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疯子,我是陈盆滨

2015年06月20日 22:10 作者:梁丽娜 来源:《读者·校园版》  

  跑步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吗?

  有一个人会斩钉截铁地回答:“能。”这个人是陈盆滨。

  陈盆滨是谁?

  他是中国第一位征服全球七大洲极限马拉松的勇士,也是第一位登上美国《户外》杂志封面的中国人。他在2015年2月,拿到了“体坛风云人物”的“最佳非奥项目运动员奖”。

  37岁的陈盆滨在过去15年里,跑过的路程已经有15万公里。

  可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当你在为体育课绕着操场跑圈叫苦不迭时,当你需要为中考的800米测试拼了命地努力练习时,陈盆滨又上路了。

  2015年4月2日起,他又开始了一次漫长的奔跑。从广东出发,途经福建、浙江、上海、江苏、山东、天津,一路向北,计划在2015年7月10日跑到北京。

  这一天距离他出发的日子将是整整100天。100天,每天42.195公里,共计4219.5公里。

  有人脱口而出:“他疯了吗?”陈盆滨自言自语:“我就是个疯子。只有疯子才能专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有人对他顶礼膜拜,认为他才是真正的跑男、大神、英雄。陈盆滨轻描淡写地说:“小时候就想当个大侠,现在真的实现了。”

  为什么要拼命地跑?陈盆滨回答坚定:“开始跑步很偶然,感觉生活一下子因为跑步精彩起来了,于是就把跑步当成了自己的梦想。为了梦想,死我也不怕。”

  这次偶然,还要追溯到2000年。

  陈盆滨出生在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鸡山乡北山村,这里靠近披山渔场,祖祖辈辈过着风里来雨里去的捕鱼生活。陈盆滨一直说:“如果没有跑步,我注定只是个渔民。我们那里是一座孤岛,只有坐船才能到,村里人没有别的工作,只有捕鱼。”

  有关他幼年时捕鱼的记忆,清苦而难忘。为贴补家用,13岁的陈盆滨小学毕业后就跟着大人们出海。没经历过捕鱼生活的人,会想象出和风浪相伴的唯美画面,只有陈盆滨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煎熬:出海三四天,不能入睡;两个大人将200斤的铁锚抛下木船,剩下的只有等待;“200米长的大网撒下去,6小时一次涨落潮,一天收4次网。

  城里的孩子在旋转木马上的彩色童年,陈盆滨想都不敢想,他的童年记忆里只有撞船、挂网,还有在风浪里淡水桶突然漏水的“生死考验”。

  机会出现在县里的一次运动会上。22岁的陈盆滨本是和伙伴们去看热闹,到了现场却想一试身手,这一试不要紧,一口气做了438个俯卧撑的陈盆滨拿走了600元奖金。这让他意识到,除了捕鱼,自己似乎还有别的路可以选择。“人生的路有岔道,你做出了选择,就不要思前想后,执着才最重要。”这是陈盆滨悟出的道理,也是他未来要做出的选择。于是,陈盆滨成了走出鸡山乡的第一人。

  之后的陈盆滨,开始疯狂地寻找有关比拼力气的比赛。吉尼斯扛20公斤纯净水距离持久赛、150斤负重登山赛、各种户外运动、定向越野和铁人三项的比赛场上,都有他的身影。

  当然还有跑步,陈盆滨第一次站在马拉松的起跑线上闷头跑,3小时9分钟跑完,这个成绩足以让他迈入国家二级运动员的门槛。要知道,这一次他是穿着皮鞋完成比赛的,这是他找到的赞助商的要求。在各种比赛中游走的他,发现自己还是更擅长跑步,于是他迈上了一条无止境的跑道。

  那时,他还在一家阀门厂打零工,每天12个小时的工作结束后,他就翻着一本厚厚的电话本四处询问,是否有比赛可以参加,是否有企业愿意为他提供路费和报名费。

  那时,生病的父亲并不赞同儿子这么卖命,与其说不赞同,不如说心疼。他希望陈盆滨能找一份安稳的工作。“我想做的事,一定会想尽办法去做。”执拗的陈盆滨说,“我希望做自己命运的主宰者,而不是任人摆布、随波逐流。”

  他的第一位贵人出现了。2004年被介绍到苏泊尔公司车间工作的陈盆滨天不怕地不怕,跑到同是玉环县老乡的公司老总苏显泽面前自荐,请求公司赞助他外出比赛。他说:“以前自己像是一只井底里的青蛙,现在,一下变成鸟在天上飞。”从此,井底之蛙脱胎换骨。

