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最重是牵手

2017年06月07日 18:29 作者:未知 来源:《做人与处世》  

  他们的故事被世人知晓,是从一张牵手照片开始的。

  2016年10月,浙江宁波。92岁的冯明老人,因为心脏病住进了医院的ICU病房。而此前不久,他的老伴张萍也由于跌跤摔断了腿,住进了同一所医院。可由于病房所在的楼层不一样,见上一面也成为一种奢侈。

  经过医生检查诊疗,冯明由于年事已高,身体的多种器官已经衰竭,最终家属告诉他病况之后,老人决定放弃治疗,把人生最后的日子留在家中。明天就是出院回家的日子,可家里人看到,冯明却是一脸的愁闷。难道是他后悔放弃治疗了?家里人把这个疑问告诉了他,他听后摇了摇头,用微弱的声音说:“我不害怕死去,是想见老伴一面。”

  饱经风霜的他何尝不知晓,一旦回到家里,恐怕见最后一面都将会是种奢侈。于是家人就把老人的这个想法告诉了医生。对于这个要求,医生颇有几分为难,因为按照医院规定,处在危险期的病人是不允许随便搬动的,不过考虑到老人的特殊情况,就做了通融,打算满足老人的愿望。

  这一天,经过看护人员的共同努力,张萍的病床终于被推进了冯明病房,两张病床紧紧挨在了一起。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老伴冯明,张萍的眼泪立刻流了下来,她伸出枯干如树枝的手,颤颤巍巍地握住了他的手,轻轻地抖动着。他感觉到了她的力度,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一看到她,浑浊的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

  现场的护士看到这个情景后,不由自主地掏出手机拍下了这个永恒的瞬間。这个画面被上传至网络后,感动到了很多人,也让这对平凡的夫妻成为人们尊敬的对象。

  冯明和张萍是经人介绍才认识的。那时候的他是一位普通干部,而她则是小学教师,虽然条件都不是很好,但见面之后,觉得彼此都很可靠,就交往了起来。待一切都瓜熟蒂落后,1950年,两个人步入了婚姻殿堂。

  当时的冯明并没有房子,甚至连单独的宿舍也没有,为了结婚,他就借了一间同事的宿舍,两个人商定好的是借用几天的时间,然后在房间里做了简单的装饰。可就在他们结婚的当天,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宿舍的主人竟然回来了,理由是自己在外面没有住的地方。经过商量,三个人只能住在同一间宿舍里。他们睡床上,宿舍的主人睡在地上。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让冯明很是难堪,但张萍却一句怨言也没有,反而安慰他要放宽心,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这样值得回忆的事情。看着她一脸至诚的模样,他的心里写满了感动,下定决心想方设法一定要弄到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

  在那个物质生活极度困乏的时代,冯明铆足了劲儿干活,不管分给自己的活儿多脏多累,他都忍受了下来,最终感动了领导,分到了一间别人搬走的破旧宿舍,虽然这样,他已经十分满足了。他抽出时间,把房间装饰一新,然后才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当她接到他的信儿后,来到了这间宿舍里,看着一脸憨笑的他,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她暗暗地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值得自己一辈子去珍惜。

  日子就这样平淡无奇地过着,接着大女儿出生,婚后第三年,二女儿又出生。在给孩子上户口的时候,他提出来,要让二女儿跟随她的姓。这个想法其实在很早的时候他就提过,当时她听了,觉得只不过是随口一提罢了,所以当时就应承了下来,没想到他竟如此认真。见她有些不忍,他劝说道:“孩子随了你的姓,并不代表跟我不亲,这样还能让你感觉着不一般,再说了,跟谁的姓还不都是一样,反正都是咱们的女儿。”看到冯明如此执着,张萍也就没有反对,从这样超出一般人观念的做法上,她感受到的是他的一份深深的情意。

  此后的生活中,他们相敬如宾,认真经营着他们的小日子。他除了工作,还爱好写诗,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写一首充满爱意的诗歌送给她,虽然她并不是很懂诗,但从他抑扬顿挫的话语里,她感受到了一颗跳动的心充满了温暖,充满了关心,也充满了甜蜜。在他生命即将走到结尾的时候,他还写下了这样的诗句:“拙荆九十五,越老爱愈深。”

  生命终究会有走到头的那一刻,时光也会重新续上之前的事情。夫妻二人见面之后,过了半个小时,他就离开医院回到了家里。当天晚上,他躺在家中的床上,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那个时候,病床上的张萍心惊肉跳,总感觉着有一种不祥之兆,她叫来陪护自己的女儿,提出要回家看看。女儿虽然劝说了许久,她都听不进去,无奈之下,女儿只得叫来了医护人员。纵使有医护人员的劝说,她还是执意要回家看看,她的话语让人听了痛心:“哪怕我就看一眼他,心也就放下了。”

  无奈之下,医院只得安排张萍暂时出院。回到家中,张萍的怀疑得到了印证。家里人都想着她肯定会大哭一场的,谁知道她只是轻声地哦了一声,脸上满是平静。其实家里人不知道,到了没人的时候,她就会抹起眼泪,总觉着他在耳边轻声地呼唤自己。

  骨折痊愈后的张萍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他们的牵手照片被那位医生传上网络后,二老迅速成为了网红。可真正感动人心的,是背后藏着的66年的牵手相偕。

  人,能有一个牵手一生的爱人,幸甚,足矣。

  (编辑/张金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