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心细如丝

 2018/06/09 21:20  董凡 《做人与处世》  (530)    

“油渣鬼,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这次一定能成功。”被同事称作“油渣鬼”的是衣着朴素、不修边幅的袁隆平。因为生活随性,皮肤黝黑,平时又一身农民打扮,已经33岁的他还没有女友。

“快看看,你认识不?”同事把一个女孩带到袁隆平面前,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是他的学生邓则吗?袁隆平在湖南安江农校任教18年,学生有很多,但是眼前这个漂亮大方又善解人意的女孩,留给他的印象最深。她不仅能歌善舞,篮球也打得棒。同样喜欢运动的袁隆平觉得,要是娶到这么优秀的女孩为妻,那真是三生有幸。性格开朗的他对邓则展开了热烈追求,25岁的邓则对袁隆平也颇有好感,两人在同事的撮合下,不到一个月就结婚了。婚礼当天,邓则参加一场篮球比赛,红色的球服就是她的新娘服。袁隆平则买了几斤喜糖发给同事,就算把婚事给办了。

袁隆平游泳技术不错,还差点进了国家游泳队。新婚后,一天晚上,他开完会回到家,兴致勃勃地带上妻子去游泳,临出发前,他特意拿了一把小剪刀。邓则觉得奇怪,问他去游泳拿把剪刀干什么,他说河里有很多渔民布下的渔网,晚上看不见,要是她游泳时碰到渔网被缠住,他可以用剪刀马上剪开让她脱身。邓则心里顿时感到暖暖的,她坚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自从袁隆平调到省科院工作之后,他和妻子开始了长达20年的异地生活。他是3个孩子的父亲,但是只有一个孩子出生时陪伴在妻子身边。他深深体会到妻子的不易,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对她好。

由于工作忙,袁隆平很少有机会陪妻子和孩子出去玩。1981年8月,袁隆平去北京开会,这次的会议安排较为宽松,他决定带上妻儿一起去北京看看。从怀化上车时,他只买到了站票,到北京要30多个小时,看着妻儿陪自己一起挤在过道上,他很过意不去。袁隆平找到列车长,问能不能补到几张卧铺票,列车长瞟了他一眼,不客气地说:“臥铺票是留给沿途有特殊身份的高级干部进京办急事用的,可不能补给你。”年幼的儿子急了,马上从爸爸的腋下钻出来,不满地说:“谁说不能补,我爸爸是水稻专家。”列车长笑着说:“像你爸这样的‘水稻专家’到处都是。”见列车长以貌取人,袁隆平无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个红本本说:“你硬是逼着我搞特殊化嘛。”列车长一看,原来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的人竟是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赶紧红着脸给补了票。

1982年正月初二,邓则由于长期劳累,突患病毒性脑炎,昏迷不醒。袁隆平通宵达旦在医院陪护,为妻子擦洗身子、喂鸡汤,伏在妻子耳边唱她喜欢听的英文歌曲……在他的精心照料下,1个月后,妻子痊愈,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连医生都说是奇迹。

一天,袁隆平哼着小调路过“牛棚”的时候,里面被打成“牛鬼蛇神”的人告诉他,他很有可能也会被关进来。他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觉得自己关进去只能认命,千万不能连累妻儿。当天回到家,他郑重地告诉妻子,让她做好和自己分手的思想准备。邓则没有一丝犹豫地说:“我要一辈子和你在一起,大不了跟你一起种田当农民。”妻子的话让袁隆平感动落泪,他紧紧拥抱着妻子,准备迎接逆境。庆幸的是,被列入“黑名单”的袁隆平,因为之前写的一篇论文引起了国家科委领导的重视,被列入保护对象而幸免了一场劫难。

1990年,袁隆平一家从安江农校搬到长沙,新家安了煤气热水器,每次邓则洗澡3分钟左右,袁隆平就会在外面大喊她的名字,等妻子回应之后,他就不再喊了。刚开始,邓则不知道丈夫为什么叫自己,不免埋怨道:“喊什么喊,洗个澡都不让人消停。”后来才知道,是丈夫担心她煤气中毒,听不见动静就会喊几声,她有回应才放心。

有妻子的无私奉献,袁隆平一心扑在研究杂交水稻上,经过多年的努力,他的研究有了成果。功成名就后,无论出差有多忙,他都会抽时间给妻子买礼物。一次在北京开会,看到一些女人穿裙子很好看,想到爱美的妻子还从来没穿过裙子,他决定买条裙子送给妻子。到了商场,才发现裙子款式很多,他不知道买哪款好,好不容易选中一款,服务员问他买什么码时,他又犯难了,从来没给妻子买过衣服的他真不清楚妻子穿多大尺寸。他犹豫了一会,咬咬牙,一下子买了6条裙子,心想总有一条合适的。一次袁隆平去伦敦参加会议,他把妻子带上,担心不懂英语的妻子走丢,特意找了个牌子,上面写了旅馆的地址和电话号码,还教会她两句英文,方便他有需要时找人帮忙。

如今,已经87岁高龄的袁隆平依然没有放弃工作,就在前不久,他和自己的团队培育出的“海水稻”试种成功。只要不工作,他就会陪着妻子在附近球场散步,对妻子的体贴关爱,让无数人羡慕。他说,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别人都不肯嫁给他时,邓则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的求婚。爱她,就要对她心细如丝。邓则说,能遇到一个对自己无微不至关怀的爱人,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编辑/张金余)

 赞  4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4 − =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