  2009年,陈盆滨的第二个贵人出现了——资深媒体人、国内越野和极限耐力跑的推广人马德明。当时,出现在“戈壁长征”国际越野赛上的陈盆滨没能报上名,于是在路边天天蹭跑,每天他都甩出第一名一大截,这个“刺儿头”让主办方很头疼,于是报警,称其“威胁比赛”。这一切,马德明看在眼里。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后,马德明建议陈盆滨跑出国门,跑遍七大洲。老马尽可能地为他制定参赛计划。

  2009年,他迈出国门的第一站是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赛。不会英语,不知道路线,怎么办?不怕,他事先把想问的问题写到小纸条上,四处打听。终于,陈盆滨从瑞士、意大利辗转到法国。作为200多名参赛选手中唯一的一个中国人,看到悬挂起的五星红旗时,陈盆滨泪流满面地说:“那时我就想,一定要让国旗飘扬在世界各地!”

  上天一定会厚爱那些勇敢而执着的人。

  28天,三大洲,600公里,这是陈盆滨2012年奔跑的足迹。跑完澳大利亚昆士兰格拉斯豪斯100公里极限赛;两周之后他出现在希腊至斯巴达超级马拉松的起跑线上,充满古希腊沧桑感的赛道,让跑了两天三夜的陈盆滨吃尽苦头,在途中他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医护人员为他挑去脚上出现的大量水泡时,表情极度狰狞的陈盆滨一声不吭,一瘸一拐坚持到255公里的终点处;一周后,他又去了亚马孙热带雨林,6天疾行254公里,与数不清的河流与沼泽斗,与蜘蛛和蚂蚁斗,在吊床上睡觉时还要谨防毒蛇的侵袭。

  “我知道终点在那里,就一直跑,一直跑,很开心,也很忘我。”陈盆滨讲出这句话时,往日的辛酸一笑而过。

  2013年,陈盆滨遇到了生命里第三个贵人——央视体育频道著名主持人张斌。这位在陈盆滨口中被称为“斌老师”的贵人帮他牵线搭桥,找到了组织——著名的体育经纪公司盛利世家。

  张斌脑海中始终保留着一个画面:那年秋天,一起吃完鱼头泡饼的陈盆滨伫立在三环路旁,略带迷茫的双眼告诉他,只有向前跑才是人生唯一的出口。

  再后来,有了后方团队的陈盆滨征服了南极100公里极限马拉松赛并拿下冠军,完成了草根逆袭,成为60多本杂志的封面人物。跑步,让陈盆滨的生活天翻地覆。不过,淳朴、憨厚一直都跟着这位渔村走出来的“跑神”。

  陈盆滨说:“我想跑到60岁。”他想用自己的力量带动更多的人,参与到跑步中来,寻找到健康向上的生活。2015年4月,他又开始了“100天100个马拉松”的不停奔跑。

  姚明说:“看到陈盆滨,总让我想起史上最伟大的跑步电影《阿甘正传》里的阿甘。”可看过这部电影的陈盆滨觉得,阿甘是在漫无目的地奔跑,他不知道命运将会给他怎样的选择,而自己不是阿甘,因为他知道自己奔跑的缘由和初衷:这一次,他想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他想为北京联合张家口申办冬奥会出一份自己的力。

  每天凌晨4点半起床,陈盆滨和自己的团队在星辰的陪伴下从酒店前往起点,有嘉宾陪伴时,他会关切伙伴的状况,为嘉宾及时送上毛巾、海绵和补给;没有嘉宾陪伴时,他会心怀远方,聊风景、聊美食、聊童年、聊父母、聊他喜爱的摄影。这一切在陈盆滨眼中,是那么习惯和自然,“唐僧取经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我经历的磨难可远远要比他多。”而过去那些没有打倒陈盆滨的磨难,才锤炼出今天如此强大的他。

  陈盆滨说:“小时候以为陆地只有玉环这么大,跑步以后,世界才越跑越大。”他的选择,改变了他的人生。

  每个人都有被选择改变的人生,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生活中的陈盆滨。这不是意味着让你去冒险挑战“百天百马”,而是号召每一个人像他一样迈开脚步,感受身体和心理最真实的快感与反馈,那将是世界给你的一笔最珍贵的体验。奔跑起来,世界就在你的脚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