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音乐者与钢琴

 2018/03/10 20:24  辛丰年 《读者》  (56)    

恩格斯自谦只是卡尔·马克思的“第二小提琴”,这真是绝妙的隽语!人所共知,他精通多种语言,他也爱音乐,这说明他了解音乐这种语言。在写给马克思次女劳拉的一封信中,他提到,自己的钢琴“放在壁炉与折门之间的角落里”。当时是1884年,看来,那应该是一架立式钢琴!可惜不知道他是如何弹奏这件乐器的。

哲学家尼采,够得上半个音乐人的资格,他也作过不少曲子。据记载,他的偶像瓦格纳要离开日内瓦移居巴伐利亚时,尼采前往话别。看到寓所里空空的,只有钢琴还在,于是,他坐下来弹了一曲。正忙着搬家的瓦格纳夫妇不觉放下手里的活儿,凝神倾听!

尚智兼爱乐的,现代的例子如萨蒂与阿道尔诺。前者不但自己学过琴,还教过别人弹琴,但对于技巧艰深的乐曲,他自认为是力不从心的;后者的水平还要高些,是一位深通乐理且能作曲的音乐家。有一次,阿道尔诺弹奏了贝多芬的《降B大調第11号钢琴奏鸣曲》,连托马斯·曼也不禁为之击节叹赏。看来,这位文豪也是知音。

大文豪中与钢琴颇有渊源的,当属列夫·托尔斯泰了。虽然他在《艺术论》中贬低贝多芬耳聋以后的作品有如梦呓,但其实他还是很喜欢弹奏贝多芬的乐曲的。自青年时代起,托尔斯泰便在习琴这件事上下了不少功夫。他说,这是为了博取异性的垂青。退隐田园后,他真的被音乐所吸引。田庄的客厅里有三架钢琴,或独弄,或联弹,成为全家人的乡居乐事。《克来采奏鸣曲》中那个提琴家的生活原型来访时,托翁常为客人伴奏。他的夫人也是个乐迷,弹奏的水平也许还在她的丈夫之上。他们的长子,是一个专业的钢琴家。

再举一个文人爱琴的例子:《日瓦戈医生》的作者帕斯捷尔纳克年轻的时候,对俄罗斯作曲家斯克里亚宾崇拜得五体投地。是当钢琴家,还是从事文学创作,曾令他难以抉择。

像帕斯捷尔纳克这样徘徊于分岔路口的,还有大科学家普朗克。他是量子力学的重要创始人之一,同爱因斯坦是好友。普朗克不仅认真地思考是否从事钢琴专业,他的学术生涯也是以一篇与音乐有关的论文——《音律纯正的音阶》开始的。有一次,他和爱因斯坦合奏,爱因斯坦拉着他心爱的小提琴,普朗克弹着钢琴,他们乐而忘疲,一奏到天明。

画家中,精神亢奋异于常人的凡·高,使画幅上燃着火,如同奏响强烈的乐音。他也确实一度对键盘充满兴趣,他想学弹琴,也许是要从中探求色彩与音符之间微妙的相通之处。

印象派著名画家雷诺阿也会弹钢琴,虽说弹得不是很好。他的妻子也很喜欢音乐,结婚时,画家向爱侣馈赠的新婚礼物,便是一架钢琴。了解了这个背景,看他的画时便可展开联想。在雷诺阿的一幅油画中,两个姑娘并肩坐于琴前,窈窕若并蒂莲。更有意思的是,那琴带着一对烛台。看到它,人们定会联想到没有电灯照明的往昔,而觉意趣盎然!英语教学片《跟我学》中,有一课是幽默小品:家庭教师教导两个女学生学习社交礼仪,二人弹的那架钢琴,也是这种有烛台的,但她们弹奏时却走了调!这也许在暗示乐器之古老,暗讽那些社交礼仪的老套如同走调之琴音。

当然,雷诺阿对色彩与音乐的关系更加敏感,他曾说:“我要一种非常响亮的红,像洪钟那么响亮。”

如此说来,这些爱音乐的画家自己弹或听他人弹奏的时候,心中所想必定如万花筒般五彩缤纷!

在雷诺阿另一幅与钢琴有关的画上,琴上没有烛台,弹者只有一人。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