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

2018年01月08日 22:49 作者:山本文绪 来源:《读者》  

  一

  谈论起体育全能的女性,人们为什么都认为她们是一些性格开朗的人呢?我在体育方面比一般人都强,但性格要比一般人内向。我发现自己“内向”是在长大之后。

  我在县立高中担任体育教师已经五年了,学生们称我为“曙光”。我提醒过他们我是女性,可一照镜子,我确实像相扑力士曙光。真像啊,特别是鼻子那块儿。我个头儿也高,1.75米,是那种骨架大而结实的体型。我每天都是按部就班,白天上课,放学后去俱乐部做指导,周六的午后以及星期日的白天也是这样。我所指导的篮球队在整个县里实力相当强,队员很有拼搏精神,训练时不管多么严格都毫无怨言。

  但有一天我注意到了,就在我每天忙于上课以及俱乐部活动期间,不知不觉中,周围的朋友都结婚了。大学时代的篮球伙伴原本都是些从来不抹口红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大家摇身一变,成为华丽的夫人。我自己也琢磨:大家都已经结婚了,我何尝不想呢?不管怎么说,自降临人世以来,我还从未谈过恋爱呢。

  二

  “生理期!生理期!你们每个月有几次生理期才能满意?”我大声训斥着垂头站立、身穿校服的5个女学生。一上游泳课,她们就以生理期为由逃避,不管我怎样发脾气,她们都默不作声,其实心里一定在偷着乐。“啊,我搞明白了,这周如果是生理期了,下周绝对不能让你们休息;若是休息三次,无论其他科目怎么好,也给你们不及格。”

  她们敷衍着鞠躬告退,想要赶快逃走。

  “井上智里!”我喊了其中一个女生的名字,她突然一惊,停了下来。其他女孩子都不愿自己被牵连,飞快地跑出走廊。井上智里怯生生地回到我面前,低头等着我说话。我抱着双臂俯视这个少女:她的身高比我矮20厘米,体重也一定比我少20公斤吧,白白的皮肤,有一双布娃娃般的眸子,窄窄的肩上垂着松散的头发,胳膊和腿都细细的。我始终没有说话,她沮丧地偷看我,那极度恐惧的神情使我颇感烦躁。我很不喜欢像她这种柔弱、怯懦的女孩子。这分明是一种偏见,但我就是改不了。

  “上周不也说因生理期而要休息了吗?”我低声问道。

  她哭丧着脸。

  “你怎么总是逃课呢?马拉松运动会、球技运动会都请假了吧?”

  我才说到这里,她的眼泪就哗地流了下来。见此情形,我真是血液上涌,头脑发胀。

  “别动不动就哭哭啼啼。”我的斥责之声传到走廊的各个角落,“不是吗?你啊,太爱慕虚荣了,自尊心也极强!”

  她抬起头,泪眼模糊中显露出微带抗议的神情。

  “如果你认为我说得不对,就提出来!”

  “……不是那样的。”她发出蚊子般的声音。

  “你自己没有注意到啊。你错就错在总怕在别人面前丢丑,无论做什么,没有人夸奖你就不高兴,不被夸奖的事就不想做,就若无其事地找出各种理由来逃避,来换取同情。”

  她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比你运动天赋差的孩子很多,可是人家努力啊,就拿跳箱来说,我认为他们五段跳不过去,但原本只能跳四段的孩子却下决心一定要跳过去。他们真是有拼劲儿!我喜欢这些孩子的精神。你是最差的,自己不努力还瞧不起努力的人,是吧?像你这样文弱、招人喜欢的女孩子,不付出任何努力,周围的人就会帮助你,如有重物不用你吱声就有男孩子帮你拿;你什么也不做,只在那里坐等,就会有照顾你一辈子的男人出现。”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想:同样是女人,为什么我却不是这样呢?她像被狮子穷追不舍的小鹿一样,张开黑黑的眸子望着我。铃声响了,我得去上课,就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三

  回到家刚一开门,母亲风风火火地从走廊跑了过来,那样子像中奖了似的。

  “秋美,搞定!”

  “什么呀?”我脱去鞋子,语气显出不悦。

  “没什么,没什么。我一说出来你就该高兴了,不是吗?”母亲一直追着我唠叨。“是相亲的事,有个人要和你见面。”

  听到母亲这番话,我止住脚步。

  “瞧,这是个不错的男人!”

  我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母亲递过来的照片和个人简历。照片上显示的男子既不是大胖子也不是老头子,而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我又核对了个人简历上的身高,“比我还矮。”

  “你呀,不能站在你个人的角度去乱评论人。”

  “我懂,那就见见吧。”我打断母亲的话,没好气地把照片和个人简历还给她。

  见面那天,我在宾馆大玻璃墙的映照下看到了自己的着装,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这种造型如果被学生看见,一定会遭到嘲笑的。我完全不适合穿连衣裙和西服套装,所以还是普通的衣服稍好些,最适合我的就只有紧身运动衫了。

  “可以了!讲话要注意,无论怎么劝,啤酒只能喝一玻璃杯,走路脚步要轻,在对方面前不要擤鼻涕。”

  “够烦的了,快回去吧!”

  “好,好,总而言之,不要露出破绽。”母亲送我到宾馆等候见面,叮嘱了好一番才离去。

  相亲这件事,我觉得不必搞得过于烦琐,今天的相亲就是与对方在一起吃个饭罢了。我在餐厅里等候着,紧紧攥着手帕,低头不语,显得很紧张。不管怎样,这毕竟是我头一次相亲。实实在在考虑结婚这件事大约是两年前。那时我才知道,想要结婚是一回事,对于每天往返于家和学校的我来说,有邂逅的机会是另一回事。所以,也就只有靠相亲这种办法了。

  我认为相亲时只要要求不太过分,即使是我这样的人也应该可以找到对象结婚。可现实如同阿拉斯加的冬天般残酷。母亲曾托亲戚和朋友给我介绍过五次男朋友,但每次我都在会面之前就被拒绝了。无论是照片上我那張酷似“曙光”力士的脸,还是个人简历,都注定了我的落选。我既无财产,也无爱好,要说特长也就只有打篮球了。我对自己的容貌颇为不满。我若是男人也会拒绝的。正当结婚基本无望时,要见我的人却出现了。我紧张的同时,更有一丝窃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