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诗机与宋诗

2017年11月22日 15:41 作者:邹金灿 来源:《读者》  

  AI时代,机器人能否作诗?答案是肯定的。作诗机这种玩意儿,其实早就有了。最近,IBM开发出一款作诗神器“偶得”,在这个系统里,键入“中秋”两个字,只需一秒钟,即可得到一首七言绝句:“中秋虽暖不堪愁,出处如何却得留。欲向山前卜岩谷,应无多病上扬州。”

  再试着键入“夜凉”二字,又得一首七绝:“夜凉诗兴到云端,尽日忧心记席寒。应似东山好天地,万株只在此中看。”

  细看这些文字,不难发现,机器还很“笨”,比如“如何却得留”“应无多病”这些表述,在文法上是不通的。另外,一些需要讲究的地方,还没有体现出来,譬如在第二首里,首句有了“凉”字,次句又用“寒”字做韵脚,未免重复。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首诗的平仄,都符合近体诗的格律。写近体诗必须合律,这本来是题中应有之义,不过,鉴于不少古典诗歌的专业研究者都不认识入声字的现实,机器的这个能力,至少是值得“点赞”的。

  一点也不用怀疑,机器的作诗能力,一定会越来越强大,以上所说的瑕疵,将会逐步得到改进。机器人下围棋,不也曾经远远不如人类吗?现在情况如何,大家都看到了。所以在不远的未来,机器作诗或能达到这种程度:将它们的作品放入古人的集子里,不但可以乱真,甚至还可能比那些三四流的诗人写得好。

  写诗不是竞技比赛,固然不必在人类与机器之间分出一个胜负来,但在这样的趋势下,人类必须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写出与机器不同的作品来。试想,如果某一类型的诗,机器能够写得很好,人类还有必要在这方面费力吗?

  目前机器所作的诗,从风格看,是接近唐调的。唐调是一种艺术样式,是唐诗在整体上呈现出来的风韵。我们看蘅塘退士编选的《唐诗三百首》,把其中的七绝部分从头至尾诵读一遍,就能感知到何为唐调——里面的诗作,普遍含有“风、云、日、月、江、山、雨、花、草、天”等字眼。借写景来助兴,这是唐诗的一大特点。

  唐代诗人许浑的七律名作《咸阳城东楼》,是非常典型的唐调:“一上高城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鸟下绿芜秦苑夕,蝉鸣黄叶汉宫秋。行人莫问当年事,故国东来渭水流。”在这首诗里,天上地下那些适宜入诗的景象,都收罗进去了。

  然而这些写景之语,可以说在唐代就已经是超负荷运转了。如果词语也能拿到加班费,那么这些词语一定是汉字里面最富有的那个阶层。

  宋人或许有感于此,于是在写诗的时候,着力进行了许多不同的艺术尝试。我们看黄庭坚《跋子瞻和陶诗》一诗,不但没有写景之语,连抒情之语也没有,然而何尝减弱半分他对苏东坡的深情?

  即便使用常见的写景之语,宋人的玩法也有所不同。黄庭坚的《过平舆怀李子先时在并州》,是其代表作之一:“前日幽人佐吏曹,我行堤草认青袍。心随汝水春波动,兴与并门夜月高。世上岂无千里马,人中难得九方皋。酒船鱼网归来是,花落故溪深一篙。”

  诗的背景并不复杂:黄庭坚途经平舆这个地方,怀念起在并州的同乡李子先,于是写下这首诗。在此诗里面,有“水、春、月、花”等唐人常用的字眼,但它与上引的许浑诗并不同。许诗显得支离,黄诗则浑然天成,这是唐调和宋格的差异之一。

  在许浑那首诗里,我们可将“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单独拿出来欣赏,甚至可以说,许诗最精华之处就在这两句,他句可以不论。至于黄庭坚这首诗,“世上岂无千里马,人中难得九方皋”是流水对,因而不能割裂来看,其他句子也是如此,单独拎出来欣赏的价值不大,必须连在一起才有意义。

  在写诗这件事上,机器可以写出唐调,但距离写出宋格还很远。这或许不仅仅是技术问题,因为浑然天成的诗,必待作者是一个完整的人而后成。从机器不易写出宋格这一点来看,宋诗的价值,往后只会越来越大。

  (雪 松摘自《南方人物周刊》2017年第17期,辛 剛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