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玉麦

2018年04月01日 8:03 作者:李成业 崔士鑫 张晓明 梁军 来源:《读者》  

  在姐妹俩的记忆中,父亲总共做过10面五星红旗。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父亲也不再亲手缝制了,外出时总会买上三五面五星红旗。姐妹俩发现,买回来的红旗与父亲缝制的红旗,除了大小不一样外,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让大山里的姐妹俩从小就懂得什么是国家。国家,就是五星红旗;国家,就是脚下的土地。她们从小就懂得,守护脚下的土地,就是守卫国家。

  从此,大山深处除了有鸟鸣和水流的声音,还时常传来两个女孩的歌声。她们为自己歌唱,为父亲歌唱,为他们守护的土地歌唱,为祖国歌唱。

  父亲的爱,注入女儿的血脉。

  1988年,桑杰曲巴老人退休,女儿卓嘎接替父亲,担任玉麦乡乡长。这一当,就是20多年。这20多年,是玉麦乡变化最大的时期。

  随着国家的强大,这片土地日新月异。

  2001年,桑杰曲巴最大的心愿实现——政府修通了玉麦通往山外的公路。

  “父亲沿着这条公路,去了一次拉萨。”卓嘎说。

  这一年,老人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安详离世,享年77岁。

  卓嘎至今仍清楚地记得,父亲临终前对她说的一席话:“如果我们走了,这块地方就没有人了,中国的地盘就会变小。”

  老乡长的一生,被定格在这片方圆198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这里很大,大到堪比一些国家的面積;这里很小,小到只有9户32人。然而,他对祖国的忠诚和家乡土地的热爱,却跨越整个雪域高原。

  “这里是中国的土地,祖国的土地要由我们自己人来住。”老阿妈用最朴素的语言表达玉麦人的共同信仰。

  随着人口的增多,从1999年起,玉麦乡开始在一些重要的日子举行庄严的升国旗仪式。

  卓嘎说:“看到国旗就想起祖国。”

  “留在这里就是在守卫我们的国土。”扎西罗布说。

  没有人记得从哪一年开始,9户人家的蓝色屋顶上除了经幡,还挂上了鲜艳的五星红旗。

  卓嘎说,挂经幡只是为自己一家人祈福,而挂国旗是为所有的同胞祈福。只有祖国繁荣富强,藏族同胞才能过上更加幸福美满的生活。

  让卓嘎、央宗姐妹俩欣慰的是,央宗的儿子索朗顿珠,作为玉麦乡历史上第一个大学生,从西藏大学本科毕业后,主动报考了乡里的公务员。伴随他的,除了皑皑雪山,还有一片壮志和豪情。索朗顿珠说:“家是玉麦,国是中国。我愿意像外公和母亲一样,成为守护这片土地的一员。”

  守望着玉麦乡方圆1987平方公里的9户32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神圣责任感。

  因为他们知道,玉麦的每一个人都是国家的坐标;因为他们知道,守护土地,就是守护国家;因为他们知道,留在这里就是在守卫我们的国土。

  (林双木摘自《西藏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