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你的泪点变低了

 2018/04/28 20:19  叶扬曲庸 《今日文摘》  (362)    

不知道从何时起,老爸的泪点变低了。看电视节目,童言无忌,我笑得花枝乱颤,老爸却神情肃穆、嘴角微抿。我急急地问道:“老爸,你咋了?”他眨了眨眼睛,恍然回神,轻轻吸了吸鼻子:“哦,没什么,你小时候也是这样的。”

有时候好好说着话他也会哭:“你徐大伯啊,和他闺女可好了。下午我去画室,人家俩人一起在案板上画画,哎呀,可好了。”眼看着又要红眼,我赶紧补上一句:“老爸,我重拾画笔怎么样?”老爸收了收情绪,说:“哦,可以啊,你想画什么?”“嗯,工作太忙,想先画画水彩过渡下,有空再研习别的。”

“可以,画水彩的话,××和××都画得很好,你好好练练也是不错的。”老爸沉稳地说道,“但是,不管做什么,都要努力呀!”我点点头,正暗自窃喜把这段伤春悲秋给截了,老爸忽然又幽幽地小声嘟囔一句:“还是画画好,不然我老了以后,家里那些画你都不懂,多可惜……”我瞬间怔住了。

老爸是个画家,虽然我从小耳濡目染,也很喜欢画画,但到了该做选择的时候,我还是毅然决然地放弃了画画这个行当。所以,每次老爸提到他同事跟女儿一起写生作画、快意人生的时候,我都会觉得一万个对不起他。

从小到大,老爸都没有勉强过我。我说:“爸,写字是干什么用的?画画是干什么用的?你为什么总在练习?我和你一起好吗?”“爸,课业太紧张了,我不想练字了,只学画画好吗?”“爸,我不想考美院,把画画当爱好好吗?”老爸总是说:“好的。宝贝,你想好了吗?”“我想好了。”每每听到这句话,老爸就会默默地走开,并帮我准备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有时候我也会疑惑:“爸,你总是答应我的要求,不怕宠坏我吗?”

老爸笑眯眯地说:“哦,因为我相信我闺女呀!你虽然看着柔弱,主意向来是很正的。路是自己走的,我不能帮你做决定,但只要你想好要怎样走下去,爸爸一定会全力支持你。再说了,写字和画画都是很神圣的事情,勉强为之,倒不如不去碰它,否则就是玷污了这份神圣啊!”

我曾经离他那么近,近到只要他稍稍压迫一下,就可以很顺利地让我和他经营同一份事业,可是他没有。他就静静地看着我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小城,看着我选择了一份与他的事业毫不相干的工作,看着我嫁给了一个遥远地方的爱人,看着我离他越来越远。

世人常说,时光啊,你慢点儿走,让我的父母老得慢一些,再慢一些吧,可实际上,主动逃离他们的,正是我们自己。父母在我们的一次次远离中白了头发,远了繁华,而我们,往往后知后觉。

我生日那天,自己做了一本小集送给老爸,里面集结了我从小到大写他的文章和一些普通的生活照片,书的扉页,我郑重其事地写了一篇序言:

我不擅长收纳,这你知道的,当然,嫁人之后有所好转,虽然效果也不甚明显。因而此刻,想要梳理曾经对你说过的话,显得尤为困难,就像小时候,你总让我在各种场合给你写序,我便完成作业一般的,总想要交一份自认为不错的答卷给你,于是便有了那些貌似華丽的辞藻、自以为高端的对仗和不知道哪里看来的引经据典。即便如此,我还以为我写过很多,然而我没有。我总以为自己做了很多事情,却发现,远没有你为我做的万分之一多。

妈妈说,你爸看完,又哭了。

(祝平安荐自《时代青年》)

责编:Ester

 赞  2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8 = 64