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诗获诺贝尔化学奖

 2018/10/25 10:23  汪洋 《读者·校园版》  (408)    

美国康奈尔大学终身教授罗纳尔德·霍夫曼,在44岁时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当时,有记者追问获奖原因,他并未给出具体答案。

几年后,当他的又一本诗集《间隙与边缘》出版后,其好友国际量子分子科学院院士皮卡说:“也许化学的终极语言,应该是诗歌。”

这话说出了霍夫曼取得杰出成就的奥秘。至今,他已出版了《蜕晶态》《记忆效应》《孤子》等5本诗集,被誉为化学诗人。

霍夫曼对诗歌的钟爱,始于童年。1937年,霍夫曼出生在波蘭,出生后不久,就与众多波兰人一起,沦为纳粹德国的阶下囚。霍夫曼的父亲以牺牲自己为代价,买通了看守,让儿子和妻子逃出集中营,到一所学校简陋的图书室躲藏。

随后18个月,在这片狭小天地里,母亲不想让霍夫曼的生活枯燥无趣,便从乱糟糟的书堆里翻出几本诗集,每天读给他听。优美的诗句,营造出神奇的世界,帮霍夫曼驱散了逃亡的阴影。从此,他和诗歌结下了不解之缘。

1949年2月,历经千辛万苦,霍夫曼一家来到美国纽约。童年的艰辛,让他特别珍惜求学机会,他仅用三年时间就取得了化学学士学位,而后北上哈佛,攻读博士学位。

25岁那年,霍夫曼入选哈佛大学研究会,不久发现并提出周环反应的分子轨道对称守恒原理。28岁时,他进入常青藤名校康奈尔大学,三年后,就从副教授晋升为教授。

当所有人以为霍夫曼会潜心科学研究时,他却有了另外的爱好,“不务正业”地写起了诗歌。面对质疑,他不为所动,只因童年母亲读诗的声音,总回响在心灵世界里,让他无法自拔。

其实,早在读本科时,霍夫曼就选修了著名诗人范·道伦的诗歌阅读课。他有个愿景:将科学和人文艺术统一。

他认为,二者都涉及创造行为,需要手艺,才能干出漂亮活,并且都关注细节。这种认识,让他更深地体会到化学的趣味。他觉得,通过诗歌,可以呈现看似枯燥的科学隐喻,让世人一目了然。

1977年,霍夫曼发表了第一首诗,咏叹原子世界。在康奈尔大学,他结识了自然哲学家兼诗人安蒙斯。他们邀约诗歌爱好者每周聚会,朗诵新作,互相点评。遨游在诗意世界里,霍夫曼的想象力越发丰富,在化学研究上更是脑洞大开。1981年,他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

此后,人们惊讶地发现,霍夫曼开始热衷于写剧本了。其创作的《氧:关于“追认诺贝尔奖”的二幕话剧》声名远播。他还写了两本非化学专业著作,《罗纳尔德·霍夫曼论化学之哲学、艺术与科学》和《超越局限:艺术和科学中的崇高感》。

霍夫曼曾笑言:发表诗歌比论文难多了,科学论文杂志的投稿接受率通常在30%~50%,而文学杂志的投稿接受率不到1%。可再艰难,也未能阻拦他的步伐。

他说:“我写诗,是为了洞悉周遭世界,是为了领会自己对世界的反应。”或许正是这种“领会”让他成为唯一拿遍有机化学奖、无机化学奖、纯粹化学奖、美国化学会最高奖的学术大师。

一些看似不务正业的举动,或许会助力“正业”打开玄妙之门。找到精妙的契合点,或许我们也可以成为另一个霍夫曼。

 赞  0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