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好朋友渐行渐远,是什么感觉

 2016/08/26 15:08  咪蒙 《意林》  (156)    

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的同桌是个白羊座的女生。

一头短发,乱蓬蓬的。我和她每天一起看《童话大王》,一起分享郑渊洁对成人世界的各种吐槽。我们觉得自己很厉害,觉得自己掌握了人生的真谛。

那时候,我妈给我买了辆自行车,超级拉风。我骑着自行车和同桌一起去新华书店买词典。买完了出来,发现自行车不见了。我很惊慌,天哪,我的新自行车啊,不见了我妈会骂死我啊。

同桌让我千万不要着急。她结合了当时的环境和所有的条件,冷静地给我分析,结论是,一定是别人认错了,把我的自行车当成自己的,骑走了。

我觉得她说得好有道理啊。我们两个在原地,站在冬天的寒风中,从下午5点等到晚上8点多。

我妈纳闷,我买个词典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家呢?来新华书店门口找我。看到我们两个,问了下情况,劈头盖脸骂了我一顿。

我妈说你傻不傻啊,明显是自行车被偷了啊。事后同桌还是表示不太相信,也许有好人呢。

我和她很多年没有联系了。

听说她前年还干过一件蠢事。某天她在一家咖啡厅,一个女孩自称是大学生,给她看了学生证,找她借50块车费回学校。还郑重其事地跟她要了地址,说要汇款还给她。

她就借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听了这个故事,我却特别安心。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这样,让我相信,这个世界有些美好的东西,是永恒的。

世上有骗子,也有天真烂漫的她。

她让我相信美好,以及相信白羊座是好人。

初中的时候,班上转来了一个石家庄来的女生,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把我的名字都念成儿化音。她也是哈比族(《魔戒》里虚构的一个族群,身高比正常人类矮),所以一来就注意到了我和三个闺密组成的哈比小团体。

她直接跟我们说,我可以做你们的好朋友吗?

当时真的惊呆了。

觉得她怎么这么直接啊。

然后我们就成为好朋友了。

有一次我们吵架,一般来说,吵架了,如果想跟对方和好,我们就用暗示的方法,避重就轻嘛。

比如问,要不要去小卖部买东西吃?或者,放学一起走吧。

就算是和好了。

不用说对不起,也假装之前的别扭没有发生过。

然而她不。她会很郑重地跟我道歉,说对不起,说之前她做错了。她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可以这么认真地说出对不起的人。从那之后,我也开始学习说对不起,然而学得很不好。每次想说对不起,就会觉得特别尴尬,难以启齿。

奇怪的是,我们踩了别人的脚,挡了别人的路,我们可以随口说对不起。然而我们真的伤害了别人,冤枉了别人,却很难说一句对不起。

每一次我没有勇气说对不起的时候,就会想起那个女生,用普通话说对不起的诚恳的模样。

大学的时候,我的好朋友是一朵奇葩。为什么我的身边都是奇葩呢?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她长得不美,却谁都敢追,体育系大帅哥、中文系学弟、英语系老师。她从不给自己设限,从来不懂什么叫知难而退。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她追生物系的男生,长得像张智霖的大帅哥,特别高冷,我们都觉得她疯了。

她只说了一句话: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她火力全开,每天去生物系旁听,什么都听不懂,但她根本不在乎。

她给那个男生送玫瑰花,为他学吉他,给他在广播站点歌。

在我们那所保守的学校,她简直就是惊世骇俗的存在。

结果呢?

她还是没追到。但是那个男生的好朋友,长得特别阳光的大男孩喜欢上她了。那个男生家里超级有钱,请我们几个闺密去吃西餐,高级牛扒人均两份啊。太土豪了。

我顿时觉得我的好朋友能吸引到这么伟大的人,真是棒呆了!

我是从她那里才学会了,很多时候不懂知难而退是一件好事,这会让我们有勇气去做那些不可能的事。

这个世上,只要你敢,再大的不可能都会变成可能。

而你怯懦,再大的可能也会变成不可能。

现在我这么厚脸皮,这么盲目自信,一大半都是她害的。

她应该为我的人生负责。

蔡康永在《奇葩说》上,曾经说过一段话:

可能现在友谊被包装得非常华丽跟高贵,事实上,人生的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好朋友

好朋友就是把好东西带到我们生命里来的人。

是的,也许,曾经的好朋友现在已经跟我们毫无交集,变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时间改变了友情。

但是,曾经的好朋友带给我们的那些美好的记忆、美好的习惯、美好的价值观是无法改变的。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9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