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萤火虫

2015年03月23日 21:44 作者:里则林 来源:《读者》  

  再美丽的地方,也有黑夜。就像再好的年代,也带着一抹黑色。

  我上高中的时候,门口有一条热闹的街,那里全是地摊。

  那条街上,有一对盲人夫妇,起早贪黑卖鼠药。他们两个为了扩大“势力范围”,在相隔十几米的地方,各摆着一个摊位。那时他们手里各自拿着两块小竹板,时不时发出清脆的声响。

  第一年,我以为那是他们招揽顾客的方法。第二年,我觉得他们是某个秘密组织的线人,在打着摩斯密码。第三年,那天我毕业了,下午我走过那条街,经过盲人丈夫旁边时,他手里的竹板正好响起,紧接着十几米外他的妻子手里的竹板也响起来了,然后丈夫手里的竹板换了个节奏又响了起来。如此反复了几次。这时我看到盲人夫妇的脸上挂起了幸福的笑容。那笑容温暖、知足,融化在了夕阳下、晚风里。

  那是我见过除我的笑容之外最美丽的笑容。

  看到那个笑容我才明白,原来竹板声不是为招揽生意,也不是摩斯密码。他们也许永远不知道他们头顶上的天空有多蓝,也不知道旁边卖的花有多美,但是他们知道彼此依然相依相伴,从未走远。他们不像很多夫妻一样,能看到彼此的脸,但是很多夫妻却也不能像他们一样,看到彼此的心。他们眼里的漆黑和生活的苍白,因为彼此的温暖,变得五颜六色。

  那个时候,我不太明白什么是爱情,也许现在也不太懂。爱情或许只是找到那么一个人,就算有一天你什么也看不见了,你也不会惊慌失措,只要你知道他就在身边不远处。

  我家楼下有个保安,在我刚刚从外地读书回来的时候,他总是在门口拦住我,问我住在哪。我想半天,告诉他门牌号,然后他又叮嘱我,下次记得带门卡刷卡进来。

  但我就是懒得带门卡,而那个保安是执着的,非要拦着我。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了了,和他吵了起来。保安毕竟不敢跟住户吵得太过火,他最后憋红了脸,礼貌地对我说:“这个的确是规定,没有卡必须要询问,如果不这样,怎么保证你们住户的安全?”

  我冷笑一声,直接走了。

  那天下午我走在小区里,看小朋友跑来跑去。这时门口传来辱骂声,我一看,是一个大叔在骂那个保安,那大叔和我一样,是个不喜欢带卡的住户。保安被骂得狗血淋头,我看到他眼里的委屈和无奈,突然觉得自己很过分。因为透过那位大叔,我看到了自己。那时候天气很热,我们穿着短袖都受不了,保安穿着制服,一头的汗水。

  那天下午我带上门卡,在门口的超市买了两罐可乐,然后刷卡进了小区。我笑着拿手上的卡对着保安晃了晃,保安有点不明白,尴尬地笑着说:“对了嘛,你们出入带卡,大家都方便。”我把可乐给保安,说:“不好意思啊。”

  保安坚决不肯收,我说:“你那么小气啊。”

  保安挠着头笑笑,有点受宠若惊,然后接过了可乐放在一边。

  后来,那个保安每次见我都对我笑。

  昨天下着雨,天很冷。那位保安站在门口,抹着脸上的雨滴,大家都在忙着准备过春节了,而他依然站在那里。

  我远远看着他,我想他一定也有自己的家人。他为了他的家人不用在寒风中、烈日下像他一样站着而努力地站着,年末了,他心里的苦楚和委屈,也许只能融化在这一个信念里了。

  我曾经遇到一个小男孩,他每天下午6点会准时到他爸爸的小推车那里,他爸爸是卖山东煎饼的。我经过那个地方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小男孩,他茫然地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眼里总映射出一般孩子所没有的孤独。他偶尔自己在旁边玩树下的小草,偶尔趴在一张塑料凳上写作业。晚上9点多的时候,他困了,就枕着小书包睡在爸爸手推车旁的一块硬纸板上。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总是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然后我对他眨一下眼睛,他却马上看向别处,仿佛害羞了一样。

  有一天晚上,一个中年男子经过,小男孩的爸爸不小心把面糊溅到了那个中年男子的衣服上。中年男子大发雷霆,指着小男孩的爸爸开始骂。这个场景瞬间就吸引了许多围观群众。

  按照中年男子的说法,这里本来就不准摆摊,摆了摊还那么不小心,弄脏别人。小男孩的爸爸很窘迫,一个劲地道歉,脸上尽是无奈和委屈。我透过人群看到了小男孩,小男孩的眼里满是惊恐和无助,紧紧地抓着爸爸的衣角。

  后来中年男子终于骂舒服了,走了。小男孩的爸爸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凳子上,也许是在儿子面前丢脸了,也许是感到难过和委屈。小男孩站起来,在后面轻轻地拍着爸爸的背。小男孩的爸爸摸着小男孩的头,在远处我看到他嘴里说着什么,也许在安慰小男孩,告诉小男孩他没事。

  那时,我正好走到了小男孩爸爸后面,看到小男孩爸爸落寞的背影,看到小男孩爬到了爸爸的腿上,然后抱着爸爸的脖子,脸对着我。小男孩就那样安静地抱着爸爸,手轻轻拍着爸爸的背,眼睛里一扫往日的孤独,有的只是心疼。那一刻,我觉得难过又温暖。只是突然,小男孩的眼里竟然一滴一滴地流出眼泪来。小男孩咬着嘴,也许在努力忍着,不让爸爸发现,手不断交替着擦自己的眼睛。

  我想知道,有没有老师教这个小男孩念过“世界它是一幅五彩斑斓的画卷,上面有蓝色的天空、绿色的地,金黄的麦田上跑过一群鸭……”

  我曾经见过世界上最美丽的河流,是辛勤劳动的人们脸上的汗水;我也见过世界上最雄伟的山峰,是那些长满老茧却坚实可靠的肩膀;我还见过世界上最美丽的花儿,开在那些孤独却仍然微笑的人们脸上。

  有很多人就像这个时代的萤火虫,卑微、孤独、不被人所理解、不为人知、没人注意,但他们彼此温暖。每当你的黑夜来临,他们总会扑哧扑哧地飞到你面前,带着自己小小的亮光,在这个无边的世界里,哪怕只温暖和照亮了一平方厘米的地方。

  黑夜里,他们的眼睛,就像萤火虫一样美丽。

  (山 高摘自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像狗一样奔跑》一书,宋德禄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