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堂相见你一定要跑过来拥抱我

2016年12月03日 13:40 作者:孙道荣 来源:《做人与处世》  

  这是一个只有五岁的女孩,和妈妈的最后对话——

  “到时候我们在天堂相见,你是希望我站在房子外面,还是站在人群第一排?这样你就能一眼看到我了。”极度孱弱的女儿,问身边的妈妈。

  “那个时候,妈妈肯定开心极了。”妈妈噙着眼泪,不让它掉下来。

  女儿又问妈妈:“你会跑着过来拥抱我吗?”

  妈妈抚摸着女儿的头:“当然啦,你肯定也会跑着过来拥抱我吧?”

  “嗯,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抱你的。”女儿用最后一丝力气,左右晃动着头,做出奔跑的样子。

  妈妈哽咽着说,“我知道你肯定会跑得很快。”

  女儿在妈妈的怀里,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她只活了五岁。短暂的一生中,她从没能像别的孩子一样奔跑过,她连路都走不了。

  在她出生九个月的时候,妈妈发现,她不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站立,甚至无法坐稳。身为神经学医生的妈妈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一系列检查之后,一个噩耗向他们袭来:女儿患上了腓骨肌萎缩症。

  这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

  她的病情很快恶化,各种症状显现出来:双手和双脚的肌肉,慢慢失去知觉,她不能动弹了;呼吸肌萎缩了,她无法自主呼吸,不能咳嗽;吞咽肌慢慢失去功能,她无法吞咽,不能吃饭,不能喝水……来到这个世界才一岁多,她小小的身体,就完全陷入了瘫痪状态。

  别的孩子都喜欢的巧克力,她不能吃,因为一小块就可能将她噎死;

  别的孩子都喜欢喝的可乐,她不能喝,因为一小口就可能将她呛住,产生无法预料的后果;

  别的孩子都喜欢看的动画书,她看不了,因为她无力指挥她的双手,去翻动薄薄的一页书;

  别的孩子很快就学会走路了,奔跑了,嬉戏了,她只能羡慕地看着,她只能在心里幻想着,像别的孩子一样手拉着手走路,快乐地你追我赶……

  她短暂的五岁的生命,一直被困在两张床上,一张是家里的,一张是医院的病床。

  只要一生病,哪怕是轻微的感冒,父母也不得不将她紧急送到医院,抢救。她的生命脆弱得就像一块薄冰,随时可能碎裂、融化、消失。医生一次次将细细的长长的管子,从她的鼻子深深地插进气管里,以便把气管中的痰液吸干净。那些痰液,正常人轻轻一咳,就可以咳出来了,但她无法做到,它们像恶魔一样,随时准备夺走她幼小的生命。

  即使从医院出来,她也不得不随时随地都要带着呼吸机。

  不管去哪,她都不得不瘫在轮椅里。

  她没有尝过任何人间的美味,因为维持她生命的食物和水,都只能通过一根管子直接送入她的胃里。

  她无法自己在床上翻身,刷牙,洗脸,上厕所,洗脚,所有一切都要爸爸妈妈帮忙。

  随着病情日渐恶化,她去医院的频率越来越高了,而每一次治疗和抢救,过程都极其痛苦,医生告诉她的父母:下次再感染什么病毒,可能很难再抢救回来,就算能抢救回来,她也只能像个植物人一样躺在床上。

  必须面对这一艰难时刻了。是继续救?还是放弃?最后,他们把决定权交给了当时只有4岁的她自己。父母告诉她,她死后会去天堂,在那里,她可以玩耍,吃饭,奔跑,跳跃,做一切她这辈子没法做的事,在那里,会有上帝代替爸爸妈妈爱她。

  她选择了不再去医院。

  妈妈哽咽着说:“你要知道,爸爸妈妈不会陪你去天堂,你要一个人先去。”

  “没关系,上帝会好好照顾我的。”

  妈妈忍不住哭了:“对不起,我知道你不喜欢看着我哭,但是你走了之后,妈妈会很想你。”

  她安慰妈妈:“不要担心,上帝会照顾我的,它一直在我心里。”

  她选择了上天堂。

  她的一生,只有五岁。

  她是一个美国小女孩,可我愿意把她当作我们所有人的孩子。

  她有一个很可爱的名字,但我更愿意喊她“天使”。

  如果真有天堂,人们一定能看到她快乐地奔跑、跳跃、玩耍。而每一个遇到她的人,一定都会跑过去,将她紧紧抱入怀中。

  (编辑/杨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