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说话的人生

2017年10月13日 21:23 作者:梁实秋 来源:《读者》  

  一个人在谈话中可以采取三种不同的方式,一是独白,一是静听,一是互话。

  谈话不是演说,更不是训话,所以一个人不可以霸占所有的时间,不可以长篇大论地絮聒不休,旁若无人。

  有些人大概是口部肌肉特别发达,一开口便不能自休,绝不容许别人插嘴,话如连珠,音容并茂。他讲一件事能从盘古开天地讲起,慢慢进入正题,还要枝节横生,终于忘记本题是什么。这样霸道的谈话者,如果他言谈之中确有内容,所谓“吐佳言如锯木屑,霏霏不绝”,亦不难觅取听众。

  有人也许是以为嘴只管吃饭而不作别用,对人乃钳口结舌,一言不发。这样的人也是谈话时不可或缺的,因为谈话需要听众,这样的人正是理想的听众。

  我們平常人中也有人真能做到寡言。你对他讲话,他洗耳恭听;你问他一句话,他能用最经济的词句把你打发掉。如果你恰好也认为“毋多言,多言多败”,相对不交一言,那便只好共听壁上挂钟之滴答滴答了。钟会之与嵇康,则由打铁的叮当声来破除两人间之岑寂。

  无论如何,老于世故的人总是劝人多听少说,以耳代口。凡是不大开口的人总是令人感到高深莫测;口边若无遮拦,则容易令人一眼望到底。

  谈话,和作文一样,有主题,有腹稿,有层次,有头尾,不可语无伦次。开口便谈天气好坏,当然不失为一种寒暄之道,但究竟缺乏风趣。一般的谈话往往是属于“无题”“偶成”之类,没有固定的题材,信手拈来,自有情致。情人们喁喁私语,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谈到无可再谈,则“此时无声胜有声”了。老朋友们剪烛西窗,班荆道故,上下古今无不可谈,其间并无定则,只要对方不打哈欠。

  禅师们在谈吐间好逞机锋,不落迹象,那又是一种境界,不是我们凡夫俗子所能企望得到的。善谈和健谈不同:健谈者能使四座生春,但多少有点霸道;善谈者尽管舌灿莲花,但总还要给别人留些说话的机会。

  话的内容总不能不牵涉人,而所谓人,不是别人便是自己。谈论别人则东家长西家短,全成了上好的资料;专门隐恶扬善,则内容枯燥听来乏味;揭人阴私则又有伤口德,这期间颇费斟酌。

  谈话专谈自己当然不会伤人,并且缺德之事经自己宣扬之后往往成为值得夸耀之事。不过这又显得“我执”太重,而且最关心自己的事的人,往往只是自己。如果谈起话来每句话都用“我”字开头,不更显得自我本位了吗?

  在技巧上,谈话也有些禁忌。“话到口边留半句”,只是劝人慎言,却有人认真施行,真的只说半句,其余半句要由你去揣摩。

  谈话的腔调与嗓音因人而异,这一切都无关宏旨,要紧的是说话声音之大小需要一点控制。另有一些人的谈话别有公式,每句中的名词与动词一律用低音,甚至变成耳语,令听者颇为吃力。

  人与人相处,本来易生摩擦,谈话时也要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麦 子摘自辽宁人民出版社《话亦有道》一书,刘 宏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