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爱能抵御世间寂寞风雨

2016年08月07日 12:07 作者:汤小小 来源:《做人与处世》  

  有爱不觉天涯远

  ~~~ 一 ~~~

  佐梅和蒋百里的相遇,像一出特意安排的偶像剧。

  一个是日本驻华的护士,一个是保定军校的校长,生活轨迹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交集,却因为一个突发事件而紧紧相连。

  那时的蒋百里,三十出头,血气方刚,眼里揉不下一粒沙子,因为大刀阔斧的改革受到阻挠,对政府和教育深感失望的他,当着全校师生的面,饮弹自尽。那一枪抱着必死的决心,没能要他的命,却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带到了他面前。

  这个人就是佐梅,那时她叫佐藤屋登,二十二岁的风华之年,漂亮温婉,像冬日里绽放的一朵梅花。

  蒋百里伤情无虞,但整个人心灰意冷,他把安眠药放在枕下,随时准备再次结束生命。做为日本驻华使馆特派来的护士,佐藤屋登被留下来看护这个生无可恋的铁血将军。

  她陪他散步,陪他聊天,读优美的文字给他听,守在他床边,直到他安然入睡,她还常常在他耳边循循善诱:“要忍耐,如果不能忍,将来如何能立大功业?”

  有时候,一个人不离不弃的陪伴,就是最好的精神支柱,蒋百里不仅打消了自尽的念头,还对生活燃起了新的希望,这希望里,有民族大业,也有儿女情长。

  日复一日的相处中,他的心门早已为这个善解人意的女子打开,一刻看不到她,眼中的一切都黯然失色。他看着她的眼睛,深情款款地说:“是你给了我生活的希望,如果以后你不在,我要怎么办呢?”

  爱慕之情昭然若揭,这是他第一次大胆表白心迹,拙劣却真挚。这隐藏的情话,佐藤屋登自然心知肚明。只是,在那样的乱世里,中日关系如此剑拔弩张,她怎么敢轻易突破世俗的界限,与一个中国男子携手共度?

  爱情本来如此甜蜜,可是两个人的身份,注定了艰难重重。三周后,佐藤屋登奉命回京,离开保定,离开蒋百里,用距离将情感稀释。

  没有佐藤屋登在身边的日子,每一天都漫长无趣,每一天都如在油锅里煎熬。那时他终于知道,这个女子已经在心里生根发芽,再也拔不掉了。不久,蒋百里也辞去校长职务,赴京休养。

  ~~~ 二 ~~~

  蒋百里选择了一家日本医院,巧的是,佐藤屋登就在这家医院工作。这次相遇,让蒋百里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他像打仗一样,开始锲而不舍地对佐藤屋登展开了追求攻势。

  他的追求大胆而别致,先是通过主治医生向佐藤表达爱意,然后又委托总统,总统又委托大使馆,一个个委托下去,弄得人尽皆知。他唯独不敢直接向女孩表达爱意。

  佐藤离开医院,回到日本。

  如此远的距离,似乎再也没有在一起的可能。蒋百里却不愿放弃,他开始给佐藤屋登写信,一封又一封,从不间断。在信里,他大胆诉说自己的相思与爱慕,反正,他就认定了佐藤屋登,这一生非她不娶。

  那些信,像墨一样一点一滴渗透到心里,终于将佐藤屋登所有的理智全部击碎。其实,在保定看护期间,她也已经被蒋百里深深吸引,他的言谈举止,他的潇洒睿智,他的刚烈不屈,都是她心里最理想的男人模样。

  只是因为两个人的国籍不同,要克服的困难太多,所以她一直试图用理智说服自己,从中国回到日本,也是想要逃避。

  她算准了一切,唯一没有算到蒋百里会如此情深义重,会如此锲而不舍,会如此火辣辣地一次次表白。

  那颗本来就跃动的心,终于再也无法宁静。

  纵前路艰险又如何?只要有爱,便能抵御一切风雨。

  那一刻,佐藤屋登的心变得和蒋百里一样坚定不移。

  她将蒋百里所有的信都拿出来,一一展现给父母。

  那信中的每一个字,都像战鼓一样擂着她的心,如今,又敲打着父母的心。虽然他们并不赞成女儿远嫁到中国,但那信中浓烈的爱意,和女儿早已坚定的决心,让他们唯有轻声叹息,再送上深深的祝福。

  1914年冬,佐藤屋登重回中国,与蒋百里结为夫妇。这与他们的初相遇,已经整整过去了两年。

  蒋百里为夫人取了一个中国名字:蒋佐梅,并在家乡购地数亩,种植二百棵梅花,取名“梅园”。

  梅,一直是他的最爱,无论花,还是人。

  ~~~ 三 ~~~

  婚后的蒋佐梅,洗尽铅华,成为中国传统里最合格的家庭主妇,伴随她二十多年的日本生活习惯,她一一摒弃,她甚至不再说日语,只说中国话。她把自己化作一滴水,融进了夫君的国度里。

  有时候,男人的优秀,注定了没有太多精力顾及家庭,蒋百里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家事便只能抛给妻子。佐梅从未抱怨,总是将家打理得井井有条,不让他为此分一点心。

  而他,知道她会为自己的每一点安危担心,无论在外面遇到多么危险的事,无论经历过多少惊险时刻,在她面前,他总是云淡风轻,将一切都悄悄隐藏。

  然而,他们的婚姻,不但牵扯到两个家庭,还牵扯到两个国家啊。树欲静而风不止,很多事情,都不在掌控中。

  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中日开战,逼着她在两国之间做出抉择。

  她最终选择了爱情,身为日本人的她,没有替自己的国家遮丑,而是说:“中日交战,是日本军阀侵略的过错。”为此,她切断了和日本的一切联系,终生再也不曾踏上日本的土地。她不但支持丈夫捐掉轿车支援抗战,她自己也卖掉身上值钱的东西,买来布匹、纱布,夜以继日地赶制军衣及绷带,送往前线,救护伤员。

  她的这些举动,给了蒋百里前所未有的决心和底气,他不止一次表达要亲自击败日本军队的梦想,他在很多场合说了很多防御日本的策论。做这一切时,他不用担心自己的日本妻子,因为他知道,就算她是日本人,她也会选择站在他这一边,为正义呐喊。

  是的,她始终选择站在夫君这一边,站在中国这一边。

  只是她没有想到,蒋百里去世时,竟有人诬陷是她毒死了丈夫,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她曾经是一名日本女子。

  失去至爱的打击已是痛不欲生,那些人情冷暖更是让人冷得透彻心肺。她早已失去日本的一切亲人,如今又失去夫君,那片在新婚时便种下的梅园,也早已毁于战乱,再也看不到它灼灼其华的模样。她只能在流言与冷眼里,与几个孩子相依为命,互相取暖。

  她与蒋百里相守二十八年,又独自度过了四十年。

  她的墓碑上,刻的便是“蒋佐梅”三个字,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国名字,一个传统的中国妻子,便是对她一生最好的概述。

  她这漫长一生,有一大半的时间处于寂寞孤寒中,风雨无数,被误解,被打击,她都安然地挺过来,淡然面对。没有抱怨,也没有变得尖酸刻薄,她始终如一朵傲雪的梅花,温婉坚强,始终是他喜欢的模样。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心中有爱,爱是这世间最好的保护伞。因为爱,这一切风雨,一切孤寒,便都可以轻松抵御,即使苦,亦觉甜。

  (编辑/杨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