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班会

2015年05月15日 10:29 作者:李良旭 来源:《做人与处世》  

  我刚接四年级(2)班的时候,前任就拿着花名册,向我介绍每个学生的情况。她说得很详细,每个学生的学习、性格、爱好、特长都一一作了介绍,我很感动,还没和学生们见面,我就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对带好这个班充满信心。

  当她就要合上花名册时,我指着花名册上许冬冬的名字说:“这个学生还没介绍呢,漏掉了。”她听了,好像一下想了起来,“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她说:“这个学生太平常了,我带这个班几年了,对他几乎没印象,有几次他没来上学,我都没有发现。”听她这么说,我心里突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学生呢?

  这天,是我第一次走进这个班。学生们大概都听说了要来新老师,一双双眼睛里都带着好奇打量着我,有几个正在教室里打闹的男生,看到我走了进来,立刻停止了打闹,悄悄地向我这边挤眉弄眼。不用介绍,那几个男生的名字,我已猜到了。

  上课了,学生们都坐在座位上,一个个抬着头,准备听我这个新老师给他们上第一堂课。我首先向同学们作了自我介绍,然后拿起花名册点名,我要求点到名字的同学喊“到”,然后站起来,让我认识一下。当我报出许冬冬的名字时,只听到一个很小的声音,我抬眼找了一遍,才发现在墙角站起来一个人,那男孩瘦瘦的,一脸腼腆、拘谨的神色。我向他笑了笑,还特意说了句:“请坐下!”就这一个不起眼的举动,立刻吸引了同学们的目光,不少学生向他这边望了望,又望了望我,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几天后,我通知班上的学生,叫他们下午放学后不要走,我要开班会。因为学校临时有个会,我迟了半个小时来到班上。我推开门一看,只见教室里空荡荡的,只有许冬冬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座位上。我问:“其他同学呢?”他小声地回答:“都走了!”我问:“你怎么不走?”他腼腆地答道:“老师说了要来开班会,肯定会来的,我不敢走,我怕倒霉。”我听了,心头一热。“你说得对,今天的班会照常开,我的班会就开给你一个人。”许冬冬听了,惊讶得两只眼睛直盯盯地看着我。

  我站在讲台前,开始开班会。许冬冬静静地听着,硕大的教室里,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在回荡。我看到,许冬冬听得很认真,有时腼腆一笑,有时抓抓自己的脑袋。不知不觉,一节课的时间结束了。我站起身说:“今天的班会开得很好,许冬冬同学听得很认真,希望你再接再厉,把学习搞好!”许冬冬背起书包兴冲冲地走出了教室。我看着他的背影,发现他的腰杆明显挺直了。

  那次班会后,我发现,许冬冬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班上的许多事情,他都积极主动地参与,他还参加了班级演讲团。他的身边有了朋友,教室里常常有人喊许冬冬的名字,不一会儿,回响起清脆的回答声。看着许冬冬一点一滴的变化,我很欣慰。

  不知不觉,我带的这个班小学就要毕业了。几年下来,我和这些孩子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我要学生们即兴发表演讲,谈谈这些年来的收获和感想。同学们一个一个走上台来,讲着讲着,流出了眼泪。

  轮到许冬冬,他走上台来,深情地说道:“我曾经是一个胆小、怕事、没有自信心的孩子。自从老师为我一个人开了班会后,我深深地感到,我们每个人都是不可替代的一颗星。这颗星虽然没有倾城的光芒,但在漆黑的夜空中,依然发出璀璨的光芒,它也是银河系中一颗不可替代的星。”

  很多年过去,对许冬冬的话依然记忆深刻。不见倾城的星,但必须要看到每颗星散发出的光芒,这是我一个做教师的责任。

  (图/刘昌海 编辑/张金余)

6 thoughts on “一个人的班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