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窝蜂

2017年11月18日 12:55 作者:黄永武 来源:《读者》  

  元朝时,许衡和一群朋友出远门。过河阳时,大伙都渴极了,看见路旁的梨树上长着许多梨,都争着去摘梨吃,只有许衡静坐不动。朋友奇怪地问他:“为什么不采?”他说:“不是我所有的,任意去采是不可以的。”朋友说:“如今是乱世,梨树早没有主人啦!”许衡却坚定地说:“梨树即使没有主人,我的心能没有主人吗?”

  許衡终于成为一代大儒,是个不肯一窝蜂随俗浮沉的人。而一般人的通病,就是爱一窝蜂。

  探究人们特别喜欢一窝蜂的原因,第一是金钱愈来愈神。所谓“利之所在,令人目盲”,追求者望风响应,形成一拥而上的局面。

  第二是基于浮躁的习性。求速成、求速效,什么事都容易出现过热的现象。

  第三是喜欢认同“大家都这样嘛”的社会拉力。无法自己站稳脚跟,在仓皇奔忙中,便丧失了自我的真性与本色,换句话说,就是太俗气。什么是俗气?“随人之情欲谓之俗”嘛。

  病情既已洞悉,就有治好的一半希望了。

  要想改造喜好一窝蜂的习性,首先得多读些儒家的书,建立正确的价值观。孟子的书一开头就辨别“利”与“义”的界限,他知道千万世人的迷惘,都是从“利”字开端的。“义”是“不乱取”,不乱取的利,才是真利,真利是“义之和”。钱财是民生日用兼和谐共济的工具,经济的崇高目的是“经世济民”,不是只求自己成为垄断大财阀。钱财如成为生活中唯一的追求目标,人生会很乏味。人生必须有高于追求财富的理想。

  其次,该倡导一些道家的静退哲学。当潮流汹汹席卷时,想想老子以静来治“轻躁”、治“劳热”。道家的静,不是不动,譬如安稳地走路,不匆遽而跌倒,不冒险而蹈危,就是静。外界诱惑再多,静者都不会丧失自我而去随人驰骋,弄到“令心发狂”的地步。这种“清静自正”的功夫,在滔滔浊流中何其珍贵。《庄子》中说的“人皆取先,己独取后”,这不是退缩迂腐,实在是遏阻狂澜、击退一窝蜂的砥柱力量。

  当然,进一步建立优游自得的生活态度,更为有意义。所谓优游,就是神气凝定,进退绰绰有余;所谓自得,就是自我可以做主宰。许衡的静坐不贪野梨,就是一幅自得的画像。人生的舵柄操之在我,要行就行,要歇就歇,胆壮神活,眼宽心安,取舍好恶,动静有常,这种优游自得的生活态度,才是真,才是雅,才是不俗。

  (秋水长天摘自漓江出版社《生活美学》一书,王 原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