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画笔毁了我们的童年,我们却纷纷说喜欢

2017年10月24日 9:56 作者:毛晨钰 来源:《读者·校园版》  

  一

  如果动画片《葫芦兄弟》中的人物生活在现在,他们会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北京男生杜可用一支画笔给出了他的答案—火娃学会了给爷爷拔火罐,水娃开了澡堂子发家致富,蛇精成了网络上一呼百应的“人气主播”……

  当然,在他笔下穿越到现在的可不只是葫芦娃们,还有孙悟空,他借芭蕉扇吹走了雾霾,唐僧则在网上订购经书。此外,阿凡提卖起了切糕,“打虎英雄”武松因为动物保护者的抗议而被迫下岗……

  他最初只是把这些画发在微信朋友圈、微博上自娱自乐,直到有一天,当年创作了《葫芦兄弟》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自己的官方微博上转发了杜可的作品,无数网友在瞬间陷入童年回忆的同时,也送给了杜可一个外号—毁童年高手。而这正是杜可想做的,他想让童年跟我们一起长大,正如某位网友的留言:“看完笑哭了,漫画里是童年,但是童年总会长大的。”

  二

  杜可第一次“毁童年”是在2015年10月的一天。

  当时,在广告公司工作的他正在开一个看不到头的会。冗长的讨论令他有些昏昏欲睡,他只能拿笔机械地在纸上写写画画以保持清醒。不一会儿,笔记本上有了海绵宝宝的轮廓,还差一个鼻子,乍一看很像吃火锅时必点的冻豆腐。当“冻豆腐”三个字出现时,杜可一下清醒了:“如果海绵宝宝到了北京的火锅桌上,一定会被当成冻豆腐给吃了。”于是,他用画笔安排了海绵宝宝与冻豆腐的相遇。

  这幅作品完成后,杜可把它晒到了朋友圈,好友们反应热烈。评论里的每一个“哈哈”都变成了动力,让杜可继续画下去。

  当时的杜可并没有想把事情搞大,他去买了一本笔记本专门画画,但画不画完全随性,什么时候灵感来了,就动手画上一张,画完就发在朋友圈自娱自乐一把。

  2017年1月,有朋友提议杜可开个微信公众号,杜可觉得可行,就注册开通了“胡茬叔叔的小板报”。之所以自称“胡茬叔叔”,是因为他本人一直蓄着胡子,而且觉得自己34岁的年龄也可以称得上是大叔。

  公众号开通后,他时不时更新作品,推送完还得到各个好友群里給自己吆喝几嗓子,经营了几个月,每次的阅读次数始终在1000次上下徘徊。

  2017年6月21日,《葫芦兄弟》的东家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官方微博上转发了一幅漫画,画中,火娃正口吐神火给爷爷拔火罐,而这幅作品的作者正是杜可。如此与时俱进的回忆令无数网友瞬间陷落,他们找到了杜可的微博、微信公众号,无论是微博的留言、转发,还是公众号的阅读量,都翻了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在这个夏天,“胡茬叔叔”的春天终于来了。

  三

  在“春天”到来之前,杜可一直在寻找自我。

  他第一次拿起画笔是小学毕业那年的暑假。一连两三周,杜可天天去美术馆附近的画室学画,描摹各种造型的石膏和几何体。即便是临时抱佛脚,他也凭借天赋考上了清华美院附中,在那里和画板、画笔打了6年交道。

  中学时的他很不安分,他说:“我特别烦大家都画一样的东西,单纯比拼技法实在无聊。”同学们都在一板一眼地练素描,他却和几个好哥们儿在学校偏僻的小画室里另起炉灶,自练油画。

  因为担心杜可靠画画无法养活自己,家里人让他学广告设计,他觉得“至少还有机会和画笔打交道”,便同意了。毕业后进入广告行业,他本来是奔着“做点好玩的事儿”去的,结果却发现,“90%甚至95%的东西还是无聊的”。

  “海绵宝宝遇上冻豆腐”算是为他打开了一扇门,让他“找到了寻找自我的方法”。开通“胡茬叔叔的小板报”对于杜可来说,是找到了一个具体的出口,他可以在那里自娱自乐。

  《葫芦兄弟》是杜可最爱的动画片之一,每一次重播他都看。他最羡慕那个铜头铁臂、刀枪不入的三娃。

  2017年的春节,父母去海南旅游,陪着杜可的除了家中的小狗,就是葫芦娃。那几天他一天画一张,一口气画了7张,算上很久之前画的一张,攒齐了8张。在这些画里,有千里眼的二娃去停车场工作;会喷火的四娃不仅给爷爷拔火罐,还和能蓄水的五娃合开了澡堂子;身怀神葫芦的七娃荣获“抗霾小标兵”的称号;蛇精也成了坐拥百万粉丝的“直播网红”。但因为“暂时没有找到适合三娃的岗位”,杜可只好在“蛇精直播”中给三娃加了个镜头,让他给蛇精送了一艘游艇。

  网友们说:“你毁了我的童年,我却只能说喜欢。”杜可则说:“画画的初衷就不是为了取悦谁,而是为自己画的。”

  四

  “我们长大了,童年却还在那里。”在杜可看来,以前的动画之所以越来越少出现,是因为它们离我们远了,同时也吸引不了现在的孩子。把那些动画人物跟现在的日常生活结合起来,才能真正让人觉得好玩。这种好玩是“不分年龄段,只要有幽默感就能感受的”。

  “以前的动画片满足的是以前的幻想。时代不一样了,我得想想它们拿到现在能干些什么。”这是杜可“毁童年”的经典方式—让童年也一起长大。

  很多人出去玩都要带着自拍杆,他想到孙悟空的金箍棒可长可短,岂不刚好可以做自拍杆?于是有了一幅师徒四人自拍的作品。

  家里的小狗蹭他一身毛,他想到天庭里的哮天犬应该也会掉毛,于是有了哮天犬蹭二郎神一身毛的创作。

  杜可的最新创作是一组机器猫的穿越。他第一次见到机器猫是小学四五年级,在表姐的书柜上看到了一排《机器猫》,颇为壮观。

  小时候,他最想拥有的是“记忆面包”,把考试内容印在上面吃下去就能记住。长大后,他却只想有一扇“任意门”,至于原因,杜可说,纯粹是为了解馋。

  于是,在他的笔下,机器猫凭借任意门找到了可以发家致富的行当:送快递和跑“代购”,还掺和了一把时下流行的“共享经济”,依照共享单车的思路,将自己的交通工具竹蜻蜓推而广之,他人扫码支付即可同样使用。

  有粉丝提意见,说他总是画男孩子爱看的动画片,要点播一期少女漫画。最近,杜可也一直在思索美少女战士穿越到时下的样子。他眼下的目标就是把手边的这本笔记本画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