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代理金中富案声名鹊起

 2016/10/07 12:00  梁平 《中外书摘》  (660)    

1993年2月,市民赵小妹起诉南京金中富国际期货交易有限公司,这是全省乃至全国公开审理的第一起期货纠纷案,一时间全国轰动。梅园法律事务所刘洪主任受原告赵小妹委托,与河海大学教师曾小川一起担任原告的诉讼代理人。

被告南京金中富国际期货交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孔宪聪与委托代理人、南京某知名律师出庭应诉。

期货,当时对于国人来说,完全是个全新的概念。刘洪律师对期货交易流程也了解甚少,并无研究,代理这样的案件缺乏专业知识,怎么办?只有一个办法,突击学习。

案子是从2月12日《新华日报》登出的一篇报道开始的。赵小妹等人找到刘洪,委托他代理状告金中富的案子。

刘洪大致了解了她的诉求,并从侧面了解到金中富的背景。他发现,金中富并非一家简单的公司,它的背后有高官的影子。

第一次接手轰动全国的案子,刘洪年轻气盛。他当时发现,不仅仅是赵小妹一个人起诉金中富,还有一大批人也着手以金中富涉嫌欺诈的罪名予以起诉。因此他认为,金中富不会是清白和无辜的。

刘洪很快准备好了起诉状,并递交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经审核后立案,这是第一宗金中富被诉案。

法院确定开庭时间是1993年6月14日,刘洪开始与时间赛跑,找相关书籍研读,了解国外如墨西哥、纽约的期货交易规则。

当时的期货交易和股票不同,每天晚上大概是10时到次日凌晨3时开盘。于是,每天晚上他带个录音机,到交易市场咨询,了解这些知识,把它录下来。一个多月中,他每天都待到凌晨3时才回所睡觉。睡到早晨8时起来,白天再听录音、做笔记。晚上8时吃过饭又过去了,周而复始。

整整一个多月,他可以看明白交易流程了,国际交易惯例也了解甚多,而且根据所掌握的知识,他判定委托人是占理的。

刘洪作为原告委托代理人,引起了被告的关注。他在司法界的横空出世,好似一匹黑马。有一天,他接到了被告方公司掌门人打来的电话,邀约他做一些“沟通”。

金中富的这个掌门人在南京也是大名鼎鼎,有钱有势,有呼风唤雨的能量。财富对他来讲,就是一堆数字。

为了弄清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刘洪按照约定,单刀赴会。在金中富公司,这个掌门人对他说:“刘洪主任,你很有名,我们公司想聘请你做常年法律顾问,你觉得如何?”

“当然可以。”刘洪说。

掌门人又说:“我们请你一年,顾问费5万元。干还是不干?”

5万元顾问费在当时绝对是一笔巨款,刘洪代理赵小妹官司,代理费才2500元。

刘洪镇定地提出一个条件,“做贵公司法律顾问,提供法律服务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有一条,必须等赵小妹这个案子审结之后。”

听到刘洪这么说,掌门人的脸色立即阴沉下来,“那不可能吧,要做我们的顾问,你就不要代理这个案子。”

“恕我直言,不能干。”

刘洪与掌门人虽然都是公众人物,但代表法律正义的他与眼前这个唯利是图的商人相比,看起来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话不投机半句多。刘洪起身告辞。那个掌门人冲着他的背影甩出一句话:“刘主任,这个案子我相信你是打不赢的。”

刘洪停下脚步,转过身,对掌门人说:“那我们就试试看吧。”

1993年6月14日,赵小妹诉南京金中富国际期货交易有限公司期货交易纠纷案开庭审理。

庭审中,原告赵小妹诉称:原告在被告南京金中富国际期货交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中富)开户,并委托该公司经纪人王勇代为办理美盘咖啡期货交易有关手续。

1993年1月6日凌晨,金中富盘房工作人员通知原告经纪人王勇,声称原告仓内六口咖啡买单账上保证金不足。王勇未经原告同意便下了四口平仓单和两口新单(卖单)。1月6日下午,原告即要求金中富将王勇当日凌晨所下四口平仓单予以改正。该公司同意将其改为新单后,原告补交了保证金1.5万美元。

同年3月12日最后交易日,原告账上保证金全部亏损,被金中富砍仓出场。被告强行平仓的行为违反了美盘交易规则,且1月6日改单的做法不符合期货交易的国际惯例,要求判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3.5万美元。

被告金中富则辩称:在1993年1月6日凌晨的交易中,被告盘房工作人员根据原告赵小妹账上实存保证金不足100%的情况,在收盘前提醒原告的经纪人王勇采取相应措施并无不当。

平仓四口是王勇独立操作的行为,不是被告强行平仓。王勇在委托人赵小妹授权范围内操作的风险后果,不应由期货交易公司承担。1月6日,被告将平仓单改为新单,是根据客户要求而采取的一种账务上暂时不结算的习惯做法,原告在以后的交易中所造成的损失应自行承担。

被告要求法院驳回原告赵小妹的诉讼请求。

原告代理人刘洪阐述辩护意见,他认为,被告采取欺诈手段违反美盘交易规则和国际惯例是导致原告经济损失的根本原因之一。被告及诉讼代理人在答辩状和代理词中多次、多处提出代理权问题,认为原告正式签署了《客户授权委托书》,部分授权经纪人(王勇称全权代理),对于风险责任,客户愿意予以承担。并称:“这种国际期货交易中的买卖代理关系的风险后果同我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第二款规定……是一致的。” 由此得出的结论是客户自己承担责任。

原告代理人认为:被告的引证,对照有关代理方面的论述,有悖于本案的客观事实。经纪人在l月6日的平仓是在收到盘房工作人员的命令下完成的行为。王勇在法庭陈述中称:“接到盘房小姐的平仓四口‘命令’,为了维护客户利益,我只得平仓。若不平仓,盘房小姐就要以收盘价强行平仓,这样客户可能会损失更大。”因此王勇的平仓是在盘房工作人员“外力”作用下所实施的行为。

民法通则第六十六条第二款规定“代理人不履行职责而给被代理人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根据《民法通则》规定,假设是王勇个人意志所为,那么代理人也不能因客户授权而不顾客户利益违反“交易规则”滥用代理权。

 赞  0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8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