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做实验的“火箭人”

2017年10月28日 18:37 作者:石不转 来源:《读者·校园版》  

  汽车安全带是我们随处可见的必要防护装置,但是你知道安全带的诞生比汽车要早,且早期的汽车并没有规定配备安全带吗?安全带被列为汽车的必备品,与下面这个人物有关。

  1946年的春天,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过去,为了研究飞行员在高空意外事故中如何逃生,并探寻人体承受重力加速度的极限,作为航空医学实验室成员的美国空军上校约翰·保罗·斯塔普开启了自己的“作死”之旅。

  研究表明,18个G(G是重力加速度,18个G就意味着人体承受自重18倍的作用力)是人类的生存极限。而实际上这又有一定的矛盾,有些飞行员在经历理论上必死无疑的高速撞击后仍能意外逃生,在一些低震级的事故中却有人丧命。在结合事故调查结果后,有人提出,驾驶舱及其附属防护组件被破坏才是他们丧命的主因。

  為了验证这一点,斯塔普和研究小组设计了一个火箭滑车,模拟飞行撞击中产生的重力。原计划中只打算用假人实验,但是他主动提出要亲身体验。通过搭载不同数量的火箭,他体验了不同的重力影响,不仅是18个G,在足以令人粉身碎骨的35个G中他都存活下来了。

  在遭遇了若干次的脑震荡、手腕脱臼、肋骨断裂以及视物模糊(红视)的痛苦折磨之后,他证明了坐在后向式座位的乘客比坐在前向式座位的乘客能够承受更大的重力而更易存活。军方迅速下令,新运输机上的座位要进行反向设计。

  但是,这还不够。1951年,为了研究超音速飞机中弹后,飞行员是否能够通过弹射座椅保命,斯塔普又做了一个更高速的升级版滑车。他像子弹一样被射出,但又比子弹的速度要快得多,当滑车加速到超音速区,又仅用了1.4秒停下来时,产生了46.2个G的作用力。他眼球里的每根毛细血管都几乎破裂,所幸视网膜没有脱落,不久之后他的视力恢复正常。

  虽然因为军方阻拦,“火箭人”的实验就此中止,但是这都不重要。斯塔普已经证明,一个飞行员如果受到充分的保护,就可以在高速高空弹射中生存下来。利用他的数据,工程师将会生产出新一代更高、更快、更安全的飞机。

  而且,斯塔普还意识到,他的研究也同样适用于汽车。他极力游说,要在汽车上安装安全带,并对减震措施做一些改进。1966年,约翰逊总统签署要求所有新车安装安全带的法律规定时,斯塔普就站在他的旁边。所以,当你系上安全带时,不要忘了这个“地球上速度最快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