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草和大树

2017年10月12日 12:48 作者:艾小羊 来源:《读者》  

  男人在一起谈事业,越说越觉得自己失败;女人在一起谈婚姻,越谈越觉得婚姻不幸。

  我身边就有一位“婚姻不幸”的朋友——者者。她对婚姻的抱怨如你我一样,无趣、琐碎,男人不体贴关怀,喜欢挑刺儿,二人生活习惯有差异,等等,总之就是一块鸡肋。

  去年,者者炒股亏了很多钱。于是,我们每次见面探讨的话题就变成她如何跟丈夫交代。

  大家手忙脚乱地帮她出主意。主意归主意,每个人却都责怪者者。她背着丈夫把家里所有积蓄投入股市,如今本钱只剩一半,这放在谁家都受不了,更何况他俩也只是普通白领而已。

  后来,她向丈夫摊牌了,原本准备迎接疾风暴雨,沒想到丈夫反倒安慰她,说身边谁谁谁亏得更多。那一刻,她好想哭。好像一个飘在风里的人,在半空游游荡荡,带着随时会摔死的不安,如今着陆,却发现自己落在棉花堆里。

  “你为什么不骂我?”她问。“你都这样了,我还说你,我是人吗?”丈夫说。

  者者忽然觉得自己过去有点小肚鸡肠了。

  她过去总说,一个家庭哪有那么多大事,爱情是在柴米油盐里。如今,她却开始怀疑,或许婚姻与爱情最大的区别就是平淡的柴米油盐下躲藏的大恩大爱。

  者者变了,虽然还会偶尔抱怨家庭生活,却不再怀疑结婚的意义。结婚,除了给爱情找一个归宿,更是给人生找一个避风港。

  点我喜欢吃的菜,赞美我的新衣服,说我爱你,这些都是爱情中非常重要的事情,就像培育一株花草,起初的施肥、浇水、除虫格外重要。而结婚意味着花草长成大树,花草是婉约派,大树则是豪放派。大家放下了小心翼翼,自然会暴露出各种缺点、毛病。

  爱情与婚姻最大的不同也是花草与大树的区别,小虫可以毁坏花草,却不能害死大树。

  同甘的时候有杂音,共苦的时候却心有灵犀,这已经是很好的婚姻。

  (雪 茹摘自湖南文艺出版社《做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子》一书,连国庆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