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等了35年的棋

 2018/02/13 20:58  丘彦明 《读者》  (167)    

梁实秋年轻时,喜欢下棋。每回陈雪屏(台湾大学心理学教授)有事找他帮忙,梁实秋就笑问:“有什么报偿?”陈雪屏不假思索,立刻回道:“事成,陪你下盘棋。”

沈宗翰(农业专家)也是梁实秋的好朋友,見到梁实秋,说:“我的儿子沈君山下棋,哪天你和他下。”那时,沈君山(后来担任“台湾清华大学”校长等职,围棋业余6段棋士)才十几岁。

梁实秋说:“小孩子棋下得好,一定真好,我不和他下。我儿子也下棋,要比让他们俩比。”

于是,他们订下一场棋约。

梁实秋的大公子梁文骐,在北京大学读的是数学,后来在暨南大学任教,没跟父母到台湾,很长时间,彼此断了音信。后来,听说梁文骐曾获得广东省围棋冠军。陈毅曾找他下棋,他不肯让,赢了陈毅。

“文革”时期,梁文骐因是梁实秋之子,受尽折磨。“文革”后,梁文骐得到机会去了美国,终于在1985年夏天来到台湾,与父亲团聚。

梁文骐来到台湾时,沈宗翰已去世5年。同年12月22日,星期日,下午3时,沈君山穿上长袍,来到台北市四维路梁宅,为父亲践行35年前的承诺。

摆好棋盘,沈君山持白子,梁文骐持黑子,二人下了起来。梁实秋原是坐在二人中间观棋的,坐了不到5分钟,便站起来,手扶住椅背,目不转睛,神色严肃,继续看棋。

这一站,就是3个小时。那一年,梁实秋83岁。

棋局结束了,沈君山略胜一筹。

沈君山说,梁文骐棋下得不好,可能是因为“文革”期间他的棋艺有点荒疏,因此,这样比棋算输赢不公平。以业余的棋力而言,他们都有6段的功力。胜负已定,梁实秋松弛了一下严肃的神情,说:“年轻人下棋,厮杀得厉害,我边看边想,若我下,就不是这样的下法。”他回头平平淡淡地对梁文骐说,“你想吃两条龙时,我就知道你会输了。”

一盘等了35年的棋,梁实秋看得心满意足,一桩心事了却。沈君山整整衣袖,对梁实秋说:“梁伯伯,今晚我回家会沐浴更衣,焚香祭告父亲。”梁实秋含笑点头。

(张秋伟摘自中信出版社《人情之美》一书)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