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罗正名

2017年06月02日 13:32 作者:刘轶政 来源:《读者·校园版》  

  “球王”之外

  过去一年的C罗表现得不可能再好了。然而,他满足了吗?两年前,C罗这样说:“现在,我的‘野心’是赢得更多的荣誉,无论是个人的还是集体的。我希望将来有一天,在一本讲述足球历史的书的第一页,上面写着马拉多纳与贝利,之后就是我的名字。我知道这很困难,但是我的内心告诉我这是有可能的,只要我坚持下去,我就会赢得更多。”C罗的终极梦想是排在马拉多纳与贝利之后,成为足坛历史上另一个登峰造极的传奇。当然,梦想无可厚非,但如果在梦想与现实之间系一条线,或许就能看到此时的C罗与他的“野心”的距离。

  贝利和马拉多纳都没有拿过金球奖,在他们的时代,金球奖的评选范围仅限于欧洲球员。但是他们都有比金球奖更伟大的荣耀——世界杯冠军。贝利在1958年、1962年、1970年3次夺取世界杯冠军,帮巴西队永久保留雷米特金杯。马拉多纳真正赢得世界认可,也是在1986年的世界杯上带领阿根廷队神奇夺冠。特别是对阵英格兰队的“上帝之手”和连过5人,使他成为足球这项运动的代言人。在1990年的世界杯上,马拉多纳的“世纪助攻”同样成为足球历史上永恒的经典。世界杯冠军仅是一个方面,贝利和马拉多纳在各自的时代,光芒盖过其他任何球员。此外,二人对现代足球的发展,对足球成为世界第一的运动,有着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

  反观C罗,他与这两位“球王”的差距在哪里?纵然拿到了欧洲杯冠军,但缺少世界杯冠军,C罗的职业生涯似乎将永留遗憾。当然,随着欧洲俱乐部赛事竞技水平与分量的大幅度提升,世界杯已经不是球员们唯一的舞台。客观地说,没有获得世界杯冠军不能给C罗的个人价值盖棺定论。但不容忽视的是,虽然欧洲杯的赛事水平高,但无论从全球认可度还是影响力、象征性等方面,世界杯的荣誉依然更胜一筹。

  C罗另一个难以弥补的遗憾就是未能独霸自己所处的时代,这是“C罗之伤”,同样也是“梅西之伤”。贝利和马拉多纳难分伯仲,那是两个时代的对话,而当今时代C罗与梅西交替上升、难解难分,没有“C罗时代”或“梅西时代”,只有“梅罗时代”。从梅罗竞争的角度而言,2016年,C罗最引以为傲的是,葡萄牙队获得了欧洲杯冠军。他在梅西的职业空白处完成了“逆袭”,但是在欧冠冠军、金球奖等荣誉的数量方面,他仍落后于梅西。

  然而,C罗并非完全被隔绝在“球王”之外,时代不同了,衡量方式也不同。在贝利与马拉多纳活跃的年代,很少有人用量化指标来定义“球王”,“球王”更多的是一种美誉。而今日人们评价某球员的个人价值,都绕不开以数据为核心的量化标准。正是在这个处处具象化的时代,C罗职业生涯的重要程度不断被放大,各种纪录被他踩在脚下。C罗和梅西的存在,重塑了当今足坛对球员个人价值的综合评定标准,从进球数到金球奖次数的多维度量化数据,更加全面具体地体现出球员的价值。正是C罗一次次刷新了数据,一次次让人们在变动的数字中不断更新认知,才间接推动了“球员信息化”的深入人心,这具有跨时代的意义。

  为时代冠名

  C罗与梅西称霸当今足坛,世纪之交群星闪耀的时代渐行渐远。是C罗足够强大到为这个时代冠名,还是这个时代巨星稀缺反衬出C罗的伟大?既然谈到量化标准,有一组数据足以表现C罗的强大。过去7年,C罗总计打进413球,年均攻入59球。世界足坛近20年来,年度进球数超过55球的仅有梅西、C罗和罗纳尔多3人。在集中了亨利、罗纳尔多、小罗、齐达内、舍甫琴科、劳尔、贝克汉姆等巨星的世纪之交,也只有罗纳尔多在1997年有过年度进球59球的壮举。进球数显然是进攻球员个人价值最直观的体现,而且现代足球的攻防体系更为严密,由此可见C罗的强大。

