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死在魔术里

2015年02月02日 11:32 作者:华少 来源:《读者·校园版》  

  傅老师是我国著名的魔术表演艺术家,也是傅琰东先生的父亲。我认识傅老师的时间并不短,私下里和他是深交。因为我对魔术颇为钟情,闲暇时常去向他请教;傅老师谦和友善,有问必答。

  有一次,傅老师琢磨出了一个新魔术,问我:“华少,我这儿有一个新魔术,你要不要试试看?”我大喜过望,这样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便一口答应了下来,连大概的表演形式都没问一句。

  直到彩排的时候,我才意识到现实的严峻。光是魔术道具的设定,就让我如坐针毡:一个不到一米见方的透明玻璃水柜,里面先灌上一半水,我要在双手被绑缚的情况下进入里面坐下——水会漫过我头顶,之后会有人把水柜的盖子盖上,四周上锁,在里面的人可谓插翅难逃。水柜之外,用一张幕布挡住,表演需要30秒,其间每10秒拉开幕布一次,第一次和第二次拉开幕布时,我在水柜里挣扎,最后一次揭开幕布后,水还在,柜还在,锁还在,而我已经出现在了观众席上。

  当我双手被绑好慢慢跨进水柜时,傅老师在一旁对我说:“你在里面要显得痛苦一点儿,知道吗?”我冲他打了个“OK”的手势,说:“好,明白了。”而后,我深吸一口气坐了下去,开始“咕嘟咕嘟”地冒泡,表演“被水淹没”的情景。我一边“咕嘟”,一边紧盯着幕布,只要幕布一盖上,我就可以仰起头来换气了。

  幕布缓缓落下,我立马仰头。没想到水柜里的水比平时多了一些,水瞬间从我的口鼻里灌注进来,“水火无情”四个字猛地跃入我的脑海。幽闭、窒息、无助,我不敢再挣扎,每一次呼吸都有可能让水冲到肺里,我只好憋着。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别慌,稳住。10秒钟揭一次幕布,到时候,我示意他们放我出去就好了,于是,我把被绑着的手松开做准备。

  10秒钟后,我听到主持人说了台词:“10秒了,我们来看看他怎么样了?”幕布第一次被揭开,我松了一口气,冲着外面拼命打手势——快放我出去。结果,傅老师在外面说了一句让我绝望的话:“不错,这次表演得很好!”原来,他以为我在节目中增加了即兴表演。

  然后,幕布又被缓缓拉上了。这下糟了,我的挣扎被当成了出彩。为了逃生,我开始猛踹水柜,而主持人还在按台本往下说,这让我抓狂:“求你们,赶紧给我打开,我快不行啦。”

  第二个10秒终于过去,幕布被揭开,我的挣扎又一次被理解为成功的表演。幕布又被拉上,我渐渐绝望,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谢上苍!就在这生死存亡之际,一位助理魔术师无意间瞥见幕布后面的水柜,立刻大喊起来:“不对,不对,他好像真的不行了!”大家赶紧扯下幕布,七手八脚地撬开锁,打开箱子,卸下机关,把我从里面捞了出来。我贪婪地大口呼吸着。

  第二个魔术表演,相对于第一个来说,危险系数略有降低,但更加考验表演者的演技和心理素质。

  我先把这个魔术的变法给大家说说。舞蹈演员入场跳舞时,我从旁边走上舞台跟他们互动5秒钟,同时,会有4位场工从后方的舞台抬过来一个大箱子,然后我一边说着台词一边进到这个箱子里。箱子前面有两个洞,我要从里面伸出手,向观众挥手,箱子盖被盖上,我也不能停,表示我还在里头。接着,箱子被吊到半空后,四面开启——箱子里当然不会有人,因为此时我已坐在观众席上,拿着一只气球让观众扎爆,同时从我的怀里放出鸽子。

  正式演出时,我按照计划进入箱子,替身的手一伸到外面,我立刻去拉箱底的暗门,箱子的拉手被我拽了下来,暗门却纹丝不动。箱子只能支撑一个人的重量,如果我们两个人被吊起来,箱子一定会掉下来。我一边想着,一边在里头用拳头砸暗门。

  碰巧的是,当天演出的时候,助理魔术师把暗门装反了,本来是拉,却成了往外推。更不幸的是,一位场工从地下路过,以为我已经出逃,便把插销插上了。

  经过一番苦战,暗门被我砸开。我走到舞台的下方,连滚带爬一口气跑到舞台边上,此时箱子已经缓缓上升。我赶紧换上接下来表演要穿的衣服。与此同时,半空中的箱子已经被打开了。我气喘吁吁地跑到观众席,原本应该说上几句台词,可是,慌乱中我把耳麦蹭掉了,只能掏出气球来吹。吹好气球后,我拿出一根针,交给旁边的一名观众,把气球伸到她面前,示意她看我的手势,数完“一、二、三”就扎。可是,气球居然没被扎破,此时,鸽子已经被我拽出来一半,正在我的胳膊和腰之间扑腾,我拼命用左胳膊夹住鸽子的头。

  我的左胳膊已经无法动弹,只能用右手把气球再一次递到观众面前,第二次,气球居然奇迹般地又没被扎破。就在我快要控制不住鸽子的时候,气球终于被扎破了,眼前顿时五彩缤纷,鸽毛满地。

  这些都是通往梦想的道路上发生的小事,我们对它们用了多少心思,它们就会给我们带来多少欣喜,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