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牛津的勇气

2018年04月13日 19:20 作者:李斌 来源:《读者》  

  选择到青海三江源,亲历一线保护工作时,李雨晗放弃的是来自英国牛津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和杜克大学的offer。

  在北京大学119周年庆典上,作为毕业生代表的她第一次说出自己的这个决定。会后,一位老人走到台前找到她,说:“姑娘,你的决定是错的,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按照罗德基金会的说法,李雨晗属于中国最优秀的一批学生。2017年12月2日,她获得了罗德奖学金,该奖学金素有“本科生的诺贝尔奖”之称。作为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研修生,她在青藏高原管理着三江源国家公园内的一个科学研究站。

  李雨晗曾是北京十一学校的“年度荣誉学生”,后来又到北京大学元培学院读政治学、经济学与哲学专业(PPE)。就在那时,她确定要把动物保护变成终身事业。“对我来说,去三江源要比马上去上学更重要。”李雨晗说,她想看到一件事情具体的样子,不愿意只在想象中学习。

  在三江源,她与同事开着车翻山越岭去找牧民,入户调查野生动物捕食牲畜的情况以及如何处理垃圾等问题。

  藏民们“非常安详,一点也不着急”的生活态度让李雨晗很受触动。这个女孩儿明白:自己的人生不需要急急巴巴地过——赶快读完书,赶快找个好工作,赶快挣大钱。从漫长的人生来看,晚一两年没有什么。

  在三江源,她看到了人、动物、自然的和谐与平衡。“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鼓励和帮助当地人保护好环境,尊重他们,教会他们保护家乡的知识和技能。”

  在三江源,李雨晗不会因来自大城市而产生优越感。“我完全不会这样想,我就是来向他们学习的,他们所具备的有关当地的知识是我没有的。”她这样给自己定位。

  与藏民语言不通,李雨晗也会乐呵呵地聊下去。她认为,很多事情你要主动才能得到。在北京十一学校时,李雨晗曾负责接待一批获美国总统奖的来访学生。他们告诉她,到一个新的环境,最重要的是要主动和别人说话,否则别人可能会以为你害羞或因尊重你而不与你交谈。“我发现他们这样做,能交到很多朋友。”李雨晗说。

  她所在的工作站坐落在一片平坦的草地上,有一个特别大的落地窗,窗外就是奔流不息的澜沧江。还有一个大大的玻璃顶,晚上躺在下面可以看到璀璨的星空。“卫生间则是广阔的天地,左边的小树林是男厕所,右边的小树林是女厕所。”李雨晗笑呵呵地说,“条件还是挺好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恶劣,无非是不能洗澡,只要把这点克服了就好。”每次野外工作结束,她会坐4个多小时的车,回到玉树市区的工作站洗个澡。

  危险虽有,但屈指可數。一次是开车去野外,天降大雪,路面结冰,李雨晗一路开得特别小心,害怕一不留神冲下悬崖。还有一次,她回到工作站却没有带钥匙,当时下着瓢泼大雨,雷电交加,周围没有人烟,一片漆黑。在等待同事回来的几个小时里,李雨晗待在车里,生怕一个雷劈过来。曾经还发生过一件事,当他们回到工作站时,发现玻璃门碎了,刚开始以为来了熊,特别害怕,后来发现是被牦牛顶坏的。经过此次惊吓,他们把工作站的门窗都加了一层铁丝网。

  对于李雨晗的玉树之行,父母只是有点担心,害怕女儿一去就上了瘾,一待就是三五年。至于其他问题,他们很放心。李雨晗出生在大学教师家庭,从小沐浴自由之风,即便读小学时,父母也会给她自己选择的机会,很少干涉。

  喜欢看书和旅游、不看电视剧和动漫的李雨晗,敢于暂时放弃留学而选择前往三江源,还得益于学校教育。“怎么样把想法转化为行动,是需要一点勇气的。”她说,“十一学校给了我向前闯的勇气,而北大和中学母校很相似。它们都为学生提供多种可能性,通过一次次的活动让你积累经验,最终你会明白,你的一些想法是可以通过努力变成现实的。”

  从2018年9月开始,罗德学者李雨晗将在牛津大学深造,攻读生物多样性、自然保护和管理的硕士学位。但她喜欢待在三江源,一回到玉树市区就不自在,想去野外。在一篇文章中,李雨晗写道:“这几个月来,我渐渐地可以自己独立爬山,也学会如何在冰天雪地中捡牦牛粪生火做饭。现在,有人会把我认成藏族姑娘,我想这是一个好的变化,说明我和这片土地越来越熟悉了。”

  (阿 建摘自《中国青年报》2018年1月10日,本刊节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