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必要害怕人工智能吗

 2018/04/12 12:22  周雄飞 《读者》  (195)    

自“人工智能”一词在1956年达特茅斯学院的会议上被提出后,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这个词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从AlphaGo到AlphaGo Zero,人类显得越来越害怕,那么我们到底在害怕什么?难道我们已经忘了研究人工智能的初衷?

目前,对于人工智能,人们基本持有以下三种观点。

首先,对人工智能的研究抱有乐观态度的,一般是科技工作者。他们一般都集中于谷歌、微软、阿里巴巴、华为这样的公司,这些企业基本都处于人工智能研究的前沿领域。

第二种观点就是反对,强烈地反对,代表人物就是著名的物理学家霍金。霍金曾经在2014年接受BBC的采访,当被问到对于AI的态度时,他表明:“人工智能的全面发展将宣告人类的灭亡。”

他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现在已经有更多的科学家在警示人类,发展人工智能将会把人类送入坟墓。他们所依据的理论是:从目前看来,人工智能对人类并没有什么威胁,因为它们还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但是等到人工智能通过深度学习掌握了向强人工智能进化的途径,那就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超越人类。

第三种态度,保持中立,也就是观望。持这种态度的最多,大约有50亿人——你没有看错,就是这个数目。确切地说,就是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在观望,都在期待科学家和专家们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难题,或者等待国家领导人来解决问题。但是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这件事不仅和我们都有关系,而且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全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

我们在担忧和害怕什么

1957年,美国科学家司马贺曾预言10年内计算机下棋将击败人类。到1997年时,这个预言实现了,国际象棋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输给了IBM的计算机“深蓝”,标志着国际象棋領域被机器攻陷,尽管比预计时间晚了30年。

到2016年3月9日,这个预言又一次上演。拥有1200多个处理器的谷歌人工智能系统AlphaGo,在深奥的围棋棋盘上把世界围棋冠军、韩国棋手李世石逼到绝路,曾经独孤求败的九段高手不得不投子认输,总比分以1∶4落败。战胜李世石之后,AlphaGo又在一系列在线匿名比赛中击败了数十位知名棋手。

那么,我们到底在害怕人工智能什么呢?人工智能强大了,难道不是可以更多地帮助我们人类吗?

其实,我们在害怕自己,怕自己拥有了它们之后,一日三餐,甚至连起床、上床都是它们帮我们完成,我们不用多消耗任何一点能量。可这样下去,我们最后发现,在它们眼里人类一无是处,我们将没有任何梦想,也没有任何动力。那时,才真正是它们支配着我们的生活,不是吗?

我们真的有必要害怕吗

现在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这个名词——人工智能,而且知道自己害怕它们,在之前的漫长历史中,没有过这样的恐慌。但是我们人类真的需要害怕吗?人类,是世界上最聪明、拥有最强大脑的物种,需要害怕自己造出来的一堆“机器”吗?

与其害怕,还不如反省。在对待人工智能的态度上,自负和欲望是带领人类真正走进坟墓的助推剂,因此,真正让人类害怕的应该是我们的内心。

不是因为我们太过强大,而是因为太过自负,这个世界上有相当多的一部分人到现在还在做着人类可以掌控一切的美梦,以为人工智能只能成为人类的工具。而在人类做着这样的美梦时,人工智能正在一点一滴地追赶着人类的科技文明。但是,目前人工智能还没超越那个“度”,它的发展存在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人工智能应该需要100年的时间来追赶这个“度”。

第二个阶段,是它们跨越这个“度”。所需时间或长或短,有可能是一个小时或者一秒钟。

第三个阶段,当它们跨越过这个“度”后,将会花很短的时间甩开人类数千年的科技文明。在这之后,人类不要再妄想理解它们,因为它们已经超越人类文明太多了。

另一方面,人类的欲望是无限的,因此,对于人工智能这样具有巨大潜力的技术是不会放过的。例如AlphaGo,即使在围棋领域已经很强了,但是科研人员并未止步,接着研发出AlphaGo Zero,并且已经具备自主学习的能力。

目前人工智能还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在人类的控制范围之内,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是,可以想到,在人类永不知足的欲望驱使下,人工智能会越来越强大,直到发展到人类无法掌控的地步,到那时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因此,对于人工智能,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害怕,相反,控制住自己的内心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也只有控制住我们的欲望和自负,才能将人工智能的发展掌握在人类的可控范围之内。

我们要确信一点,人工智能在大数据和深度学习两个工具的帮助下,刚开始成长的速度会很慢,但是之后会慢慢变快,直到突破人类的控制,那应该就是一瞬的过程。如果它们超越了那个“度”,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去害怕和恐慌些什么了。因为,我们在它们眼里,只是一行数据而已。

“人工智能的进步经常会引发人类对于自己将被淘汰的担忧,希望这样的机器最终不会替代生物大脑,而是成为大脑的助手,就像造纸术和搜索引擎等技术那样。毕竟,用机器发明新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可以推动人们走上更新、更高效的道路。”DeepMind的发言人希瓦尔这样说,“AlphaGo的好处就是鼓励人类棋手去质疑这项历史悠久、传统深厚的技艺旧有的智慧,并做出新的尝试。”

败给AlphaGo之后,柯洁研究了计算机的走法,以求开辟新思路。随后,他在与人类对手的对弈中连胜22局,即便以他的水平,这也是一个令人赞叹的成绩。

我想,这应该就是人类研发人工智能的初心吧!坚持这个初心,也许是我们战胜恐惧的唯一方式。

(去日留痕摘自微信公众号“失控的纸飞机”,黎 青图)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