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全世界人分享你的家

2015年09月25日 10:17 作者:李雪晴 来源:《读者》  

  “Tax”,这是家住大金丝胡同12号的王阿姨最新学会的英文单词,她如今的身份是民宿预订网站airbnb上的房东,在什刹海旁这条七拐八拐的胡同里,她拿出自住四合院中的3间房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租客。一位美国房客问她这间四合院需要缴多少税时用到了“tax”这个词,王阿姨当时的第一反应是:“taxi?”

  随着airbnb在中国的人气激增,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敞开家门接受一个又一个陌生人成为家中的匆匆过客,迎来送往之间,每个人都在走进对方世界的同时感受着前所未有的“世界之大”。

  在家周游世界

  加入airbnb并不是王阿姨第一次给陌生人当房东。这座占地300平方米、共有9间房的四合院是祖产,早年间,为了攒钱让儿子出国,她将其中的3间改造成客房做起了民宿生意,在北京奥运会期间也接待过不少外宾。

  2015年3月,王阿姨从一位台湾客人的口中第一次听说了airbnb,“现在的年轻人住够了酒店,就想体验当地人的生活”。很快,这座四合院就出现在了airbnb的网页上。对于想要来中国体验当地人生活的外国租客来说,胡同和四合院的吸引力可想而知,房间频频出现在网站首页,10月之前已经全部客满。一位常年满世界飞的“酒店重度用户”经常会在早晨醒来时忽然愣住,因为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但在王阿姨家,他一睁眼就知道“我在中国”。

  作为老北京,王阿姨自己也乐得给各路来客讲解四合院的风水和民俗——例如,院子里的月亮门,意为“团圆”;丁香树和石榴树,意为“紫气东来”和“笑口常开”。胡同里的房门大都修得歪歪扭扭,这是因为旧时候,“邪门歪道”容易挣钱;而正南正北是帝王之家的建制,“正道”意为走仕途之路……如今,王阿姨已经可以用英文流畅地解说这些内容,尽管被儿子说用的是“中式英语”,但老外大致都听得懂,还有不少老外听上了瘾,让她帮忙给自己起了中文名字,甚至还画了家里的平面图,拜托王阿姨指点一下风水。

  作为源自美国、风行于全世界的民宿预订网站,airbnb推崇的自然也是欧美世界中流行的民宿模式——B&B,即床和早餐。为房客提供早餐也成了中国的房东们需要迅速掌握的新技能。

  为了房客们的早餐,王阿姨费了不少心思。有人想吃老北京的早点,她就出门买豆腐脑、包子、豆浆和油条。也有人吃不惯中餐,那就准备面包、黄油和奶酪,外加鸡蛋和现煮的咖啡。有一次,一位客人对面粉过敏,王阿姨去菜市场买了些粽叶和红枣,浸好糯米,在自家厨房里包了6个红枣粽子,为了让早点更丰富,还买了些切糕。

  看她如此操心劳神,不少人劝她直接把房子租出去,每年50万轻松到手,但王阿姨享受的就是做这种操心房东的“存在感”——家里常有客人来,院子里会有生气,天天跟老外打交道,自己也能长见识。短短几个月时间,王阿姨已经掌握了不少国家的饮食习惯:美国人不吃小龙虾,看到菜里有鱼头都觉得奇怪;法国人敢吃青蛙腿,菊花则是该民族的禁忌……airbnb让她“融入了社会”,也让她“在家就周游了世界”,她开始理解国外年轻人的“单身主义”,也看到外国老人七八十岁到处旅游,“我们也要有自己的生活,不能只为孩子活。”王阿姨说。

  遇见你,有点意思

  王阿姨把各路客人的抵达日期、人数和国籍都记录在一个日历本上,大饼先生则每天都带着两部手机出门,其中一部专门用来联络房客。他特意花了20元钱下载了一个专业的日历表,上面详细记录着客人的抵达时间、人数和国籍,他说:“我每天就靠这个活着,手机千万不能丢,丢了就完了。”说话间,手里紧攥着手机。

  大饼也是地道的北京人,他的房子位于全北京城的正中心区域,走到天安门只需要10分钟,到王府井连5分钟都用不上。155平方米的跃层,三室两厅两卫。房子在airbnb上线前的准备工作尽显房主的好客。他几乎将自己多年来在国内外旅行时收集的东西都摆了进去。比如,在柬埔寨跳蚤市场花300块淘来的鳄鱼头骨、拉卜楞寺僧人在1972年绘制的大威德金刚唐卡、从英国背回来的价值4万块的胆机和音响、景德镇成对儿的青花将军罐……每一样都放在他精心设计好的位置。

  在房东定价前,airbnb会根据房子周围的房价给出一个平均值,作为房东定价的参考。大饼最初给自己的房子定价每天500元,没多久就被订满;他提价到800元,预订的速度依然不减;再提到900元,前来咨询的也不少。现在,这套公寓以每晚1099元的价格出租,来者大多是家庭或七八人的团队。

  尽管收入可观,但在大饼看来,赚钱本身是一件没什么意思的事,成为airbnb的房东最大的乐趣在于:“你作为这个房子的主人,全世界的人来找你,你帮他们制订行程、计划,这个就很有意思,因为平常你没机会认识他们。”

  有一家四口在大饼家住了5天,退房后保洁小妹去打扫,开门后傻了眼,整个房子干净得就像完全没住过人一样。床尾巾完全按褶皱叠好,窗帘位置归位,杯子洗得干干净净,地板上更是连一根头发丝都找不到。原来,这家人都是做刑侦工作的,“他们要是犯罪,你根本找不到一点儿痕迹。”大饼说。

  和这四口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三个老外,只住一晚,叫了肯德基的外卖全家桶,离开时屋子里到处都是鸡骨头,每个角落都能找到炸鸡腿的渣子,床上、地毯上,甚至连马桶圈上都有。

  大饼不是那种只管收钱的撒手型房东,结识不同人的新鲜感令他乐在其中,也看到人间百态。从马德里来的西班牙人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看到大饼家的游戏机瞬间两眼放光,拉着大饼一起打足球游戏,15分钟一局的游戏,两人坐在地板上玩了两个多小时。他还送给大饼一条巴塞罗那队的钥匙链,那是他最爱的球队。一对做证券的夫妻,五十多岁,特意从深圳来到北京,想跟从美国飞回来的儿子会合,结果天天看不到儿子人影,夫妻俩就一人一台笔记本电脑,在大饼家对着电脑炒了3天股,哪儿也没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