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的烈焰

2017年10月24日 12:36 作者:陈志宏 来源:《读者》  

  朋友跟我说了一段她的尘封已久的往事,听来颇为动人。

  20岁那年,她早早地披上婚纱。新婚前一天,上高中时班上的学霸托她的闺密送来一枚钻戒,央求她戴在右手无名指上完婚。她断然拒绝这一无理要求,将钻戒原封不动地退了回去。

  她对我说:“后来,每次想到他给我送钻戒,还提出那么荒唐的要求,总感觉有一股甜蜜的忧伤。”

  这种感觉只属于青春。

  之后,她和所有爱美的女孩一样,想尽办法把自己打扮得更漂亮一些,但是从来没戴过戒指。

  问及原因,她说:“不戴戒指,不是因为我不喜欢,而是那次之后,总感觉右手无名指上有团蓝莹莹的火。如果戴上,就会有被灼伤的危险,所以不想戴。”

  朋友的感受,看似夸张,实则真实得要命。

  年少时,我曾偷偷恋上一个正处于豆蔻年华的女孩,把火热的感情写在一张纸上,折成能保密的同心锁形,揣进裤兜,想伺机送给她。可是,在教室不好意思送,在她回家必经的路旁等候,见到了她,又不敢递过去。机会多的是,却怎么也抓不住。

  每每手指碰到那封信,我就感觉像被火烫了一般,只好把手放在外面,隔着裤子捂着。我一直傻傻地捂着,捂紧一张充满浓情的纸条,捂住内心滚烫的秘密。

  在“2010中国-西班牙文学论坛”上,著名作家铁凝做了一场热情洋溢的演讲。其中就讲述了一个八路军女战士的暗恋故事,让人印象深刻。

  那年,14歲的八路军女战士暗恋一个比她大几岁的小战士,却一直不敢表白,他也没有留心,两个人就那么傻傻地交往。一天,那个战士被派往前线打仗,她和其他战友去送行。此去凶多吉少,这一别,或许就是永别。她心里很清楚,却没有勇气说出潜藏在心底的爱和担心。

  她心里有一种激情在翻腾,却一直隐忍不发。她挤在送别的队伍中,沿着村口一户人家的院墙走。那是北方农村典型的干打垒式土墙,她一路走,下意识地用手指使劲在土墙上划,一直划到土墙尽头,暗恋的男孩消失在茫茫原野。

  后来,她得知他牺牲的消息,一个人跑到村口哭。看见土墙上被她划出的指痕,仿佛他还在,沉重的悲情汹涌而来。

  多年后,年过八旬的她对铁凝说:“每当想起初恋,指尖仍然升腾起一股灼热感。”那股灼热感来自初恋的激情燃烧出的熊熊火焰。

  初恋是指尖的烈焰,点燃这团火的引信是心间初萌的爱。因为,十指连心。

  遗憾的是,指尖的烈焰来得太快,蹿得太高,烧得太猛,其结局大都是熄灭得迅疾,且不易复燃。

  初恋总是绝恋,无疾而终是它逃不掉的宿命,就像流星划破夜空,瞬间即永恒;又如指尖燃起的烈焰,灼热一生。

  (冯国伟摘自《知识窗》2017年第6期,勾 犇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