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大师

2017年10月20日 9:58 作者:华人威 来源:《读者·校园版》  

  噩梦伊斯坦布尔

  哪怕是在十几年后,提起2005年5月25日的那个夜晚所发生的一切,安德烈亚·皮尔洛依然不愿意多去回忆。

  那晚,皮尔洛亲身经历了也许是足球史上最跌宕、最不可思议的一场欧冠决赛。不幸的是,他成了伊斯坦布尔奇迹的“背景帝”。

  决赛的上半场是完美的,开场52秒时,队友马尔蒂尼在利物浦禁区内抽射得分,似乎一场好戏已经拉开了序幕,克雷斯波随后梅开二度,半场结束,米兰领先利物浦3球。皮尔洛走下场的时候,看台上小部分利物浦球迷已经开始退场,而米兰球迷的看台上则焰火弥漫。米兰的替补席一片轻松的气氛,绝大多数人认为大耳朵杯已经在米兰人的怀里……

  回到更衣室,更是一片欢腾的景象:迪达用手套拍着卡卡的脑袋嬉闹,加图索站在椅子上跳舞,舍甫琴科几乎要打开香槟提前庆祝……最冷静的还是队长马尔蒂尼,他表情依然严肃,一直示意队友们安静,他对皮尔洛说:“皮尔洛,比赛还没有结束,我们不能松懈。”

  这短短的15分钟,在双方的更衣室里发生了什么,只有22名球员自己知道。

  比赛下半场,利物浦换下了后卫芬南,哈曼上阵,阵形从原先的“4141”变为“361”。下半场踢了几分钟,虽然以3球领先,但皮尔洛发现球已经不像上半场那样运控自如,对方的杰拉德被彻底解放,中路的火力愈加猛烈;马尔蒂尼和卡福镇守的两个边路开始被压制,给对方的空当越来越大。中场的空间被利物浦球员严重压缩,他和卡卡之间的传递变得越发困难……

  54分钟时,杰拉德在禁区内头球命中,1∶3!皮尔洛愣在原地,他看到杰拉德挥舞着手臂往中线跑,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场似乎谁都无法撼动。两分钟后,斯米切尔远射,将比分进一步拉近。第60分钟,巴罗什和杰拉德打出配合,加图索在禁区内放倒了红军队长,裁判判罚了点球,阿隆索的点球被迪达扑出后跟进补射破门—3∶3!米兰半场3球的优势在6分钟内荡然无存。

  看着疯狂庆祝的利物浦球员,皮尔洛恍惚感到世界在倒转,时光在倒流。他抬头望了一眼球场的计时牌,离常规比赛时间结束还有30分钟,而此时此刻,他感到全队的斗志被利物浦击垮了。他忘记余下的比赛是如何度过的,只记得加时赛快结束前,舍甫琴科在门前错失了一次再踢100次都会进的机会。皮尔洛知道,胜利的天平已经倾向了对方……

  在点球大战中,已经处于癫狂状态的利物浦门将杜德克成了主角,他在门线上的“水蛇舞”成了所有米兰罚球队员的噩梦。塞尔吉尼奥第一个出场把球打飞,皮尔洛的罚球被扑出,虽然迪达的发挥也很出色,但最后出场的舍甫琴科还是败给了杜德克……

  煮熟的鸭子,原来真的会飞走。

  赛后的很多天里,皮尔洛整夜整夜地失眠,脑海里都是杜德克和利物浦的影子。他和队友们都患上了“伊斯坦布尔综合征”,整日寡言少语,精神萎靡。每个人都在为这场比赛的结果寻求一个答案,可是谁也无法找到。

  假期开始后,笼罩在皮尔洛心头的阴霾终于渐渐散去,生活仍要继续,他必须忘记那个差点让他退役的夜晚。只是今后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会去看关于那场比赛的录像,也不会去寻求那个永远未知的答案……

  攻占柏林,完美复仇

  那个夏天,不少AC米兰的球員去了里皮的国家队集训,其中自然包括皮尔洛。

  “伙计们,如果我经历了你们的事,我绝对没有勇气来报到。无论如何,感谢你们的到来……”银狐一眼就看穿了皮尔洛等米兰球员的心思,他的开场白幽默睿智,充满亲和力。

  一年后,皮尔洛随国家队去了德国,这是27岁的他的第一次世界杯之旅。

  “加纳队比我们想象中的要难对付,我们一上来无法取得领先。在那次角球进攻中,我在禁区外拿到球,禁区内挤满了人,没有人上来干扰我,虽然我都看不清门将的站位,但直觉告诉我应该来一脚,球从人堆中穿过,然后我看到球网动了,队友们向我扑过来……”皮尔洛用一个漂亮的世界波,完美演绎了世界杯首秀!

  梦幻的开始却有着艰难曲折的过程。小组赛波澜不惊地出线后,意大利分别绝杀澳大利亚,完胜乌克兰,加时赛力克东道主德国,皮尔洛几乎每场都贡献了极为亮眼的数据。决赛和法国队打了120分钟,难分胜负,最后的点球,皮尔洛被安排第一个出场。

  第一个站在点球点前,意味着责任和压力,面对光头老门将巴特兹,皮尔洛仰望柏林的夜空,做了一个很长的深呼吸,稳稳地将球罚入了中路,5分钟后,5轮点球弹无虚发的意大利夺得了大力神杯。

  “罚球前一刻,我抬头望向天空,是在寻求上帝的帮助。

  德国世界杯结束后,虽然金球奖归属卡纳瓦罗,但“中场发动机”皮尔洛的名字终于响彻全世界,人们不再把他的名字和“皮耶罗”混淆。皮尔洛用7场大赛的优异表现,为自己逐步成为世界级中场奠基。

  2007年的雅典,AC米兰和几乎原班人马的利物浦再次在欧冠决赛中相遇,皮尔洛的任意球经过因扎吉的折射后入网,后者在下半场反越位梅开二度。整场比赛米兰压制住了利物浦,最终如愿捧杯。

  世界上最快意的复仇,莫过于在自己伤口未愈合时就给予对手致命的一击。当阴霾散去,关于伊斯坦布尔的零碎记忆一直留存在皮尔洛的脑海深处,他经常用一句座右铭提醒自己—拥有不可战胜的感觉,便是走向不归路的第一步。

  “我不能去亚洲,

  不能远离高水平联赛”

  2011年是皮尔洛在米兰的最后一年。他曾想在米兰终老,但寥寥的出场时间让他感到事与愿违的残酷,也许是时候换个环境了。

  某一天,经纪人图里奥告诉皮尔洛,卡塔尔萨德俱乐部想让他过去踢球,球队老板一行人已经在米兰市中心的酒店等候。

  皮尔洛的内心是抗拒的,但出于礼貌,他还是随图里奥来到了萨沃亚王子酒店。

  一份为期4年的合同摆在了皮尔洛面前,总共4000万欧元。这并不是皮尔洛的年薪,但也足够丰厚。几个阿拉伯人正微笑着对他发射“糖衣炮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