天下武功,唯财不破”。

马老师还没玩够,他又从大侠跳回到了最普通的角色:淘宝的客服小二,他报名了阿里“亲听”活动(阿里集团客户体验事业群向全员发起的号召,目的是鼓励大家聆听客户声音,重视客户体验)。在2017年12月19日下午,他还真到淘宝维权部体验工作,和客服一起接听买家电话。

歌手马云、魔术师马云、武术家马云、演员马云、校长(湖畔大学)马云、乡村教育家马云、小二马云……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过去40年中,马云个人财富未必最多,但没有一个企业家的人生层次像他一样丰富。

他看似能自由穿越于不同角色之间,但穿越动力还是来自一种角色,就是企业家马云。如同鸠摩智一人玩转少林七十二绝技,靠的还是一门小无相神功。

你也能自己拍个微电影,唱主题曲,但你能找来吴京、托尼贾、甄子丹打一顿吗?

作为企业家角色的马云,他只是进入中场战事,对手不会像在《功守道》中一样容易被KO。

“藏”

2017年商业领域最激烈的战斗发生在新零售。阿里与腾讯线上的恶斗中,阿里数次尝试杀入社交领域,腾讯想在电商中分一杯羹,2017年这场战斗从空战变成了海陆空全面开战。新零售概念是阿里提出的,它希望能够成为新零售场景的定义者。从银泰、苏宁、三江购物、大润发到盒马生鲜,形成了一套“资源上云,能力下沉”的完整体系。腾讯则通过京东、永辉、唯品会等,再加上力推小程序,加速流量变现,丰富线下触点。

战火将在2018年席卷线上线下,几乎没有一位创业者敢说自己和腾讯或阿里没有关系。2017年,研究透了这两家公司,就是研究透了中国互联网;2018年看懂了这两家公司,就是看懂了中国商业。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二马”身怀的何止是利器,简直是大杀器,但你若有杀心,想对你先发制人的也大有人在,最稳妥方法,就是藏起锋芒。

马云熟读《道德经》,肯定知道“藏”字诀是核心。“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成身退,天之道也”。

一件事情圆满之前,要含藏收敛。

藏在哪里?藏在比自己更强大的力量背后,如天道,如政治,这方面马云已藏的足够好。马云2017年在不同场合下的8次演讲中,“感谢”一词出现过23次,“责任”出现了45次。能感谢的角色都感谢了,应该承担、不应该承担的角色也都承担了。

还有一种“藏”是藏在比自己更平凡弱小的力量后,他加了这么多戏,可藏得还不足够好:别人看到了他天马行空的洒脱,看到了他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也更清楚地看到了“戏”后制片人的力量。

马化腾藏得更好一些,倒不是因为他《道德经》读得更熟,而是阿里的生态系统有点像iOS,腾讯的生态系统越来越像Android。在完美、高效而封閉的iOS下,大家都会藏在乔布斯的身影之后,乔布斯却无处可藏,即使在他去世多年后也难以改变。而在去碎片化、去中心、开放的Android下,连“Android之父”都可以藏在千万开发者之后。

最好的戏,是让别人演,自己坐在台下,藏在观众当中。但心中知道,每一次掌声,都是自己设计的。

(胡静荐自《东西南北》)

责编:天翼

 赞  3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3 − 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