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那些眼泪

2016年01月04日 13:01 作者:汤小小 来源:《做人与处世》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父亲确实很男儿,从小到大,我就没有见他掉过一滴眼泪。一度我以为,父亲打算把这句名言践行到底,一辈子拒绝掉眼泪,但后来听说,他居然有过几次流泪的经历。

  我五岁那年,和姐姐疯着玩,跌了一跤,居然把小腿摔骨折了。母亲背着我,走了好几里山路,才把我送到医院。

  接骨是出了名的疼,我却好像遗传了父亲的坚强,硬是没喊疼,也没掉一滴眼泪,还自己给自己唱歌鼓劲。姐姐在旁边哭得稀里哗啦,母亲也不停地抹眼泪,在她们的哭声中,我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醒来时,父亲已经坐在我床头,那时他在外地做生意,坐了几天的车赶回来,眼睛里还藏着血丝,可眉眼里却含着笑。母亲偶尔哭,他很不耐烦地吼:“哭什么哭,有啥好哭的!”

  看来咱俩是一样的德行,该哭的时候,偏偏一个卖力唱歌,一个使劲地笑。

  后来,听母亲说,其实父亲是哭过的。他行色匆匆地赶回来,看到病床上一脸苍白的我,冲到病房外,坐在楼梯上,号啕大哭。动静太大,弄得连医生都过去劝,说死不了人,也不会留下后遗症,父亲却振振有词地说:“多受罪啊!”

  我一直在想,父亲号啕大哭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不会一把鼻涕一把泪,形象全无吧?算了,我还是喜欢看他笑的样子。

  高考落榜,没钱复读,更没钱买学上。一向坚强的我,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儿,躺在床上,两天没吃饭。母亲和姐姐轮流劝,还专门搜喜剧片给我看。只有父亲,没事儿人似的,该吃吃该喝喝,好像我的前途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心里恨得牙痒痒,要是你再多努力一点,多赚点钱,我至于没学上吗?但是,抱怨也没用,靠不了父亲,靠自己总行吧。我决定跟别人一起,到南方去打工。

  母亲帮我收拾好东西,走的那天,让父亲送我,她在背后不停地抹眼泪。我不敢回头看她,眼睛瞄向父亲。父亲笑呵呵的,好像不是送我去打工,而是送我上京赶考,一去一回,马上华袍加身了似的。

  看他笑眯眯的样,我的伤感也跑得无影无踪,人长大了总是要飞走的,家不可能永远是温暖窝。更何况,还有一个这么没心没肺的父亲。

  我以为,父亲的心已经强大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谁知道,后来母亲说,我走后,父亲就哭了。他端着酒盅,不说话,泪却一滴一滴落在酒里,像珍珠一颗颗砸在琼池里。母亲嗔怪他不早点流泪,让我错过了一场好戏,他无限伤感地说:“出门已经很辛苦了,哪还能惹她哭!”

  一想到他默默落泪的样子,我就又想哭又想笑。大珠小珠落玉盘啊,一个大男人,哭就哭呗,还搞得这么唯美浪漫。

  后来我恋爱了,确切地说,是有人追我了,我可不打算嫁。但那人脸皮厚得像城墙,居然跑到我家来,跟父亲谈天说地,喝酒吃菜,还顺带着把家务都给做了。

  这样的次数多了,父亲就和他站在了一个阵营上,有事没事就在我耳边唠叨:“这小子靠得住,你赶紧抓住,别让他溜了。”

  看父亲那副恨嫁的样子,我气不打一处来。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爹啊,不帮女儿净帮女婿。既然你那么想让我走,那我就走好了,以后再不烦你。

  婚期定下来,父亲逢人就咧嘴笑,让人家到时来喝喜酒。还忙着帮我买家具,买各种嫁妆。

  当我坐上花车时,一回头,看见母亲用衣角偷偷地擦眼泪,伤感顿时将我包裹。正准备掉眼泪,目光扫到父亲,他正和宾朋说笑,每个皱纹里都是笑意,有快烂掉的大白菜被人批发买走的自豪感。我的泪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我以为,我出嫁,是父亲这辈子最开心的事。后来听母亲说,亲戚都走了以后,父亲站在我的房间里,哭得泣不成声,一连哭了数小时,谁劝都没用。第二天又接着哭,哭得肝肠寸断,一边哭一边说:“我真想养她一辈子!”

  想不到,父亲哭的花样这么多,还学人家电视剧,一边哭一边煽情。一想到他泣不成声的样子,我就泣不成声。

  这辈子,我从来没有见过父亲流泪,可他确实曾经流了很多泪,哭出很多花样。而他的每一次泪,都是为我而流。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知道,这些泪,每一滴,都是一位父亲对一个女儿最浓烈的爱意。

  (图/刘昌海 编辑/杨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