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张艺谋

2017年06月09日 14:37 作者:张末 姚璐 来源:《读者·校园版》  

  但是我觉得我永远理解不了我父亲那一代人,我觉得没有任何后代能理解他们那一代的情感。父亲也会跟我讲起他的故事,我听的时候,甚至有想把它们拍成电影的冲动。但是我觉得他更多的还是留给自己的东西比较多,他不会诉苦,他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

  当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时候是很可怕的,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比较幸运,就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未来是什么样子,除非我们自己毁掉自己的前途。

  同时,我又觉得我从小就很理解我父亲,这个东西没法去定一个时间点,它是一种基因、一种感觉。他的那种隐忍、压抑的性格也潜藏在我的身体里,这种DNA没有办法改变,我也是这种性格。我在美国待了这么长时间,会相对比较直接地表达自己的情感。他永远都是把自己的情绪默默地藏在心里,永远不会让别人感到他有什么不高兴或者不舒服的,一旦出了事,什么责任都是他自己承担。

  我从小就得面对父母离异这件事情,因为在我小时候,父亲是一位个性张扬的人物,我经常能在报纸上看到关于他的报道,甚至他跟我母亲的事情也会被报道出来。对此,我母亲的态度就是不理不睬,我的态度也是不理不睬,因为别人说什么我们没有办法控制,我们知道自己过得还好就行。

  那时候我对父亲倒没有恨,只能说是埋怨,就会问母亲:“为什么别的孩子有爸爸,我却没有?”每回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母亲都很难回答。我又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问了两次我便不问了。

  但我母亲是非常维护我父亲的,她一直都说:“你父亲是一个好父亲,他一直都那么努力。你知道他多辛苦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吗?他其实非常爱你,只不过他可能不能经常告诉你而已。”母亲经常跟我说这些话,也促使了我跟我父亲的关系一直非常好。

  我的父母在我面前都是很平和、很友好的。所以對他俩离异这件事,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就理解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当追求不一样的时候,两个人走不到一起,就会分开。

  我脑海里关于父亲的最早的画面,就是他穿着一件军大衣来幼儿园看我。我记得我蹲在地上玩儿,然后抬头看,他刚好是背光站着,旁边有一个太阳,我就感觉一个绿绿的、很高大的身影就这么看着我,等着我跟他回家。那时候我有点害怕他,觉得他特别高大……直到现在,这个画面我始终忘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