  在“梅罗时代”,足坛从不缺乏真正意义上的巨星。如今淡出人们视野的斯内德,就在2010年完成了大师级别的表演。他以国际米兰绝对核心的身份,带领球队赢得意甲、意大利超级杯等冠军,成就“五冠王”伟业。在世界杯赛场上,斯内德带领荷兰队杀入决赛,遗憾与冠军失之交臂。哈维、伊涅斯塔更是“瓜迪奥拉时代”巴塞罗那王朝的中坚力量,他们用双脚踢出了崭新的足球理念,弥合了功利足球与艺术足球之间的裂缝,其价值远不是进球数能体现的。此外,伊布、蘇亚雷斯、里贝里、贝尔、内马尔等人,都是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艺术足球的诠释者。

  然而,这些巨星在竞技稳定性上无法与C罗相比。C罗是展现持续统治力的那个人,是强者中的强者。截至2016年年底,C罗所创造的各项数据都堪称“史诗级”,作为他职业生涯持续统治力的印证:

  连续6个赛季进球达到50球以上;

  欧冠历史上小组赛进球最多的球员,共11球;

  欧冠历史助攻王,共32次;

  欧冠历史射手王,共95球;

  欧洲杯历史上制造进球最多的人,共15球;

  并列欧洲杯历史第一射手,共9球。

  令人眼花缭乱的比赛数据表明,C罗是在联赛、欧冠、欧洲杯等各种主流赛场上都叱咤风云的人,拥有同时代的其他球星所不具备的强大实力:他超越了角色、球队与战术体系的局限,拥有强大的进球能力,并且能够在此基础上为不同团队争夺荣誉。只要那是C罗,只要他站在赛场上,他就有可能成为决定比赛的关键人物。

  向天时说“不”

  兴许有人认为,2016年,C罗在与梅西的对决中获胜存在侥幸,还有人对欧洲杯决赛中C罗受伤提前离场耿耿于怀。如果抛开这种纠结,我们会发现C罗在当今足坛已完成了两件大事:一是对抗梅西,二是帮助国家队问鼎冠军。

  活在巨人阴影下的天才,经常感叹自己生不逢时,但C罗不是。天赋与勤勉使他成为敢对天时说“不”的另类。无论C罗和梅西,若有一人中道偏废,都会被定义为“生不逢时”。尽管梅西在巅峰时期的光芒一度让C罗睁不开眼,但梅西身上有太重的巴萨体系烙印,国家队级别的相对无作为成了他解不开的心结。这也是为何C罗的欧洲杯冠军让梅西相形见绌的原因。任何一个天才都可以感叹自己生不逢时,因为这个时代的巴塞罗那太强大。然而,只有C罗多年来独自站在对抗梅西的最前线,与其针锋相对。“绝代双骄”的时代定义一直恰如其分,从来没有缺少C罗的名字。过去7年,梅西平均每年进60.6球,C罗进59球,数据咬得难解难分。2016年,C罗将金球奖和“世界足球先生”两项荣誉收入囊中,梅西黯然失色。C罗倔强地让这个时代保持着一种胶着。

  C罗的生不逢时是在国家队,他与葡萄牙队真正意义上的“黄金一代”距离太近,却又太远。

  2004年,初出茅庐的C罗真正占据了天时。然而,伴随着与欧洲杯冠军擦肩而过,“黄金一代”和他们所代表的足球底蕴渐渐远去,不再回头。尽管C罗当之无愧地成为葡萄牙队的领军人物,但几多尴尬,几多忧愁,人们笑他是“一颗大门牙镶嵌在一排乳牙的正中央”。2016年,C罗与他的祖国终于圆了冠军梦,他的关键传射力挽狂澜,表现出的气质更令人折服。身边虽没有“黄金一代”,C罗却帮助葡萄牙足球走进了黄金时代。

  敢于挑战,这不仅是C罗的霸气,也是他独特的魅力。在与皇马续约之后,人们怀疑C罗过分依靠身体的特点还能持续多久,“梅罗时代”伴随C罗的衰老是否已经走向末路,但C罗在荣膺“世界足球先生”后表示:“未来的挑战还有更多,我们还有很多冠军要去争取,我还要力争进更多球。”之前,他在续约后就表示:“我加入了世界顶级俱乐部,希望能在这里踢到退役,41岁吧。”41岁是个什么概念?世纪之交的7位已退役金球奖得主,36岁后在欧洲赛场上没有任何作为,即便“常青树”吉格斯,在41岁之前也退役了。数据表明,C罗盘带、传球的次数随着年龄的增长呈现减少趋势,射门次数也在减少,小禁区内的射门却增多了。

  既然C罗是一个敢于向天时说“不”的人,那他就没有理由放弃。多年来,为保证良好的休息与充沛的精力,他极少去夜店买醉、彻夜不归,每个夏天度假后归队的C罗,总是队员当中身体状态最好的。除了每天在健身房例行锻炼,他还会为自己“开小灶”。如此坚忍与专注的C罗,未来也一定不会轻易向岁月低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