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康熙

2015年01月02日 9:39 作者:田朝晖 来源:《读者·校园版》  

  发明微积分的德国数学家莱布尼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康熙粉丝。

  在他眼里,康熙就像一个备战高考的高三学生:“求知欲强烈到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这位受全国文武百官顶礼膜拜的君主,竟然可以和传教士一天三四个小时地关在房间里,如同师生一般相处,熟悉精密仪器,共同钻研书籍。”

  可为何一个皇帝要如此投入地学习西方科学?这恐怕要从一部历法的存废之争说起。

  1645年,多尔衮颁行由传教士汤若望等人编写的《时宪历》,但新历法遭到钦天监汉官杨光先的反对。杨光先说,大清朝可以存在亿万年,但新历法只编写了200年。他认为大清宁可缺好历法也不能容忍洋历法的存在。杨光先获得了重臣鳌拜的支持,于是《时宪历》被废除,汤若望、南怀仁等西方传教士入狱,杨光先任钦天监监正,吴明烜任副职。

  不过汤若望、南怀仁被下狱后不久,北京意外地发生了地震,汤若望、南怀仁被释放。后康熙亲政,派人拿着历书询问南怀仁的意见。南怀仁毫不客气,指出康熙八年的闰十二月,应在康熙九年正月。康熙命令大臣们登观象台,实地测验谁对谁错。

  结果,3次测验的结果都说明南怀仁正确,杨光先错误。于是,康熙下令革去杨光先的职务,命南怀仁为钦天监监副,管理监务,恢复使用《时宪历》。自此,这场关于历法的争执以西方传教士的胜利而告终。

  这件事对康熙的触动很大,原本就对西方科学不反感的他,突然意识到要学习西方科学,他说:“朕幼时,钦天监汉官与西洋人不睦,互相参劾,几至大辟。杨光先、南怀仁于午门外、九卿前当面赌测日影,奈九卿中无一知其法者。朕思己不知,焉能断人之是非?因自愤而学焉。”

  对于康熙来说,因知识不足而产生误判,是他这个当皇帝的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康熙在与俄国进行《尼布楚条约》谈判时,就意识到了精通俄语的重要性,于是回京后就设立了“内阁俄罗斯文馆”,让八旗子弟专门学习俄语。

  康熙学习西方科学,第一位外籍老师是南怀仁,负责教授天文学和数学。此后又找了几位老师,也都有响亮的中文名:张诚、白晋和徐日升。后几位老师大大拓展了授课内容,不但讲天文历法和数学,还教授医学、化学、药学及人体解剖学。

  康熙非常好学。据传教士洪若翰记录,康熙很容易就能听懂他们的课,而且学习热情高涨。康熙去北京郊区的畅春园(皇家园林,位于北京海淀区)休息时也不想中断课程,教士们没办法,无论天气炎热还是刮风下雨,都要去给康熙上课。教士们上完课离开后,康熙意犹未尽,经常自己复习所学内容,有时还会叫来几个皇子,听自己授课。

  康熙不仅好学,而且爱做实验。

  他喜欢把大臣们叫来看他测试天文,还在宫里设实验室制药,在皇子、皇女和宫女身上实验种痘,还亲自解剖过一只冬眠的熊……

  最令人叫绝的是,他还出版了自己的科研论文:《三角形推算法论》。

  因为康熙的好学,西方文化在中国一度盛行。康熙外出巡游时,常常带上传教士,同住一顶帐篷,同吃一桌饭菜。康熙的第一任老师南怀仁曾上书罗马教廷,请求抓紧时机,派遣更多的传教士来华,尤其是懂天文、物理的传教士。

  虽然康熙如此热爱西方科学,但他并没有推动大清王朝科技的发展。近代教育家邵力子认为,对于西洋传来的学问,康熙似乎只想利用,只知欣赏,而从没有着意造就人才,更没有着意改变风气。梁启超也就此批评:“就算他不是有心窒塞民智,也不能不算他失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