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之中,找到了你

2018年03月25日 12:12 作者:六神磊磊 来源:《读者》  

  

  在1983年版的《射雕英雄传》里,有几句歌词——

  人海之中,找到了你,一生便有了情义。

  人生匆匆,心里有爱,一世有意义。

  原唱是罗文和甄妮。现在罗文早已作古,甄妮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

  提个问题:这几句歌词,到底指的是谁?可能很多人会回答,那还要问吗,是郭靖和黄蓉啊。

  但我觉得,这几句歌词,用在另外一群人身上也很合适。

  那就是江南七怪和郭靖。

  《射雕英雄传》的故事,基本上来自一场脑洞大开的赌局:江南七怪和丘处机打赌,他们分别去寻找一位忠良义士的后人,一个找郭靖,一个找杨康,将他们抚养成人,并传授武功。

  他们约定,十八年后,双方在嘉兴府醉仙楼头相会,让两个孩子比试武艺,以定输赢。

  这是金庸笔下最大的一场赌约,真的令人怀疑双方一定是疯了。

  首先,能不能找到这两个孩子都是个问题。那时候刀兵四起、生灵涂炭,两个遗孤很可能早就死了。就算孩子没有死,人海茫茫,哪能保证找得到?

  退一步说,就算真的很快找到了,还要玩命教育十八年。人生苦短,能有几个十八年?

  可是江南七怪居然干了:柯镇恶豪气充塞胸怀,铁杖重重在地下一顿,叫道:“好,咱们赌了。”韩宝驹道:“好,救孤恤寡,本是侠义道该做之事。”朱聪则是扇子一张,道:“我们七怪担当这件事就是。”

  七怪从江南一直找到蒙古大漠,一路上艰苦卓绝,却都没有半点郭靖的消息。

  他们甚至做好准备,要找足十八年为止,那时再去嘉兴醉仙楼向丘处机认输。

  六年后,七怪终于在蒙古找到郭靖,喜从天降的那一刻,他们的反应是这样的:韩小莹欢呼大叫,张阿生以拳头猛捶自己胸膛,全金发紧紧搂住了南希仁的脖子,韩宝驹却在马背上连翻筋斗,柯镇恶捧腹狂笑,朱聪像一个陀螺般急转圈子。

  人海之中,终于找到了你。

  可惜他们高兴得有点早——千辛万苦找来的郭靖,原来又蠢又木,太难教。

  师父们经常被郭靖的天资气得想打人。连最疼郭靖的韩小莹,也曾经气得把剑摔到地上。

  他们无数次想:值得吗?但第二天又耐着性子,给郭靖从头讲起。

  大漠里的风沙摧残了他们的外貌。韩小莹本是江南女子,皮肤如雪,有一头乌黑的秀发。可现在皮肤粗糙了,“鬓丝均已星星,已非当年少女朱颜”。但他们还在坚持。

  经常有人问:江南七怪不是绝顶高手,为什么会给我们留下那么深的印象?

  我觉得大概一分凭的是武功,九分凭的是侠义。

  十八年,远离江南故土,也远离了逍遥自在、吃酒赌钱的市井热闹生活,把心血都花在郭靖身上。这种事除了他们,还有几个人能做到?

  丘处机的一段话,大概可以作为注脚:“七侠千金一诺,间关万里,云天高义,海内同钦。”

  他们坚持的这件事,到底值不值得呢?我觉得要看你怎么理解。从享受人生的角度看,当然是不值得。大好光阴,干点什么不好,非要跑到大漠吃沙子?

  但如果换一个角度,人的一生,用十八年做成了一件事,做得惊天动地、海内同钦,是不是又很值得?

  他們的坚持,其实是成就了自己的人生,让时间变得有了价值。

  哪怕是很多年之后,哪怕是邪魔外道、大奸巨恶,比如李莫愁,在说起七怪时,第一反应也是这样一句话:“七怪……收下一个徒儿大大有名,便是大侠郭靖。”

  南宋词人张孝祥曾经写过这样几句词:“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应念岭海经年,孤光自照,肝肺皆冰雪。”

  江南七怪,就是一群表里澄澈、肺肝如冰雪的人。

  多年后,郭靖站在襄阳城头。师父们的使命已经完成,江湖的舞台留给他了。

  面对天下无敌的蒙古大军,他力战不屈,使襄阳城多年来始终屹立不倒。

  在最难的时候,他一定经常想起师父们,想起母亲教育他的话:“你的七位师父远赴大漠,风刀霜剑,教你养你,历经千辛万苦,是为了让你做什么样的人?”

  郭靖大概会默默告诉师父:“当年,你们可以坚持十八年,现在我也可以。”

  所以说,杰出的人生都有过一番伟大的坚持。

  “平凡”的江南七怪被武林敬仰,木讷的草原小孩郭靖成为一代大侠,皆因“坚持”二字。

  (山 高摘自微信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辛 刚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