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再给我一个美丽的名字

2016年08月25日 20:40 作者:徐嘉青 来源:《做人与处世》  

  他们的相识应该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因为那年她在比利时留学,他也是。从遥远的东方来到这里,原本就是缘分,更何况在那里,留学生们还组织有联谊会,在一次参加联谊会的活动中,他们见面了。

  第一次见面,他就给她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他知识渊博,谈吐不凡,更打动她的是他的善良。整个男生宿舍里,只有他养了一只猫,那时恰好母猫刚生了小猫。看着可爱的猫咪,她欢喜地走过去就要抱。他见状,连忙劝住她说:“小姐,请等一等,不要吓了这只母猫,它现在很饿,我正在喂它吃饭,你过来抱它,它就会跑掉的,这样小猫也会吃不到饭的。”听着他的话,她的心猛然一动,好印象自然也就产生了。她甚至痴痴地想,一个对猫如此细心的人,对人也绝对坏不到哪里去。

  接下来的事情更是印证了她的猜测。一天,非常喜欢打乒乓球的她找到他,恳请他陪自己打乒乓球,他不假思索就同意了。她调皮地说:“我的水平可是很臭的哟!”她说的是真的,虽然她很喜欢,也很努力地去练,无奈水平却高不到哪里去,一开始还有人陪她练,可时间一长,找人就困难多了,这一度让她丧失了信心。她想到了他,这才找了过来。他嘿嘿一笑说:“我的也香不到哪里去。”

  听他这么一说,她欢天喜地起来。就这样,一有闲暇,她就跑过来让他陪着打乒乓球,因为他的水平确实如他所言,每次打,两个人都是互有胜负,这不免让她重新燃起了练好乒乓球的信心。后来她才知道,他打乒乓球的技术相当娴熟,在对打的时候明显地让着她,而且让得不留痕迹。

  有一次,他们打球打到很晚,他执意要把她送到住所,到了之后,他才放心地说:“到了,我走了啊!”不知道因为什么,平日里能言善辩的她竟然没答言,只是静静地望着他转过身,迈着脚步回去。当时的月色很好,她就那么痴痴地望着他的背影消融在一片月色中,一行诗句出现在了脑海里: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其实结一段尘缘,这是早晚的事情。因为从一开始,他们都深深地留在了彼此的心里,一连多天的相伴,爱的种子已经扎到了心底,只要阳光洒进来,瞬间就能长得葳蕤繁茂,而阳光,则是他们彼此的表白。

  机会终于来了。在一个周末,她听说他患了重感冒,连起床都成了奢求。见了面之后,她问他要不要吃饭,他说没胃口。一听到这话,她很为他担心,她知道生病的人,胃口肯定大减,而在遥远的西方,街上的饭菜又是那么不适合东方人的胃口。想到这里,她就钻进专门为中国留学生准备的厨房里,从未下过厨房的她,竟然耐下性子坐在锅灶前,精心为他熬制了一碗粥。当这碗粥被端到他的寝室后,整个男生宿舍都沸腾了,大家都羡慕他竟有这样的机缘。

  兴许是粥的力量,或许是爱的效果,很快他的重感冒就好了。正是这一碗粥,心终于向彼此打开了,爱情的种子终于获得了阳光,生根发芽,一瞬间就长成了参天大树。

  1968年的春天,他们在布鲁塞尔举办了简单的婚礼,从此开启了他们心手相牵的生活。结婚之后,他才知道,她根本就不善下厨房,耐下心性为他熬制的一碗粥,不过是为了捕获他的心;而她也知道,他根本就不爱打乒乓球,之所以能陪着她打,也不过是为了获得她的好感。背后的事情都知晓了,并没有影响他们生活的甜蜜,反倒成了他们彼此插科打诨的素材。

  学业结束后,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回到台湾。他们也没有选择在繁华的都市生活,而是住在了乡下,而且一住就是十年。在乡下的院子里,他们种下许多槭树,一到春天的时候就是一片葱绿,而到了深秋则变成一片深红。每当孩子熟睡后,他们就会牵着手在院子里散步,淡淡的清香缭绕鼻翼,伴着夜色,人生娴静而恬淡,充满了雅致。

  早上,她都睡得相当香甜。有一个夏日的清晨,她醒了,却赖在床上不想起来,耳边传来的是清脆的鸟鸣和孩子的歌声,不一会儿,她听到他的嘘声:“小声一点儿,妈妈还在睡觉呢!”他照例是早早就准备好餐饭的,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厨艺,作为理科生的他竟能把饭菜烹调得精美可口。有时候,她甚至觉得他们的角色应该换一下。她教绘画,平日里也写诗,虽然他不懂这些,但永远都是她诗歌的第一个读者。她出了名,他甘愿做她背后默默支持的人,有人误解了他的姓氏,他总是微笑着纠正对方,却不给人一丝一毫的不满和压抑。

  平淡而幸福的生活伴随着时光倏然而过,在他的包容下,她觉得每一天都是甜的。当然,她也努力地用自己的付出来弥补往日的亏欠,给了他足够的母性柔情。他们成为彼此心底最柔软的一块,再也无法舍得下分得开。

  2008年的秋天,这一切却都戛然而止了,他因病永远离开了她。她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以至于许久都未能从悲痛中走出来。

  也许你现在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名字,他叫刘海北,她是席慕蓉。席慕蓉曾经写下这样的诗句:请再给我一个美丽的名字/好让他能在夜里低唤我/在奔驰的岁月里/永远记得我们曾经相爱的事。这一点,刘海北做到了,因为他给了她一个最最美丽的名字,这个名字就是——爱人。

  (图/刘昌海 编辑/张金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