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有反应与太没反应

 2015/07/08 18:53  吴淡如 《读者》  (114)    

玉儿和泰丰到网络上好评颇多的餐厅吃饭。

不知是不是因为天气太好,这家餐厅早就人满为患。“麻烦您给我电话,登记候位姓名。”泰丰问:“我们要等多久?”

“不知道呢。”站在门口的服务生看起来两眼茫然,没有表情。

“那你总可以告诉我,前面候位有几组吧?”泰丰又问。

服务生瞄了眼密密麻麻的登记表:“嗯,有30至40组……”

“这样我们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吃到中饭吗?”

这时服务生开始接手机。泰丰又问了几个问题,他都像没听见似的。

泰丰生气了,拉走玉儿:“走,我们离开这家烂餐厅!哪有人这样,一点反应也没有!”

玉儿并没有生气,她的嘴角带着神秘微笑,想到了某件事情。

有些事情很奇妙,我们自己常做,却容不得别人做。

她想到,虽然泰丰算是个不错的老公,他很负责任,很正直,但是他也常用没有表情、没有回答、好像没有听到的态度来对待她。她自认为不是个啰唆的女人,有时只想告知他一些事,有时想跟他聊聊天。但也许他上班累了,或开车想要专心点,她的话语像水被吸进绵密的沙子里一样,她没有接收到一点回应的声音。

所以她会再讲一遍。

“刚刚我听到了啊。”

“那你为什么没有反应?”

他的答案是,他并不知道他一定要有反应。他以为只有带问号的问题才必须回答,她跟他说话,他不必要有反应。

这对女人而言,是不可思议的。对男人而言,听长官说话或训话时没有反应是理所当然的。

这归因于泰丰长在一个阳刚的家庭,一个不聊天的家庭。

去他家吃年夜饭也好可怕,如果她不讲话,那么大家一句话也不聊,好像在遵守“吃饭不说话才健康”的训示似的。

她明白,所以可以体谅,虽然还是偶尔会把他的这种没反应的习惯解读为“把我当空气啊”“我是否哪里得罪你了啊”而有点不高兴。

玉儿是个懂事的人,她没有当场点破这一点。在某天他看来心情还不错的时候,她才告诉他:“你会因为服务生没反应,觉得他不尊敬你;我说话你没反应,我也有被漠视的感觉啊。”

他挠挠头说抱歉,尽量改。

她明白,来自原生家庭的习惯,要立刻改很难。

说不定,他也觉得她“太有反应了”。她来自一个热情的家庭,当家庭成员发生事情时,大家嗓门都很大,同情心都很足,在他眼里,也很像一出狗血连续剧。

就是这种冷热中和,才让他们维持一个稳定的家吧。

太没反应,家庭成员之间很冷漠,没有感情滋养,家中便没有蓬勃生气;太有反应,家庭则很不平静,常慌成一团,做不出理智决定。

最美好的相处平衡,就是有人冷静,有人热情,并且愿意为对方改变那可以改变的一点点。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2 − =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