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谈人生,是一种病

2017年11月07日 14:13 作者:王朔 来源:《读者》  

  我曾有个伟大的爱好——谈人生。

  每次实践这个伟大的爱好时,有好几个瞬间,我都找到一种做伟人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乐此不疲,直到有一天。

  那万恶的一天啊!我现在想起,依然心有余悸。

  那天,我谈人生的对象是一个年轻而清秀的姑娘,她有一双忽闪的大眼睛。

  我敢打赌,再没有比她更好的谈人生对象了。

  我们在一个很有情调的咖啡馆,一边喝咖啡,一边谈人生。

  我也敢打赌,再没有比这更好的谈人生地点了。

  窗外阳光明媚,蓝天白云,鸟语花香。这天气也很适合谈人生,但我不敢打赌。因为我觉得有些时候,小雨淅沥的天气,也挺适合谈人生的。

  谈人生的套路我已烂熟于心——忆往昔,看今朝,展望未来。

  看着对方明亮而纯净的大眼睛,我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喝了一口咖啡,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始用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娓娓道来。

  人生啊,你怎么这么可爱——无论怎么谈,你都没意见;无论怎么谈,你也不会厌烦。

  那天我的状态特别好,口若悬河、妙语连珠,就像一位钢琴大师演奏着最美的乐曲,让听的人如痴如醉。

  对面的姑娘显然也进入了状态,她不断点头,不断说着“您说得太好了”“您说得太精辟了”,诸如此类的话。

  当我侧过脸微闭双眼幽幽地说到“其实,人生就是一场修行”时,我用余光看到姑娘一脸崇拜的表情,这让我异常满足。

  我一边说,一边喝着咖啡。这时候我很后悔——下回谈人生再也不能喝咖啡了。

  咖啡不經喝,还特别贵!一定要喝茶,因为喝茶可以续杯。

  正当我口沫飞溅、意兴正浓的时候,姑娘的手机响了。

  我有一丝不快,但仍然笑着,保持着职业谈人生者的风度,示意她接电话。

  姑娘抱歉地一笑,拿着手机出去接了。

  隔间突然安静了下来,我有些意兴阑珊。突然,我的下腹一阵痛意,来得异常迅猛。

  我朝一个疑似有厕所的方向走去。在一个拐角,我忽然听到那个姑娘的声音。

  “嗯……还没呢……有个二子跟我谈人生呢!都两个小时了还没谈完!那人肯定有病!”

  听到这儿,我打了一个激灵。

  从此,我就落下个病根,一跟人谈人生就打激灵。

  但我还是无法舍弃这个伟大的爱好,于是调整了谈人生的路数。

  我渐渐发现,谈人生改变不了人生。与其说人们喜欢谈人生,不如说人们更喜欢有趣地谈人生。所以我要找个真正能谈人生的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个人终于被我找到了!

  在幼儿园门口,我拉着一个孩子,一脸真诚地对他说:“帅哥!我看你骨骼清奇、耳聪目明,定是一个不凡之人!你我谈一下人生如何?”

  (丁 强摘自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知道分子》一书,魏 克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